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重回下岗时代
重回下岗时代 肖邦乱弹琴
本章:3546字

366.城中村

    刘万程本身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东西,要不他怎么会喜欢杰奎琳那个刁钻古怪的丫头呢。

    他先给薛雪个胡萝卜含着,然后就拉下脸来训她。刚让薛雪害怕了,回过脸来立刻骚扰人家。

    薛雪让他弄的又羞又气,挥着小拳头打他的肩膀,嘴里恨恨地说:“讨厌,坏老板!”

    江山大厦办公室的格局,依旧沿袭过去落地玻璃窗的样式。堂堂的商贸公司老总,跟个小女孩一样,敢挥着拳头和老板撒娇,外面的人都能看见。

    这样的景观,也就是在江山集团,在刘万程这里可以看到,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也正是有刘万程这番宠爱,薛雪才敢无法无天,除了高秀菊她不敢惹,别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但也正因为有老板的这份宠爱,薛雪从来没有把江山商贸和自己区别开来,这里的一草一木和她家里属于她的东西一样,谁敢不听话,动江山商贸的奶酪,那就绝对不会客气。

    赵一舟的团队不了解情况,弄一堆改革措施。眼看着这个措施当真执行,公司会因此造成损失,那就是动了薛雪的奶酪,她第一个就会站出来顶着不办,根本不考虑自己的前途。

    当下,刘万程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给薛雪听,那就是管理团队必须用,有错误必须改,要让他们认识到自己错在哪儿了,要心服口服。所以,必须用数据说话。

    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说服工作,做起来是相当困难的。

    这时候,就看出刘万程用人的好处来了。再难,薛雪不会说退缩的话,把自己搭进去她都不在乎,要不然,她对不起老板对她的好。

    和薛雪商量一下午,看着薛雪训送报告过来的下属,看看快下班了,刘万程站起来要走。

    薛雪就喊住他说:“老板你去哪里?我想今晚和小吴请你和秀菊姐吃饭。”

    刘万程就笑笑说:“改天吧,改天你请客,我掏钱。不要让你秀菊姐知道。”

    薛雪就捂着嘴笑。刘万程这个人,和他熟了,嘴里没大没小。她已经跟了老板接近十年了,从万程工贸那时候就跟着他。她心里明白,老板嘴上胡说,心里却没有龌龊,对她还是中规中矩的。

    她就对刘万程说:“我们今晚真的请你和秀菊姐,我们掏钱,不用你发慈悲。”

    刘万程还是没有答应。告诉她说:“我今天真的有事儿。等你忙过这个答辩,你赢了,我和你秀菊姐请你们两口子去五福楼吃海鲜大餐,权当你请客了!”

    说心里话,他今晚是真的没有心情应酬。

    听了赵一舟和他的管理团队的汇报,他心里很沉重。团队的管理模式是严谨的,可以说,非常科学。

    如果江山集团用这种方式来管理员工,就会员工等级、职责分明,有错必究。可是,他深深地感觉到,这里面缺了什么。

    缺了什么呢?那就是江山集团现在存在着的,这种浓浓的人情味。

    这种人情味,不是资本主义企业里,谁生日啦,送个蛋糕,那样的人情管理,而是像他和薛雪一样,用心去交流,互相关爱。

    刘万程觉得,他对下属不谓不严,犯了错也会严厉训诫与惩处。薛雪从跟他到现在,不知让他给骂哭几回了。可他们之间,还是像亲兄妹一般,好像根本没有制度和规章隔阂着。

    江山集团在困难的时候,所有员工能够力以赴,不讲待遇与个人得失,与这种浓浓的人情味,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是,如果按照赵一舟和他的团队搞的那一套来管理,江山集团的这个人情味,恐怕就要消失了。人们会被限制在条条框框里,再不会有故意犯错和无意犯错的区别,人们的神经就会一下子绷紧,这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国企改革之后的格局。

    如何让赵一舟认识到他心里真正的意思呢?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他今晚约了张年发,找个普通酒馆,好好喝一顿。

    现在的他,除却赵杰,也就只有张年发这位老大,肯听他絮叨这些乱七八糟了。

    现在的城市,已经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干净,那些过去在平房里的,有些脏兮兮的小酒馆,已经很难见到了。

    但那样的酒馆里炒出来的菜,才有味道,才物美价廉。张年发喜欢那种小酒馆里炒出来的,带着浓浓烟火味道的菜,也喜欢那种一点装修没有的白石灰刷出来的房间。

    刘万程找他的时候,他就告诉刘万程,他知道城东面一条小巷子里,还有那么一家酒馆,上菜都用一尺二的大平盘,量足,味道贼正宗。刘万程就和他约好了,下午下了班去那里,让老张在巷子口上等着他。

    从薛雪办公室出来,他急急忙忙跑回自己屋里,换了一件普通大众穿的夹克衫,把皮鞋脱了,换一双灰不拉叽的旅游鞋,到楼下打车,直接奔城东。

    那是一片还没有改造的棚户区,乱七八糟的,仅容两个人并排走过的小巷子,在棚户区里四通八达,没有熟人带着,很快就能转悠迷糊了。

    张年发就在大路口上站着。刘万程老远就从出租车里看到他了,下了车就冲着他跑过去。

    走到近前了说:“老大,你是怎么找着这个地方的?”

