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重回下岗时代
重回下岗时代 肖邦乱弹琴
本章:6052字

302.业务培训

    刘万程这回是真坐蜡了,这都什么呀,真是人急无智啊。

    他只好过去,搂着徐洁说:“你听我说,你真的很健康,一点毛病没有,咱别自己吓唬自己好不好?”

    徐洁却死活不信他了,趴在他怀里哭:“你不用安慰我,你刚才把实话说出来了,我一点也没听错,你说我不注意,已经得了。我说你怎么火急火燎的,不等我回家就拉着我上省立医院呢,连市医院你都不信啦。你赶紧把我姐我爸他们都叫过来,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他们说呢!”

    刘万程急的一个劲拍脑袋啊,这怎么又演化出这么一出来啊?

    他使劲抱着徐洁,总算劝得她安静下来,这才有功夫解释:“丫头啊,不是那么回事,你听我说成不成啊?”

    徐洁就直勾勾地望着他。

    刘万程也看着徐洁,心说这事儿我要怎么解释你才能信呢?

    琢磨半天,这才说:“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咱们第一次约会回来,我为啥对去你们家的那条道那么熟,你不也奇怪的吗?”

    徐洁看着他,好久就点点头:“对呀,你为什么那么熟呢?”

    刘万程说:“因为咱们曾经在一起呆了五年,也一起走那条道走了五年啊!”

    徐洁就皱眉说:“那是以后的事情啊,再说咱们不到五年就结婚搬城里来了,也没走那条道五年啊?”

    哎哟,刘万程是一个劲抖搂手啊,这都解释不清楚啦!

    他又闭着眼琢磨一会儿说:“丫头,你别说话,不管我讲的故事有多荒诞,你把它听完再说话,成吗?”

    徐洁就傻傻地看着他,再点点头。

    刘万程就问她说:“穿越的事你听说过吧?”

    徐洁就皱眉,想想说:“好像在那本小说里看到过。”

    刘万程说:“其实,我就是从二十年以后穿越回来的。”

    徐洁看看他,脸就拉下来:“我这都要吓死了,你还讲笑话!”

    刘万程说:“我真是穿越回来的呀!在另一个世界里,我也是在二分厂干技术员,后来干技术科长,你还是在二车间干车工。不过,上一辈子我结婚了,媳妇不是你。我和妻子关系不好,老吵架。你是一个人,没有找男朋友。后来,因为工作关系,我们接触多了,就走到一起去了。”

    徐洁就问:“你有老婆我为什么要和你走到一起去?”

    刘万程说:“你不答应我的吗,不插嘴?”

    徐洁说:“你胡说八道,我为什么不能插嘴?”

    刘万程都要哭了:“你老这么插嘴,我还怎么和你说清楚啊?”

    总算哄的徐洁闭嘴,他这才把穿越前的事情,仔仔细细跟徐洁说一遍。

    刘万程最后对徐洁说:“你零五年夏天突然离开我消失了,我一直想不明白是为什么?

    可是,这两天我突然听人家说起你妈当初得的是乳腺癌,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病有遗传性的!

    你当年恐怕就是因为得了这个病,所以才要离开我,把最好的形象留给我以后,你就独自走了。去了哪里,我永远都无法知道了!

    所以,我一想明白这个事情就给你打电话,确定你啥时候回来,然后就联系能联系到的,最好的医生啊!我说你得了这病,是说你在那个世界,没说你是现在。现在咱不刚查了嘛,你没有事。

    可是,谁也不敢保证你五年以后没有事啊,我这才着急,跟你腚后面嘟囔你,不就是为了让你不要掉以轻心吗?”

    徐洁听完了,挠半天脑袋,一脸为难说:“万程,我让你说糊涂了。”

    刘万程就问:“那你告诉我,你相信人会不会穿越回二十年以后?”

    徐洁就摇摇头说:“不信。”

    刘万程就泄气说:“甭说你不信,我也不信。可事情就是恰恰发生了呀!要不你解释一下,为什么到你们家的那条小路,好多人在那里住都走错了,我第一次走就走不错,而且还是在黑夜里?”

    徐洁撅着嘴,看着刘万程,半天说:“不知道。”

    刘万程说:“还是的呀。我要不是前世和你天天走,走了五年,我怎么会那么熟悉?”

    徐洁就看着他说:“可这事儿也太玄乎了,你不是现在的刘万程,是从二十年以后穿越回来的刘万程,这怎么可能呢?”

    刘万程说:“怎么就不可能呢?那你想想,我当初拿六十万去炒股,一下子就变了近三百万,我是股神还是能掐会算?要真那样我炒股呗,那个来钱多快呀,干嘛还要辛苦搞工厂,累得头发都白了?”

    徐洁就又挠挠头说:“也是哈?还是炒股来的快。”

    刘万程恨的差点就给她一巴掌:“你个傻丫头!我要有那本事才行啊,我不没那本事吗?我那一次炒股,是因为我穿越回来之前机缘巧合,我记住了那支股票的涨跌时间,这才可以赚钱。以后的股票市场我都没记住,就不能炒了,所以就做实业了,明白了吗?”

