首页玄幻小说穿越变成老爷爷
穿越变成老爷爷 水鱼老祖
本章:7697字

第784章 国师(4000字大章)

    他们炎家世世代代遵循先祖的遗训,并不参与灵武大陆之中国家势力的斗争,一心修炼,隐居世外,守护着先祖留下的秘境,并且将其当做圣地。

    眼见自家圣地两大宝物之一的宝戒出现在北元老祖手上,不用说自然是勃然大怒。

    当时守护圣地的还并非现在的青年炎羽明,而是他的叔叔。

    炎羽明之叔守护圣地两百余年,眼见宝物被盗,大怒之下不顾其他,与北元老祖拼命,结果两败俱伤,也因此从守护者的位置上退了下来,由自己的侄儿炎羽明接任。

    而那之后,北元老祖百余年再未前来,直到这几年方才卷土重来,几次前来骚扰,其时炎羽明虽然年纪尚轻,修为上比不上北元老祖高深,但是后者与其叔一战受伤,忌惮炎家功法的厉害,未敢与之拼命,也未能在这年轻人的手上占得便宜。

    从北元老祖口中说出的话也是大同小异。

    说起来这位修行数百年的强者,也确实是倒霉无比。

    自己谋划了近百年的时间,才好不容易成功一次,原本如果没有天巫老祖,得到极焰焚天诀的应该是他,天巫老祖都能以灵力修成法诀,以北元老祖的修为和天赋也并不难。

    谁知道半道跳出来个程咬金,在自己还没得手之前就给截胡了,而且这口锅还得实实在在的扣在自己身上。

    不错,北元老祖虽然说确实是从天巫老祖的手中抢到了戒指不假,但是背了这口锅,又身负重伤拿到的戒指,偏偏对自己没有半点用处啊。

    他自然是不知道什么是纳戒,也无法解开其中的禁制,拿到其中的东西,那么戒指再好对他也是无用。

    要说他也想着炎家圣地之中的宝戒,能让炎家人和自己拼命的东西绝不会是废物,那戒指研究了上百年,他也确实可以确定这戒指非同寻常,甚至还发觉了禁制的存在,只是以他的能力无法解开。可若是解不开,那就实实在在的拿了个废物了。

    不甘心咽下这口气的北元老祖,便将主意再次打到了炎家的圣地之中,他猜想解开这戒指禁制的方法多半就在圣地之中,于是时隔两百年又再次卷土重来,想要闯进秘境之中。

    原本他就要成功了,虽说忌惮炎羽明和自己拼命,前几次都没有和他拼命厮杀,但是炎羽明毕竟年轻,修为又略弱了一筹,哪里斗得过北元老祖这种修行数百年的老怪物。

    于是他就在之前又用了某些计谋,在北面制造出气息,吸引了炎羽明前去查看。

    然而千算万算算不到,两百年以后被人截胡闯了空门,两百年之后竟然又来了一次!

    就在这一小会的时间里,又有其他人进了秘境,而且没有掩盖气息,导致炎羽明提前发觉回来。

    这人自然不是其他人,就是陈龙了。

    北元老祖大怒之下想要直接硬闯,然后现在的后果,便是和炎羽明一起被陈龙提小鸡一样提在手上了。

    理清了这一切前因后果,陈龙当真是忍俊不禁。

    世间居然真有这等巧事,这北元老祖莫不是衰神转世,两次计划都被半道杀出的程咬金截胡,自己又是背锅又是受伤,到头来什么好处都没得到。

    看着垂头丧气的北元老祖,陈龙也懒得再对他怎么样,开口道。

    “把戒指给我,走吧。”

    “是。”北元老祖没有多少反抗,从怀中掏出了一枚镶嵌着碧玉的指环,交给了陈龙。

    炎羽明见到戒指,顿时激动起来,大叫道:“是先祖的宝戒,快还给我!”

    陈龙没理他,信手将北元老祖往天上一抛,北元老祖重获自由,如蒙大赦,头也不回的朝着来时的方向逃去了。

    炎羽明激动不已:“那是我炎家先祖的遗物,还给我!”

