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重回下岗时代
重回下岗时代 肖邦乱弹琴
本章:3555字

407.演戏

    古斯拉夫再来找刘万程,已经是五天以后的事情了。

    五天里,刘万程带着大家,玩的十分尽兴。

    杰奎琳得到了刘万程的许诺,大学毕业以后就会接受她。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和高秀菊之间就没了什么芥蒂,倒真有点像女儿对待妈妈那样去照顾高秀菊了。

    高秀菊这人和张静不同,表面看着挺厉害,其实心地十分善良,也宽厚了许多。你实心实意待她,她就会实心实意待你。

    张静不是这样,她是总拿一双怀疑审慎的眼光看待一切的。无论你怎么实心实意待她,她也会在心里打个问号,考虑你如此做法的真正目的。她对待杰奎琳的宽厚与包容,倒十有八九是为了刘万程装出来的。

    因此,几天下来,杰奎琳和高秀菊相处的倒更像是一对母女了。

    古斯拉夫拜访刘万程,杰奎琳是知道的,但她不会去主动询问。刘万程接近古斯拉夫的目的,她也可以猜到。

    在她心里,刘万程这样做是十分危险的,他低估了CIA的能力。

    可是,他不敢提醒刘万程,怕引起他的怀疑。

    刘万程这人表面看着大大咧咧,杰奎琳却了解他。这人心思极细,而且推理能力和掌握别人心理的能力绝对超强,多少的不谨慎,都会引起他的警觉。

    万一刘万程知道了她的身份,他会伤心的,她不想让她的爸爸伤心。

    尽管有那个跟随着冒充翻译的中国间谍时刻监视,她还是把情报传递了出去。

    做间谍都需要有天赋的。刘万程和那个办事处工作人员只考虑到她会运用高科技手段来传递情报,却根本没想到她传递情报的方式是最原始的。

    联络员穿一件有特殊标记的T恤,她在很远的地方就可以认出来。然后她随便在一个地方坐着,顺手把纸条埋进土里,趁别人没有注意到她的时候,冲联络员做个隐秘的手势,就一切OK了。

    当她从那里离开的时候,联络员就可以随意地把情报取走了。

    她是米国人,同样热爱自己的国家,为自己的国家出力,是她义不容辞的责任。

    古斯拉夫再来见刘万程,就变的十分坦诚了。他直言不讳地告诉刘万程,他的公司确实急需刘万程的设备,因为没有智能机床,公司许多的零部件,只好靠手工打磨、加工。

    他举了一个例子。生产发动机叶片的时候,铸造模具的主体部分,就是靠手工加工出来的。因为这个部分要求极高,他迫不得已,雇佣了上百个心灵手巧的女人,天天坐在那里,修补刮研这个部件,这活粗心的男人根本干不了。

    由此也可以看出,他们的效率,已经到了实在无可奈何的地步。

    但是,如果有刘万程的智能机床,只需要一台,恐怕就比这上百个女人强好多倍。

    可是,他没有钱,买不起这种设备。

    原先这种设备,只有西方能够生产,但西方不肯卖给他,他也没有办法。现在,刘万程有了,肯卖给他了,他却没钱买了。

    生产手段落后了,基本就没有利润,公司日渐式微,又哪里有钱更新设备呢?这就叫恶性循环,最后只能是死路一条。

    最后,他对刘万程说:“刘先生,你看,我们可不可以用我们公司的发动机产品,来充当你的设备款呢?你要知道,我们的轮船发动机也是世界领先的,就不要说飞机发动机了。这些东西,你们的国家绝对需要!”

    刘万程就笑了说:“我们的国家需要跟我可没有关系,我不需要它们。而且,倒卖这个给国家,实在是太危险了,我可不想拿着自己的小命去冒险。”

    古斯拉夫就看着刘万程问:“那么,亲爱的刘先生,你觉得,在我们资金困难的情况下,你准备让我们用什么办法来和你做交换呢?你不要告诉我说,你没有想到我会没有钱购买你的设备。因为那样的话,你恐怕连见我一面的兴趣都不会有。”

    刘万程就慢慢地笑了,然后说:“古斯拉夫先生,您真是个坦诚的人。好吧,我也不打算隐瞒你什么。我的确知道你不可能有钱付给我,所以,我肯见你,对你推销我的产品,当要提前考虑你如何才能付款,而且,我还要有利可图这件事情。”

    古斯拉夫就注视着刘万程,心说怪不得这家伙可以迅速崛起,原来他的确不简单!

    他就问:“那么,你可以告诉我,我们用什么办法达成一个你我双方都满意的协议呢?”

