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剑道师祖2
剑道师祖2 凌无声
本章:4199字

第九十九章王道之行(上)

    一只蝴蝶翩翩然飞到窗边,室里的馨香使它在床上久久停留,翅膀一扇一扇。

    室内香已燃尽,兰香四溢,帷帐中的陆鸿和轩辕素都已醒来,两人十指相扣说这话。

    轩辕素和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夫君,小狐狸是谁?”,

    陆鸿便怔了一怔,道:“我也不知道,兴许是小时候见过的狐妖吧,现在已经记不起来了”,

    事实上他的确不知道“小狐狸”是谁,虽然昨晚是他脱口而出。

    那对镜画眉的女子面容有些清晰,那身背三口剑的青年也的确很像他,但他实在想不起来那女子姓甚名谁,亦不记得在哪里曾见过她。

    轩辕素却不信,翻过身来压在他身上道:“胡说,我们小时候几乎时时刻刻在一块儿,哪里见过什么狐妖?又有哪个胆大包天的狐妖敢靠近我无极道宫?”,

    她黛眉蹙起,双眼含嗔,却看见陆鸿眼珠转了转,慢慢的向她胸口移去;她“啊”的一声伏进他怀里,在他肩上用力的咬了一口。

    陆鸿忙抱住她,笑着在她耳垂上亲了一下。

    轩辕素抬起头,嗔怒的看着他,道:“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这样的事情你不许瞒着我”,

    “我没有瞒你”,陆鸿颇有些无辜的道:“实话跟你说,我可能的确在哪里遇见过狐妖,也可能一时受她的魅惑影响,这才会在脑中留下些许印记;但究竟如何实在是想不起来了,近日因修炼元神之剑,我的记忆有一些损伤,不时会响起一些奇怪的东西,有些不该忘的反而却忘记了”,

    “还有这种事情?”,

    轩辕素将信将疑的看着他。

    “这种话是我能编出来的”,

    陆鸿双手环住她的腰身,笑道:“不过我们两小时候的事我可是一件也没忘,可见我对你的真心”,

    “谁信你”,

    轩辕素又俯身去咬了她一口。

    “小醋坛子,我们无极道宫可没几个小道姑,就算我想挑也没得挑啊”,

    “呸,谁吃你的醋?”,

    “素儿,我昨日得了一本书并一些修炼法门,听说可培根固元,修为进境,对你我大有裨益”,

    “是什么功法”,

    “《阴阳大乐赋》,并一些调龙虎、配阴阳的法子”,

    轩辕素的脸登时红到耳根,转过身去不再离他。

    “素儿,我们已经完婚,从今往后就算是双修道侣了,一起修炼不是很平常的事吗?”,

    “不行,我死也不会和你练这种功法”,

    ......

    下午时分,陆鸿在太极殿明玉台上看着无极道主施展的镜像。

    无极道主开了真眼,分出一道元神在空中俯瞰大胜关,再投射到陆鸿身前的十尺镜台上,他便可窥大胜关貌。

    “本门一向主张清静无为,道法自然,但生在红尘,长在红尘,又岂逃得了红尘?从大荒到神州,从封神之战、人妖两族大战到尸鬼之乱,哪一次乱世没有我道门下山匡扶乱世?”,

    “我自修道以来,不涉红尘,与世无争,已数个甲子,然今日之神州,外有彼岸强敌,内有幽冥诸魔,一旦紫薇大帝身陨,彼岸之门开启,域外的魔便可找到流落在星空中的仙境,开启通往人间的通道;届时,一旦域外古魔降临人间,四大部洲必有一场腥风血雨,神州亦可能沦陷于此役”,

    “然我神州仍在无休止的内斗之中,尸祸刚平财神阁与中州世家便内耗不休,恶人坑虎视眈眈,少正冶、师行策蠢蠢欲动;蓬莱远在世外,鞭长莫及,昆仑自封山门,不理红尘。而能终至这些内耗的道邪和剑祖却一个困于轮回,一个天人五衰;为师每每夜观天象,掐指卜算,窥探古今都感心中沉重”,

    “当此时,除了再入红尘外为师别无选择”,

    “为师此番外出,辗转大胜关,渡厄海,中州,度散仙六百余名,问鼎境之上修士三百余名,便是为了保他们,以防他们枉死在神州的内耗之中;那一众散仙,为师将以大神通助他们化去体内劫痕,跨过仙门;其余众人为师也会设法为他们找炼制丹药,祭练法宝,送他们一场造化,只望他日神州一旦有变,他们能站出来保境安民,护佑天下众生”,

    他说罢叹了一口气。

    “师父考虑的是神州千年大计,此举也是高瞻远瞩,雄才伟略,常人可望而不可即,为何却要叹气?”,

    无极道主笑道:“若是天下人人都像吾徒一样慧眼如炬,为师又何必忧惧?只是这天下能洞悉世事者太少,而愚者甚多,为师此番度化在他们眼中已无异于是邪魔歪道,不用些霹雳手段,恐这一盘散沙聚不起来”,

    陆鸿道:“不用霹雳手段,怎显菩萨心肠?我无极道宫在这地下镇压域外古王千余载,不见世人供奉半点血食;如今我无极道宫为天下计使些非常手段他们又有什么资格指责?”,

    “话虽如此,为师终不忍伤及他们性命;大道宏音本是最好的解决之法,但以为师的法力也渡不了亿万众生”,

    陆鸿道:“师父心怀仁善,但要行王道岂能一味怀柔?师父,世间有诸多愚人,便让弟子和素儿去开开他们的慧根”,

    “哦~你打算如何做?”,

    无极道主本就打算传衣钵给他,并不介意他早一点接受部分门内事物,听他如此说倒是想听听他的见解。

    陆鸿道:“无非是恩威并施四个字而已,师父想要把神州这一盘散沙给聚起来,便要让这一盘散沙都摄于我无极道宫的威望之下;财神阁,中州世家,恶人坑俱都是一方大势力,强攻未必能够奏效,纵使我无极道宫能以一敌众,神州损失也必重,届时域外古魔未至,我无极道宫反倒真坐实了倒行逆施的罪名”,

    无极道主抚着长须点了点头。

    陆鸿道:“所以,弟子以为,应先从大胜关入手,将这些小门小派先给料理了,这些门派洞窟以赶尸人为主,在此地为非作歹,惹得怨声载道,清理了他们不仅可以壮大本门实力,还可将我无极道宫的善名广传于天下”,

    “待扫清了本地的一干门派后再派人出面调停财神阁和无极道宫,并派出高手威慑恶人坑,荒丘戏城和弇山,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如此,日后神州一旦有变,便也保存下了不少力量”,

    无极道主闻言不住点头道:“吾徒此计甚妙,虽不见得能让神州就此停止内耗,但却十分稳妥”,

    “吾徒,你既能想到这些,暂且便由你来定计,先从大胜关开始,需要多少弟子,多少法宝尽管告诉君平,让他为你筹备”,

    “弟子定不负师父所托”,

    ......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