    陈龙瞥了他一眼:“为什么要还给?这是我从北元老祖身上拿来的,而北元老祖是从天巫老祖身上夺来的,盗走们炎家宝物的是天巫老祖,应该去问他要才对。”

    炎羽明顿时哑然,背后薛子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跟在陈龙身边,薛子云都觉得原本传说中高高在上的灵王强者,都变得朴实起来了。

    “好了,老老实实呆着吧,我拿这戒指有些用处,如果里面没有我需要的东西,再提还给们的事情。”

    陈龙又随手将炎羽明扔在一边,然后神念一凝,开始查看手中的戒指。

    炎羽明被扔开,再无拘束,却不敢再对陈龙动手,方才那几下,他已经知道眼前这坐着轮椅,看起来病恹恹的青年实际上是个深不可测的存在,自己绝非对手,再动手也是自取其辱。

    可是他手中是自己先祖宝戒,自己接任守护者之时就曾经立誓要迎回宝戒,身为炎家子孙,绝不能违背,要走也不行。

    无奈之下,炎羽明只好站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陈龙,又不敢靠近。

    陈龙手持戒指,闭目凝神探查。

    他没有猜错,这确实是纳戒,而且上面的禁制,也确实是天焰门的法阵,自己的猜想并没有错。

    如果那流焰帝君真的留下了什么讯息,关于怎么离开或者进入这个时机的信息,那应该就只有在这纳戒之中了。

    若是他全盛之时,或者哪怕只是恢复了相当于圣境的力量,解开这禁制也是轻而易举。偏偏他现在伤势未愈,力量才恢复不到一成,若是要解开这禁制,只怕之前恢复的力量都要耗上去了。若非如此,就只有花费时间慢慢解析阵法,才能以较小的消耗解开禁制。

    现在就急急忙忙解开这禁制显然不是明智之举,毕竟就算找到了线索或者这个世界的出口,他也要保存力量方能离开。

    于是陈龙睁开了眼睛。

    “先回去吧,等再恢复些力量再说。”

    “走吧,先回安云。”

    几日之后,就是卿云登基的日子,他身为老师,还得到场才是。

    虽说秘境之中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但是拿到了戒指,那便是不虚此行,陈龙便准备先回安云国,恢复力量,再慢慢解开戒指的禁制。

    薛子云推着他,准备离开此处。

    走了一段,回头一看,却见那炎羽明还远远的吊在后面,看起来有些不敢接近。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找救兵来对付陈龙,如今炎家之中,除了他之外,还有另一位尊境长辈存在,但是也高不过那北元老祖,自己和北元老祖两人刚刚加起来在对方手中都如同小鸡一般,自己就算把人请来多半也是同样的下场。

    况且如果自己现在走了,陈龙也就此一跑,天大地大,谁还知道要去哪里找这么个人。

    于是炎羽明就落入了有些尴尬的境地,进退不得,既不敢靠近陈龙,也不敢离开。

    “先生,他跟着我们,怎么办?”

    薛子云问道。

    陈龙本来将注意力都集中在纳戒上,闻言微微一笑:“不用理会,让他跟着便是,说起来这小子也挺有趣的。”

    薛子云闻言,回过头对着炎羽明遥遥一笑,后者打了个寒颤。

    两人走上山脊,陈龙便带着轮椅和薛子云一同飞起,朝着北方安云国的方向飞去。

    见两人飞离,炎羽明咬了咬牙,也跟着飞了起来,追了上去。

    本来以陈龙的速度,他是万万跟不上的,但是陈龙为了节省真元,本来就是以低速飞行,加上又带了薛子云,不能飞的太快,竟然真的让他给一路跟了上来,硬生生跟着两人,回到了安云国内。

    饶是如此,又是一整天的飞行,等他们回到安云国王城的时候,炎羽明也已经近乎真元耗尽,累的半死不活了,一落地就差点连站都站不稳,没直接趴在地上,已经是意志力惊人了。

    “老师,您回来了!”