    这时候,刘万程却突然改了英语问他:“你会说英语吗?”接着就解释说,“我知道我这位朋友不懂英语。我可不想这么机密的事情,让第三个人知道,就算他是我的朋友也不可以。”

    古斯拉夫是博士学历,当然能够听懂英语。只是,他没有料到刘万程的英语如此流利。

    刘万程的这几句话说出来,古斯拉夫倒放心了。

    这说明刘万程知道老纪是官方的人。而且,他这是要背着老纪和他单独商量的意思。这充分说明,他不是中国官方的的人。

    于是,他就用英语说:“我的英语没有问题。”

    刘万程继续用英语说:“好吧,你约个时间地点,我们单独见面来商量这件事情。不过,我不能去你的办公室,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古斯拉夫就点点头,用英语说了约会的时间和地点。

    这时候,刘万程却改回中文,对老纪说:“对不起纪老板,他没有钱,还要和我谈生意,这简直就是要戏耍我。我心里生气,所以干脆用英语告诉他,这不可能。你告诉他,他什么时候筹够了资金,再来和我说话吧。”说完,霍然站起来,走了出去。

    老纪一脸尴尬,还是把刘万程的意思转达给了古斯拉夫。

    看着这样的表演,古斯拉夫更加相信了刘万程。老纪对他翻译完了刘万程的话,他两手伸开,往外摊了摊,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当然,他这是配合刘万程刚才的表演。

    其实,刘万程的这番表演,都是事先和老纪商量好的。

    只要古斯拉夫露出想通过产品或者技术换机床的意思,刘万程就会开始这个戏。古斯拉夫会流利的英语,这个老纪是知道的。

    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摆脱老纪和他的工作人员的嫌疑。万一行动失败,也不会牵连他们。因为国家组织一个专业情报团队,也是要花大价钱,很不容易的事情,能不牵连他们还是不要牵连的好。

    古斯拉夫离开以后,刘万程还得和老纪商量,如何修补他设计的这个剧情里,存在的漏洞。

    他们会谈是在老纪的办公室里进行的。谁敢保证这间办公室里,没有老纪提前放置的录音设备和窃听系统?万一刘万程和古斯拉夫的英语对话被老纪录音,被他懂英语的同事听到怎么办?

    而且,如果老纪是官方间谍,他一定会在他们走后,想办法弄明白他们用英语说了什么。

    这个,相信古斯拉夫已经想到了,到时候需要解释一下,才可以瞒哄过关。因为古斯拉夫不是专业情报人员,好多东西他是一知半解的。

    刘万程对古斯拉夫说英语的时候,说的语速极快而又极模糊,还故意用了变调。在不懂英语的外人听来,就好像他在冲古斯拉夫发脾气。要不是古斯拉夫和他坐的非常近,英语又极流利,他都不知道刘万程说的是什么。

    古斯拉夫不笨,他立刻就明白了刘万程为什么会这样说话,也是用了刘万程这种方法回答他。因此,万一他产生怀疑,刘万程会用这个理由搪塞他,应该可以过关。

    因为那时候的小型窃听录音设备,还没有那么先进,所收录的信息存储很少,本身就会存在一定失音。刘万程再用这种模糊含混的方式说话,录音设备是无法分辩他说的到底是什么的。

    到时候他用这个理由搪塞,古斯拉夫一定可以接受。

    还有,就是他为什么会知道老纪不懂英语?这个很简单,他对老纪过去的履历都十分清楚,他没有机会学习英语。而且,他的家人里面,就有只会说英语的杰奎琳。他已经观察过了,杰奎琳说话的时候,老纪是听不懂的。

    就算老纪懂英语,顶多也就是一知半解,能听懂几句正常发音。像刘万程这样说话,除非对英语十分熟悉,否则他不可能听懂。

    再有,就是为什么要背着老纪?当然了,刘万程也会怀疑老纪跟官方有关系。他可不想自己用机床换来的东西让官方知道。

    刘万程是商人,只要东西值钱,当然是谁出的价格高他就卖给谁了,他可不管国家不国家的。

    这就是刘万程要给古斯拉夫灌输的概念。因为只有这个概念,才符合刘万程商人逐利的本性。

    其实,除了这些必须圆起来的漏洞,还有一个更致命的漏洞。

    会谈中刘万程异常的表现,一定会引起老纪的注意。如果老纪和刘万程不是合起伙来演戏欺骗古斯拉夫,在以后的时间里,老纪就一定会派人严密监视刘万程的行踪。

    他单独去见古斯拉夫,就必须要再演一场如何摆脱老纪的人跟踪他的戏。这场戏如果演不好,最终古斯拉夫回过味来,还是要怀疑刘万程的目的。

    怎么演呢?去见古斯拉夫的时候,按照常理,他中途就需要摆脱跟踪的人。在这样的情形下,他就是把戏演的再好,古斯拉夫也看不到,还是不能完打消古斯拉夫的怀疑。

    该怎么来做这个局呢?刘万程不由就陷入了沉思。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