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剑道师祖2
剑道师祖2 凌无声
本章:2190字

第二百六十八章道真(上)

    如同镜面般的冰雪湖上飘起了雪花,粼粼波光倒映着点点飞雪,结界若隐若现。

    陆鸿坐在崖边,托着腮静静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间或看向流波山的东面。

    已经取得了剑谱,作为交换,他也依约离开了流波山;流波山的结界恰以冰雪湖与东海交接的地方为界,灵气倒是尚未充裕,但此时的陆鸿却无心修炼,锦盒中他梦寐以求的剑谱也弥补不了他心里的失落。

    《论语》云:朝闻道,夕死可也;对陆鸿而言,剑道便是他的道,他毕生所求无过于剑道和长生大道,眼见一柄上古神剑而不可得实令他心中难过,虽然那本就是计家的剑。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优哉游哉,辗转反侧;即便是对自己的妻子陆鸿也没有过这种辗转反侧的难熬,以至于修行多年,如水的道心大起波澜,竟在这崖上坐立不安。

    “十诛剑不可得,这柄剑竟也不可得,唉,既然得不到,又何必让我看见?”,

    陆鸿在崖上驻足观望良久,终不免一声叹息。

    玄武道:“十诛剑和日月乾坤虽是世上顶峰之剑,但仍有能可与之匹敌者”,

    “哦~”,

    听他这么一说陆鸿倒是来了兴趣,道:“世上还有什么剑能与这两柄神剑匹敌?”,

    他在剑道之上钻研极深,对于天下名剑了若指掌,却是不知道天下间哪里还有剑能比得上道门的十诛剑和计千秋的日月乾坤。

    玄武道:“失落的仙界和星空彼岸都有仙帝的名剑山,山上有剑万千柄,俱是以仙晶神铁打造,淬以大帝灵气,无一不是仙中上品;其中的两柄剑魁足可与十诛剑和日月乾坤比剑”,

    “紫薇大帝剑山上的两柄剑魁?”,

    陆鸿不由得心中一动。

    玄武道:“十诛剑和日月乾坤难为大帝所得,但那两柄剑魁早晚归大帝所有”,

    “却不知要等多久”,

    又是有些虚无缥缈的希望,陆鸿心中叹息;修行唯坚,凡间修士从初窥门径,步入其中到日积月累已有小成已是极为不易;而当修士历经千辛万苦终成一代宗师后前方又有问鼎,道真,继而历经仙劫,九死一生;即便度过了仙劫,之后仍有门户重重,更不必说之后的天人九衰,想要修行到有资格继承紫薇大帝的衣钵谈何容易?

    陆鸿一路行来修行已算极快,连他也觉得困难重重,这修炼的辛苦可想而知。

    玄武道:“大帝,自古以来神兵利器都有名正言顺的主人,易主之事也时常有之,追求神兵利器的人自要有能够驾驭神兵利器的能力,否则,若是一个无能之人拿到了神兵利器不过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罢了,不仅是污了神兵利器的威名,只怕自己的性命也因此而断送了,日月乾坤之所以叫做日月乾坤,不仅因为它本身威力强大,也因为持有它的人名叫计千秋”,

    被他这么一说,陆鸿倒是不觉得刺耳,心中的辗转反侧反倒消减了不少,笑道:“是啊,当初荒丘戏城的苏家不就是因为德不配位才落得那般的下场吗?神兵利器确不是谁都能驾驭的”,

    “罢了,日后在缓缓图谋吧”,

    他终究也没能放下日月乾坤,只是暂时搁置下了。

    盘膝坐在崖上,陆鸿体内灵气渐渐充盈;虽然和计辰的交易已经完成了,但陆鸿现在并不打算离开,结界之外,冰雪湖之尾,灵气犹然充足,纵然比不上结界之内那般浓郁,却也是个修炼的上好所在了,若是离了这里,东海茫茫,除非寻到三座仙岛,否则休想再找到这样一个洞天福地了。

    不知是什么缘故,陆鸿此番调息打坐后体内的灵气愈发的充盈,稍加吐纳后便到了问鼎后期;这一境界他已停滞了半年有余,这时恢复到了鼎盛之后那充盈的灵气却还在不断的攀升,隐隐的竟有了突破的迹象;他心中不由得一动,是要突破到道真之境了吗?

    问鼎乃是凡人七境的最后一境,代表的是凡人所能看到的极限,而一旦突破了这个极限便是半步踏入仙关了,那些渡劫失败的散仙若是侥幸保得一条性命,修为多半也会落到道真之境;到了这个境界的修士便初步能可仰观天地,俯察万物,可与天地相勾连,准备好洞彻三界六道了。

    一念及此,陆鸿忙静心凝神,暂时忘却了日月乾坤,神识稳固,进入入定状态,果然,体内的灵气越过了他最鼎盛之时的状态,变得无比充裕,大量的灵气进入泥丸宫内,紫府之中,化作滔滔紫气,灵气快速的充斥了泥丸宫的每一个角落,并驱散了大片的黑暗,开辟出了一片新的空间,陆鸿的泥丸宫须臾之间扩大了近三分之一,之后那些灵气不知是受到了阻力还是其他缘故,不再扩散,反而向内聚拢,开始了一个收缩和融合的过程,陆鸿能清晰的感受到他体内的灵气必以前凝实厚重了许多,一如他在突破化境时的那种变化,只是相比于那时的剧烈挤压,现在的变化却温柔了许多,它们在融合。

    如同水乳交融一般的融合,淡淡的华光从陆鸿身上现出,他的脸上变得神采奕奕,五官面容俱无变化,但那一种气质身材却已经潜移默化的改变了。

    两道虹光忽然而至,根据陆鸿留下的线索一路寻来的话凄凉和何不思终于找到了流波山,他们放到崖边便看见了盘膝而坐,呼吸吐纳,面露神光的陆鸿和护卫在他身外的那只小龟,何不思目中露出些许讶异之色,玄武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何不思知晓其意,略一颔首以示知情。

    话凄凉只看了一眼便将目光跳过了,虽然陆鸿的修为进境已足够快,但洗剑冰河从来就是一个不乏剑道奇才的地方,从问鼎到道真的进境尚不足以让他动容。

    相比之下,因为那个神秘人展露出来的那几手上乘的剑法,使得他对这座岛更加的感兴趣。 富品中文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