    陈龙是落在王家花园之中,很快卿云就得到了消息,赶了过来。

    “先生。”夜隼也一同前来,虽说卿云马上即将登上王位,以夜隼的功劳和与卿云的关系,哪怕是官封大元帅也是不为过的,但是夜隼身为影密卫,无意也难以执掌军权,仍然跟随在卿云身边。

    如此其实也好,卿云尚且年幼,身边随时都需要人扶持,如今已经是灵帅的夜隼已经有足够的资格作为安云王的贴身心腹。

    “咦……那人是……”卿云马上就注意到了不远处的炎羽明,在他看来,此人自然也是跟着老师一起回来的。

    “嗯?此人似乎不简单。”夜隼倒是马上察觉到了炎羽明身上非同寻常的气息。

    “哦,他叫炎羽明。”陈龙笑道:“给他找个地方休息吧,怎么说,他在这里也算是个灵王,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灵王?”夜隼吸了一口凉气,一时间生出了和之前的薛子云一样的想法。

    难道这世界上的灵王已经变成大白菜,随处可见了么?陈龙先生这去了一趟晋元国,就又带回来一个。

    反倒是卿云没有多少惊讶,在他眼中,这位神秘又强大的老师,什么事情都能做到,而那些原本在古籍记载中神乎其神的灵王,和老师比起来要差得远了,已经算不了什么了。

    炎羽明见有宫人上前,顿时一惊,警惕起来,他怎么说也是货真价实的尊境强者,气息一放,顿时便无人能接近。

    “想不到竟然是安云人,安云国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的存在?”

    陈龙微微一笑,道:“我可不是安云人,不过要这么理解也无所谓。只是现在我可没空理了,不想走也行,自己好自为之吧,别吓人了,我这些日子都在王宫之中。”

    随着他声音响起,炎羽明所放出的气息也都消弭于无形。

    那几名宫人此时方能接近。

    “这位公子,殿下命我等带您去别苑休息。”

    炎羽明哼了一声,眼见着陈龙和卿云主仆朝着宫内走去,想要跟上,却又止步,犹豫了片刻,又看了一眼陈龙的背影,这才在宫人的带领之下离去。

    他知道以陈龙的实力,想要甩开自己,这一路上有的是机会,既然说了他这些日子都在王宫之中不会离开,那便是真的不会离开。

    陈龙倒也没想着真的把这流焰帝君的戒指据为己有,他只是想要在其中寻找离开这个世界的线索而已。他堂堂一位至强者,威震斗法大陆的破天大圣,倒是还不至于觊觎这一个帝境修士的遗藏,毕竟最为珍贵的天阶功法极焰焚天诀,他都早就有了。

    等到他找到了想要的线索,或者确定了其中没有线索,这戒指对他无用的话,还给炎家也无妨。

    这几日来,陈龙便住在王宫之中,研究戒指上的禁制,而整个王城也都在忙碌之中,为卿云的登基大典做准备。

    三日之后,皇子卿云,终于在百官的拥立之下,举行了登基大典,登上王位。

    整个王城也是张灯结彩,百姓奔走相告,无数民众在王宫之前跪拜新王。

    大殿之上,百官一同下跪,高呼大王。

    年幼的皇子带上了王冠,高坐在王位之上,看着下方百官山呼万岁。

    大王的位置看似高高在上,所背负的更多是责任,卿云年纪尚幼,在此时,眼中浮现的更多却是不安。

    不过这不安在他看到坐在王位旁,对着他面带微笑点头的陈龙之时,也都消失了。

    能够在这登基大典上,坐在王位旁边的,放眼整个安云国,也就只有陈龙了。

    卿云深吸了一口气,长声道:“诸位请起!”

    登基之后,便是封官。

    当初被陈龙收服,作为勤王军的一众头领,黑龙会,连云十七寨,三江帮,黄沙门,白羽山城等等,这些大小头目,被陈龙所震慑,一路上倒也确实出了不少力,如今卿云登位,他们也终于从地头蛇堂而皇之的转成了从龙之臣,一一封官。

    然而比起他们,最大的重头戏,还在后面。

    等所有人都封官之后,卿云再次开口了。

    “本王之老师陈龙,从今往后,当为我安云国师!”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