    徐洁就继续挠头。这个刘万程说的倒不是假话,他这辈子就炒了那一次股,从此确实没再干过。

    她就看着刘万程问:“那,你说我五年以后得乳腺癌是真的了?”

    刘万程就认真点点头说:“我们那时候那么好,我想不出离开这个原因,还有什么原因能让你从我眼前消失。”

    徐洁就又哭开了:“我还只剩下五年的寿命啦!”

    刘万程就只好再抱着哄:“不是啊丫头。这个病只要发现的早就可以治好的。所以,我让你天天自查,不定期到医院检查啊!只要刚有苗头,咱们就去治疗,就不会致命的。”

    徐洁就止住哭声看着他问:“真的?”

    刘万程说:“可不真的?在省立医院李教授给你讲这方面的知识,你没听见啊?还有啊,就是这个病跟个人心态也有关系。那时候咱们工资低的可怜,日子过的艰难,你又心情不好,倒有可能得这个病。可现在你过得舒心,也比上辈子胖多了,没准儿本来就不会得病了。”

    徐洁就看着他问:“我原先很瘦吗?”

    刘万程承认说:“就跟这辈子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一样,一直都没有变过。”

    徐洁就又问:“我为什么心情不好?”

    这个刘万程还真不好回答。他不想让她知道他原来的媳妇是高秀菊,里面的好多事情就不能说。

    可他不说,徐洁也很快就想到了,问他:“那时候你都和我好了,为什么不和你老婆离婚?”

    刘万程就不得不解释了:“那时候穷啊,到两千年,咱们才发四百来块钱的工资。她下岗了,没有工资。我和她离婚,她就生活不下去。当时你也说过,在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最好不要离婚的。”

    徐洁说:“胡说,我不信。你既然不能离婚,我就绝对不会和你好!”

    刘万程直接服了,徐洁现在恐怕比当年的高秀菊不讲理多了。

    他就有些气急败坏了:“丫头,你现实一些!你现在闭上眼睛好好想想,在九五年,咱们不认识以前,你是个什么状态!上一世,我们一直到今年夏天,才真正一起出去约会。不过,我们虽然在一起很亲密,却从来没越过雷池一步。不是我不想,是那时候我穷光蛋一个,恐怕你跟着我受罪,不敢真正和你在一起!”

    徐洁果然就闭上眼,琢磨许久,却忽然睁开眼来问:“你老婆是谁?”

    刘万程就差点哭了。这小丫头,已经完全变了,变的他都整不明白她了。

    刘万程说:“这个重要吗?你现在是我老婆!你是不是怕她将来和你争夺财产啊?”

    徐洁就“嘁”一声说:“我有什么财产好让她争夺的?虽然公司股份大多都在我名下,可那是你的不是我的,你爱给谁给谁,我才不管。”

    刘万程就夸奖说:“哎,这才是我的好老婆,不做金钱的奴隶!”

    徐洁说:“我就是想知道她是谁!”

    刘万程这时候还不想让她知道高秀菊,就哄着说:“这个不重要了丫头,现在最重要的是要防止你闹病!知道吗丫头?我上辈子失去了你,差点就不能活了。这辈子如果我不能保住你,我肯定活不下去!这辈子咱们是夫妻了,我更舍不得你了。”

    这句话倒把徐洁感动了,她终于把注意力放到自己的身体上来了,说:“我其实也担心走我妈的路,乳腺癌遗传我也知道,所以我平时也是很注意的。为闺女的时候,我里面有小肿块,大姨妈来的时候会很疼,那时候我真的很害怕,又不好意思去医院检查。可咱们结婚以后,早就没有了,也不疼了,我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刘万程就忍不住隔着衣服给她揉着说:“你原先好像不发育一样,上一世三十了都是平胸。可是,你现在胖了,跟俩小白兔一样了,估计是不会再有那个危险了。不过,咱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李教授让咱们一年查一次,我觉得不保险,咱们最好就是一月查一次!”

    徐洁就笑:“那就不要干别的了,我天天在医院里呆着吧!我自己身上的肉我自己有数,有不一样的地方我会发现的。”

    徐洁心细,这个刘万程倒是相信。但也不能大意,除了她自己,他也得时刻帮她检查,有空就得逼着她去医院查!只要过了零五年没事,没准儿就不会再有事了。

    想想就叮嘱徐洁说:“关于我穿越这事儿,可千万不能出去说,连你姐都不能说。要不然,我就变稀有动物了,非给人家拿去做了实验不可!”

    徐洁就乐:“这事儿我都不信,去和别人说,别人还不拿我当疯子啊?”接着就问,“你说我爸早没了,是哪一年没的?”

    刘万程说:“你不不信吗,还问这个干啥?”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