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剑道师祖2
剑道师祖2 凌无声
本章:3742字

第一百八十章汹涌的暗流(下)

    昏暗的斗室内,面带鬼脸面具的男子盘膝而坐,手指掐算,黑色的纹路在他指尖弥漫。

    白衣如雪的青年则俯身看着书案上的地图,不时用细毫小笔在图上做着标记,间或陷入沉思。

    须臾,面具下的那双眸子睁了开来,男子道:“道主分身与栖霞老祖,莫琅琊,徐疆,吞剑老祖各一战,胜之”,

    衍师笑道:“意料之中,道主乃是当世神人,修为通神,西牛贺洲一行自当战而胜之”,

    他说话时并没有抬头,用细毫小笔在恶人坑的方位画了一个圈。

    少正冶道:“道主分身虽然消失,但残余灵力仍是修复了渡厄海的禁阵”,

    衍师胸有成竹的笑道:“禁阵立于渡厄海已有七千年之久,阵法日渐衰弱,势不可长久;禁阵被破只是早晚的事;且西牛贺洲经此一战,西牛贺洲百宗联盟战力受损,声威亦大不如前,须得将养一段时间,即便没有禁阵东进之事也不得不暂且搁置了;道主费力修补禁阵倒是多此一举”,

    少正冶道:“封魔台下恶魔丛生,伏魔之地蠢蠢欲动,尸鬼界虽已封界,但觊觎神州之心从未稍停,西牛贺州虎视眈眈,神州内乱不断,还有神秘莫测的星空彼岸;无论那一项都是天大的祸患,却都系于他一人之身,他岂有一刻能够安心?修补禁阵只是让大局看似稳定罢了”,

    衍师笑道:“而纵观无极道宫上下,却无可用之人,邪菩萨看守尸鬼界,肢鬼和道祖分身镇压群魔;尸魔许历正在寻找女魃故地,而伏魔之地的那具魔身已经苏醒,邪菩萨等人随时可能苏醒,纵然道主修为通神也被缠的脱不开身”,

    少正冶道:“虽则一时还能支撑,但与紫薇大帝一般,油尽灯枯只是早晚之事”,

    衍师哈哈笑道:“既然如此,你我何妨添一把火?”,

    少正冶道:“火上浇油是早晚之事,但只我二人尚且不够”,

    衍师目中微动,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曾做过诸国国师,享黎民百姓香火供奉,他手下高手如云;而作为弇山一言九鼎的人物,坐拥荒丘戏城的少正冶自然也有不少可用之兵;他既说不够,那便是说他们麾下的嫡系兵马暂且还不能暴露。

    “财神阁的力量也无法借助”,

    衍师沉吟道。

    少正冶道:“龙焱,龙语真眼下只想吞并中州,以中州为根基进而图谋大业,幸存的几位财神摄于道主的威慑,恐难赌上身家性命去往无极道宫,可用的,只有西牛贺州的一众宗师”,

    衍师道:“禁阵虽已封闭,但以高唐镜的碎片为引,可以造出一个连接东胜神州与西牛贺州的通道,但这样的通道只能容纳数十人”,

    少正冶轻一颔首道:“数十名大宗师,足够了”,

    “却不知要如何以利诱之?”,

    既要合作,自然要剖析利害,西牛贺州的大宗师们没有一个是易于之辈,想要借他们的刀,自然也要给他们足够的利。

    少正冶道:“凡与你我一同攻下无极道宫者,可一同进入失落的仙界”,

    衍师不禁凝眉道:“仙界乃是大师,不可轻易许人”,

    他的香火成神道已修到后期,少正冶的功法也已趋于大成,俱都离天人境一步之遥,而这一步能不能跨的出,契机极有可能便在仙界;为此,两人已谋划了数十年。

    少正冶道:“仙界虽然已经破碎,流失于星空之中,但仙界中仍有手可摘星辰的上仙坐镇,凭你我二人没有这么大的胃口能可吞下整个仙界;进入仙界,本就是我们与西牛贺州交易与合作的最大筹码”,

    衍师道:“进入仙界的名额早已限定”,

    “左右也是联手和瓜分,多几人也无妨”,

    衍师想了想,道:“便依你”,

    他直起身子,背着手走到窗边道:“道主的修为其实已经开始衰落了,我能感觉到,正消魔涨,伏魔之地的那具魔身力量愈发强大,道主却愈发难以维持自身的修为境界,若是放在一个月前,你我二人的一点手段根本躲不过道主的推演,西牛贺州的那几个小辈必然是在劫难逃”,

    少正冶道:“正消魔涨,伏魔之地的那具魔身本就与道主光影并存,所不同的是两人所追求的道;道主为求浩然正气而逆天而行,魔身却心含怨气,魔根深重;而这份怨气乃是昔日道祖所种下因,后日的道派圣贤和芸芸众生使这份怨气与日俱增,终有一日,它会酝酿出最可怕的‘果’,道主深知这个结果,却无力改变,只能尽力拖延那一天的到来”,

    “而我们要做的,便是让那一天早些到来”,

    少正冶道:“却不可太过大意,道主并非没有后手”,

    “哦~,可是我未曾大意了?”,

    衍师一直关注着封魔台下的无极道宫,知道道主已然积重难返,要说后手倒是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少正冶摇了摇头道:“或许是,或许不是,那本就是不易察觉的一笔,起初连我也没有料到,但现在看来,道主的那一举动却非同寻常”,

    “你说的是?”,

    “陆鸿”,

    少正冶道。

    “陆鸿?”,

    衍师不解,这个名字他自然知晓,年纪轻轻的红尘剑阁阁主,天下第一剑,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年方二十便被称作神州的擎天一柱,可谓是盛名在外;他却没有怎么放在心上,毕竟是后辈的事,以他的格局已不会把小辈的事放在心上。

    少正冶点了点头,道:“半年前,道主去了一趟渡厄海,去了一趟中州,度去一众高手,陆鸿也在其中;但道主待陆鸿却与其他人不同,他将陆鸿和财神阁一名女子收为关门弟子,亲自栽培,短短半年内,这两人修为突飞猛进,尤其陆鸿,已颇得道主真传”,

    “据我猜测,道主之所以对陆鸿厚爱至此,是因为在他眼中,陆鸿已是破局的关键”,

    “伏魔之地,西牛贺州,光影正邪,这一切都将与陆鸿有关”,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