    张年发也老了,两鬓有了丝丝的白发,看着刘万程,忠厚地一笑说:“我去车间里转悠,和几个老哥们说起来,想吃口有煤烟味道的老菜,他们告诉我的。后来我过来吃了几回,还真有过去的味道,就整天和他们过来了。”

    刘万程就笑:“你可是年薪十几万的副总啊,就整天跑这里来,吃这个?”

    张年发说:“我好这一口啊。原先工资低,基本不敢出来吃。现在有钱了,想吃的时候没有了,你说这过的,可叫啥日子?”就指着那片棚户区说,“估计这里也坚持不了几天了,能吃几回就赚几回。”

    刘万程和他在小巷子里转悠着,边走边说:“老大,要不我和这酒馆的老板商量商量,给他投点资,让他搬到咱们公司附近去,省得你跑这么远的路过来。”

    张年发说:“你不懂了吧?现在除了这里,别的地方就不许用煤点炉子支灶。要是能用煤支灶,我还用跑这里来?让你们家秀菊天天给我做点就能美死我,那就是个厨师高手!”

    刘万程就点点头。是啊,城市怕污染,已经开始不让用烧煤的炉子了。怪不得秀菊也炒不出过去那种味道的菜来了,液化气炒出来的,火候、温度都差远了。

    就听张年发说:“万程啊,我老早就觉得,你和秀菊是天生的一对。那时候在厂里,我就一个劲跟师哥说你好,让韩素云给你说秀菊。谁知道就晚了这么一步,让你跟老许家小闺女成了两口子。我这心里呀,可以说别扭了一辈子。这下不管怎么样,你们总算在一起了,我看着高兴!你和秀菊都一样,这么大的家业,对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是在厂里那个样子。秀菊看我喝多了酒,还是会虎起脸来骂我。她骂我,我心里才舒坦,我知道,这才是我师哥他闺女。”

    刘万程就笑着说:“老大,你是舒服了,你就不管我舒不舒服?高秀菊是个倔娘们儿,还是个认死理儿的傻娘们儿,天天跟我犯倔较真儿啊!我还打不过她,你知道我受的是啥罪啊?”

    张年发哈哈大笑:“你就胡说吧,让秀菊知道了,非收拾你不可!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秀菊可是当年咱们厂里,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姑娘。人长相漂亮,手巧,啥都会干,还勤快。从秀菊成人,我师哥家的所有家务,都是秀菊自己的。”

    两个人说着话,拐过一条铺着青砖的小巷,眼前出现了一条宽阔了不少的水泥路。四周都是刷了白石灰的平房人家,路边小卖店的门窗都是木制的,门口挂了许多小孩子吃的袋装零食,跟万国彩旗一般。

    刘万程吃惊地看着这街景,疑惑地看着张年发说:“老大,咱不是又穿越回到九十年代了吧?”

    张年发问:“啥叫穿越?”

    刘万程就解释说:“就是里写的,本来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活着,唰的一下,回到过去去了。”

    张年发就不屑说:“扯淡!哪有那样的事情?这里住的,都是从农村过来打工的,租住的房子,原住户大多都搬了住楼去了。从**十年代就这样,基本没动过,叫,叫啥来着?啊,对了,城中村,叫城中村。”

    说着话,两人来到水泥路中段的一家门店前面,漆了蓝漆的门窗比周边宽大敞亮一些,屋是水泥顶的,上面有个广告牌材料做的大招牌:聚香斋。

    两人一前一后推开木制玻璃门进去,迎门正屋挺宽绰,只摆了些低矮的小方桌和马扎,乱糟糟的,不像是坐客的地方。

    另一旁有个吧台,吧台里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看到张年发进来,就走出吧台来,笑脸迎着说:“张叔你过来了,今天几个人啊?”

    张年发就指指身后的刘万程说:“就我们俩,最里面那间小屋有人没有?没有,我们就那间了。”

    刘万程这才看见,原来正屋后面,迎门是个走廊,通到后面院子里去了,那些过去住家的房间,就被隔开,做了一间一间的酒屋。

    两个人沿着黑乎乎的走廊走到最里面,推门进去,正迎着走廊的,就是一间只有不到十平米的低矮小屋,里面只有一张旧的四方桌,油乎乎的,已经看不出原色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回下岗时代》,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