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重回下岗时代
重回下岗时代 肖邦乱弹琴
本章:5714字

143.我们的前世

    刘万程就告诉徐洁说:“这个,鬼子叫加工部,咱们叫加工中心。车、铣、钻、磨,它自己都能干。电脑控制,自动上刀盘,刀具都是陶瓷耐磨损的,光栅定位,自动差补,精度可以达到千分之四。”

    徐洁奇怪地望着他,一脸懵圈。她干了这么多年机加工,还是优秀车工,刘万程说的,她竟然没全听明白。

    刘万程就给她解释:“就是说,你把工件毛坯放进去,装夹好了,把图纸程序输入它带着的电脑里,然后你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它自己车、铣、磨、钻地就自动干好了,你就等着它干完了,把成品拿下来,再装夹一件上去就行了。”

    徐洁就吃惊说:“还有这样的机床呢,这不就是咱们原先说的组合机床吗?”

    刘万程说:“对,道理一样。可组合机床不能解决一次装夹和尺寸定位、换刀等好多的问题,不实用。咱们这个,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

    徐洁更吃惊问:“这么厉害的东西,得多少钱啊?”

    刘万程说:“鬼子的东西,精贵着呢,这一台就一百多万!”

    徐洁站在那里,身子晃了两晃,要不是刘万程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她就坐地上了。她这是让刘万程给吓的。

    十几万对徐洁来说,已经是惊人的财富了,她这辈子见过的最多的钱,也没超过一万去。一百多万,她做梦都不敢想这么多钱。

    “刘万程!”她脸都黄了,声音颤抖着问,“你到底拿了公家多少钱啊?这,这要杀头的!”

    刘万程倒一点也不在乎,扶着她说:“什么叫公家的?这钱是我自己挣的!”

    徐洁不信:“你就糊弄我吧,半年你能挣出一百多万来,有这样的好事,你早就不在这里混了!”

    刘万程说:“那你叫我上哪儿混呢?这钱真是我挣的,没骗你。”

    徐洁就说:“那你倒是说说,你从哪挣来那么多钱?”

    刘万程就摸摸鼻子,故作冷静地说:“你知道有个股市吗?”

    徐洁问:“你去炒股啦?”

    刘万程说:“那你以为我这几个月在干啥?我一直在研究股票呢!研究的结果,就是今年股市要大涨!因为今年那什么不是要回归吗?上面怎么着不得制造个祖国一片繁荣的景象啊?所以,我就把钱全投到股市上了,翻了好几番呢!要不哪来的钱开公司,买设备啊?”

    最近股市大涨徐洁是知道的,宿舍区里好多人都开始炒股了,连退休的大爷大妈都把退休养老的本钱投进去了。

    刘万程聪明,常常能干出别人干不了的事情来。他能把一个不咋地的分厂,一年之内就管理成一个高盈利企业,要说他炒股能挣钱,徐洁倒信了几分。

    她就问:“你炒股为啥不和我说呢?你给我的两万块钱我一分都没花,我自己还攒了一万多呢,我也把钱给你,都投进去,不是挣的更多啊?”

    刘万程心里说,我要告诉你炒股,甭说你手里的钱,就是我的钱都不一定能投进去。你还不都霸起来,不许我去冒险啊?

    他说:“我不怕你知道不愿意吗?”

    徐洁说:“挣钱的事儿我为什么不愿意啊?”

    刘万程就笑了说:“那时候你知道将来能挣钱啊?你敢把钱都给我去炒股啊?”

    徐洁琢磨半天,也是这么个理儿。她如果知道,还不知道要替刘万程担多少心呢,还舍得把钱给他?那是她留着结婚用的。

    徐洁想想就说:“那我现在把钱给你,你再去炒呗?”

    刘万程差点让她说笑了,拍她脑袋一下说:“你把股市当提款机啦,放进钱去就能翻番,永远用不完是不是?光看见狗吃肉,没看见狗挨打是不是?股市那就是赌博,这回赌赢了,下回谁敢保证赢啊?赌输了连本都回不来!要是股市这么容易挣钱,我还办公司干啥,整天呆在股市里,炒就完了呗?”

    徐洁就嘿嘿地笑,不说话了。

    刘万程就刮她鼻子一下骂:“小财迷!”

    徐洁伸手打他:“干什么呀你?”接着就问,“那你说,现在再往里投钱,就会赔进去,是不是?”

