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剑道师祖2
剑道师祖2 凌无声
本章:3770字

第二百零七章龙蛇起陆(下)

    飘渺的山峰上云雾缭绕,紫气在林木之间流淌,云海汇聚成流,穹顶仿佛伸手便可触摸,刚刚成形的道韵与紫气水乳交融,陆鸿也有一种与之融通的感觉。

    他的浮关紫气本就是得之于道法紫庐,自然有同根同源的感觉。

    只是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敛去,他变得沉肃。

    当初的无极道宫也是如这道法紫庐一般,道韵流转,自成道统,人只要置身其中便会感觉远离了尘世的繁华,来到了世外的道境,再怎么躁动的心也会在这样的环境里安静下来,那是一种皈依的感觉,是一种发自心底的心安,陆鸿在道宫只半年,期间的大多数时间还是在外,但那种依赖感已经在心底生了根,发了芽。

    道宫覆灭,道主殒灭时他没有留一滴眼泪,但心中的创伤却不可磨灭。

    红尘俗世,光怪陆离,陆鸿都已见识过,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他都经历过,也都曾沉溺过,然后归于平静,在他看来,那些都是注定要归于平凡的东西,但道主于他却与众人皆是不同。

    他第一次见到一个高山仰止的人,一个他愿意仰望的身影,他与道主名为师徒,实则亦师亦友;陆鸿这样的男人风流却不困于情,于男女之间的情爱看的很淡,对友情和师徒情分则看的很重,而道主与他两者兼而有之,且更高一层,是他永生都将敬重的感情。

    “阁主,已经快到顶了,太师父便在道法紫庐中,我便不上去了”,

    领路的拜剑红楼弟子向他施了一礼。

    陆鸿略一颔首,按步而上。

    穿过竹林,看见峰顶上悟道崖边上的那个身影。

    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他的背影仿佛与此间的天地融合在了一起,紫气如龙,绕体而生,云关之中也仿佛隐藏着一条紫色的巨龙。

    仙人境之上,已经成势了。

    陆鸿虽然尚未到仙人之境,但在道宫中受道韵和典籍的影响,很是长了一番见识,知道仙人境与凡人七境最大的分别就是勾连天地,感悟天机,自成气势;而这也是一个人气象初成之象。

    “太师父,您已参悟凡关,蜕凡化仙了”,

    陆鸿恍然,他拜入拜剑红楼之处便听人说当今的神州还停留在凡人七境的高手中以袁淳罡为最,其千年根基,最为深厚,人都称他为仙人境之下第一人;也有人说袁老怪修炼千年,早就可以蜕凡化仙了,但现今的修界已无仙界,即便度过仙界也无法飞升进入仙界,而没有仙元的仙人便只能滞留于仙人之境,境界难以提升,袁老怪因而压制修为,不破云关,一招云关乍破便不是一般的仙人。

    当日的陆鸿修为有限,根基又浅,凡人七境尚没有参悟,更不用仰望仙人境;现今却发现世人所言非虚,太师父已经度过仙人境了,且绝不是一般的仙人境。

    袁淳罡负手转身,抚须笑道:“吾徒亦今非昔比,终是洗净了铅华,有入道之象了”,

    陆鸿摇头笑道:“修行一事,越是往上越是艰难,所谓入道,即便只差一步之遥也可能终生不进”,

    袁淳罡道:“正因如此才需明悟,世间岂有易得之物?”,

    陆鸿躬身道:“多谢太师父指点”,

    袁淳罡笑道:“立于这峰顶,自感高处不胜寒,但人就是要历经千辛万苦登临顶峰,修士也不例外;许多人立于顶峰只是为了看一看山下的风景,不为其他;所谓人生不就是山之高,海之深,天地之大,人之渺茫吗?”,

    陆鸿品味良久,道:“徒儿受教”,

    草庐里茶铭的香气溢起,袁淳罡用木勺又添了些茶水,陆鸿与他说起道宫之事,袁淳罡不由得喟叹一声。

    “盛世之中,道消魔长,道主正身应运而生;乱世将至,魔涨道消,不可逆转,道主将这乱世推迟百年,已是尽力了”,

    陆鸿道:“太师父,我想先威慑荒丘戏城”,

    “我知道戏城势力颇大,与衍师,弇山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戏城与西牛贺州百宗联盟勾结,是心腹大患,固然无法拔出,但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行事必定更加肆无忌惮”,

    “世间事,总有些时候要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戏城,少正冶或许想要借百宗联盟东进之机坐收渔利,就须得有人以武力震慑,让他知道百宗联盟一旦东进,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坐收渔利,戏城必定要受千夫所指”,

    袁淳罡道:“易事,戏城虽然有衍师坐镇,但为师邀上三五好友足可让它措手不及,但这么一来吾徒必将成为戏城的眼中钉,肉中刺;衍师,弇山奈何不了老道,吾徒却将身处险境”,

    陆鸿笑道:“我这一生,何尝有安枕的时候?若不将生死置之度外,何敢筹谋大事?”,

    袁淳罡略微颔首,道:“,戏城之后,吾徒可欲去东海访仙?”,

    “东海...太师父说的是蓬莱?”,

    袁淳罡点头道:“正是,当初小友风无痕,端木赐便是在人间剑道登顶后毅然东渡,前往蓬莱,如今的你与当日的两位小友正是如出一辙”,

    陆鸿摇头道:“弟子尚无剑神,剑圣他老人家的修为境界,去往蓬莱怕是太早了些”,

    “老人家......”,袁淳罡抚须笑道:“唔,两位小友不过两百岁,于你们确算是老人家了,于老道却是恍然一梦,历历往事,如在昨日,今方想起两位小友访仙已有八十年了”,

    “太师父可曾去过蓬莱?”,

    袁淳罡摇了摇头,道:“两位小友生性洒脱,于红尘间毫无挂念,老道却是名不副实,终究脱不开这红尘的枷锁”,

    “想不到太师父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袁淳罡道:“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老道也不能例外的”,

    陆鸿道:“太师父,听说当日去往东海的,除了剑神,剑圣两位前辈外,还有一名女子,唤作剑小舞”,

    “是云裳,莲心的小师妹;说起来,这位小女子与你倒是颇有几分相似,虽是女子却一身英雄气......”,

    ......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