    刘万程说:“股市有句名言:当所有人都去炒股的时候,就是该退出的时候了。”

    徐洁琢磨着点点头,就不再问这个问题了。

    本来,刘万程是留出一笔钱来,准备买房子和徐洁结婚的。看徐洁这副样子,要是知道他手里还有一百多万,非吓死不可!你就是说是从股市上挣的,估计她都不相信了。

    这可怎么办呢?刘万程倒有些犯难了。

    徐洁不关心钱了,就关心刘万程的公司了。厂房有了,设备虽说就那么一台,可也算有了。而且,据刘万程说,这东西厉害,一台就能顶厂里一个车间。可,活在哪儿呢?

    刘万程不担心这个,他心里都有计划,只是还没走到那一步。

    他对徐洁说:“丫头,咱们公司成立了,你就得来帮我了,我一个人也玩不转呢。”

    徐洁就看着他问:“你要我干啥啊?”

    刘万程说:“干活啊,操纵这台设备。现在咱们规模小,我不想雇那么多工人。再说一般工人也不会用这种设备。”

    徐洁说:“我也不会用啊。”

    刘万程说:“我教你啊。这个很简单的,比你用的18车床好学多了。你学会了,将来咱们挣钱了,就会买好多这样的设备,那时候就得招工人了,你就教他们用,管着他们,当厂长。”

    徐洁就嘿嘿地笑了说:“我还当厂长,我就会干活。”

    刘万程就严肃了说:“这是你自己的厂子啊,赔了挣了都是咱们自己的,你不管,让别人管着你放心啊?”

    徐洁就为难说:“可是,我不会啊。”

    刘万程就说起:“谁生下来就啥都会啊?你生下来还不会吃饭呢,不都是慢慢学吗,不还有我教你吗?你如果啥都不想操心,都让我操心,是不是打算把我一个人累死啊?”

    徐洁就点点头,“哦”了一声,不说话了。但接着就想起一件事来,刚想开口,刘万程倒提前开口了。

    刘万程说:“现在,你听话,回家给你爸办病退手续去。他这个情况,本来早就该病退了,办起来很容易。这个办好了,你就把家里的液化气,锅碗瓢盆一类的,用得着的东西,雇个车拉到这里来。这边有两排十几间平房,你找里面一间合适的,让你爸住在这里。这里离市区远,风景也不错,你爸住这里挺合适。这样,你即不耽误看着你爸,也不耽误上班干活。”就问,“我这主意怎么样?”

    徐洁想想,也只能这样。她出来,就必须带着她爸,这就是她刚才想说没说出来的。这个刘万程,还是和在厂里干副厂长的时候一样,啥都能计划那么周到,想到别人前面去。

    刘万程一百多万的设备都投的起,养她爸花不了几个钱。

    她就问:“那,你又要干啥去?”

    刘万程就笑了说:“这么大个工厂,我不得找个看门做饭的?不得去弄活干,不得找工人啊?你以为我事儿少啊?”

    办工厂,搞公司,事情多的是,一般人还真玩不转。刘万程却能主次先后的,一件一件在心里计划周全。没有他一年多的管理工厂的经验,恐怕还当真锻炼不出他的这些本事来。

    上一世,他记得也是他刚入厂没多久,分厂接了一个外贸公司的活。这活也不是分厂去主动接的,而是外贸公司主动找上门来的。因为这个产品要求精度很高,加工手段也比较复杂,外贸公司找遍了所有的工厂,都没有能干的了的。没有办法,才找到江山机器厂,那时候江山机器厂是市里最厉害的机加企业嘛。

    这个活,是国外一家公司委托代工的一个铝制皮带轮系列,大大小小的有十几个品种,批量大,利润十分高。

    可是,江山机器厂动员所有分厂和技术所有人员,也没找到一个适合的加工办法。

    当时刘万程也参加了对这个活加工工艺的研究。一次装夹无法完成所有加工手续,再一次装夹,位置就动了,所有的基准就全变了。

    最后,不得不放弃了这个产品。

    后来的刘万程,在乡镇企业见识到了加工中心,联想到那个产品,这才知道,这个活只能用加工中心干。人家工件上后背带着的四个凹槽,就是加工中心固定工件用的。

    他买这台加工中心,就是奔着这个活来的。这个时候,全市除了他,谁也干不了这个活,而且,他知道外贸公司的最终定价,完全能拿到高利润。

    徐洁去给她爸办病退手续的时候,他就去了外贸公司。

    外贸公司比江山机器厂牛逼多了,一个刚刚成立的小私企的老板,人家根本不拿你当块咸菜,一个小办事员就把刘万程给训出来了。

    “这个东西,连江山机器厂都干不了,你一个小作坊就异想天开?哪儿凉快上哪儿呆着去!”

    刘万程这个气:“还特么反了你了,把你们赵总给我叫出来!”

    这下,办事员傻了:“你认识赵总?”

    刘万程说:“认识不认识,你叫他出来不就完了?告诉他,刘万程来了!”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