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真龙
真龙 青狐妖
本章:5677字

第262章 惊爆

    姐妹花杀手微微错愕,而且姐姐杀手还在想办法扯住自己被炸烂的衣裳呢,就看到一堆人渐次聚集了过来,影影绰绰越来越多。

    最后看了看,包围在战团外围的人物竟然多达九位了!要是加上姐妹俩,就是11个!

    而敢于在这种环境里插一脚的,哪个不是身怀绝技的?没有个真裔级的实力,掺和进来不是找死吗。

    大部分人来了之后静静观战,目光精锐。就好像一头狮子在狩猎,而一群狼在外围死死盯着寻找机会。

    也有人窃窃私语——

    “现在战斗的是谁,秦尧在里面?”

    “看这咒法的气息和场面,应该是圣教朱家或孟家的真裔高手吧。至于对手,多半应该是秦尧,因为沈松溪的尸体已经被人发现了。”

    “玛德,圣教的大佬先下手了,咱们怎么办?”

    “哼,现场这些江湖朋友们一拥而上,什么圣教大佬也得跪,撕碎了他!”

    “特妈说的轻松!众目睽睽之下谁能确定保密?给机会,让去撕碎里面的圣教大佬,去啊,我给鼓掌加油。”

    “我特妈就是打个比方,较个鸟毛的真啊。”

    “但要是他没能干掉秦尧,却被秦尧跑出来的话,咱们就可以下手了吧?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谁得到就算谁的。”

    “呀喝,没看出一大老粗还能蹦出两句文言……不过说的在理,圣教就算再霸道,也不能当着别人的财路。他自己要是收拾不掉逃犯,别人去抓也就合情合理了,也算是帮圣教的忙了吧,嘿嘿。”

    听到这些,姐妹杀手有点听不下去了,凑了过去,妹妹杀手还忍不住冷笑:“们俩也算是江湖名门正派的人物了吧,说话怎么这么不讲道理?秦尧又不是沈松溪,该的着被们抓?说的好像秦尧犯了罪一样。”

    这倒也是,秦尧又不是罪人,们抓什么抓?想打劫就明说,别把自己包装得那么高尚。

    刚才说话的大胡子男人顿时感到脸面挂不住,他好歹年近五十,也是一方大佬了,被一个年轻女子这么挤兑当然觉得不舒坦,顿时吹胡子瞪眼:“那是来做什么的?”

    妹妹杀手:“打劫呀,抢秦尧的宝贝。”

    大胡子一愣:“那还不一个鸟样儿?”

    妹妹杀手:“可我不会假惺惺地说什么抓捕逃犯,打劫就是打劫,实话实说。”

    大胡子更不高兴了,怒道:“老子做事还轮不到来插嘴!们什么来头儿,小心老子揍们。”

    姐妹俩冷眼相看,妹妹杀手还不屑地嗔道:“就这嘴,姐姐我还懒得插呢。留着圈嘴胡子装‘逼’呢?就这个性的器官,姐姐下面也有,就是竖着长的罢了。”

    大胡子暴怒,这就要出手,哪知道却被刚才说话的朋友给拉住了,低声说:“这是最近名气暴起的顶级杀手姐妹花‘解语’和‘忘忧’,别看俩姑娘都是下等真裔,据说连上等真裔都吃过她俩联手的亏。大事要紧,省省吧。”

    呃,这么狠?大胡子恶狠狠瞪了姐妹俩一眼,总算在恶势力面前选择了屈服。他本人也就是下等真裔罢了,惹不起那俩妞儿。

    现场再度恢复寂静,所有人都静静关注着白气滚滚的战团。当然心里也都开始渐渐承认秦尧的实力,确实能跟真裔掰腕子,货真价实。

    “我擦,这‘浩然正气’怎么开始变成银白色了,难道……圣教的这位使用法器了?”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对付一个嫡裔级的秦尧,竟然都搞出这种阵仗了。银白色,相当于上等真裔的攻击力了!”

    “妈了个蛋的,是谁说秦尧只是巧合才赢的沈松溪和贪婪之主?这消息肯定有误。一次侥幸、两次侥幸,这第三次还是侥幸?”

    “谁说第三次?听说刚才顶级杀手雾隐也对秦尧下手了,但是最终失手了。所以说面对中等真裔以上的高手而不败,秦尧至少干了四次了!”

    妹妹杀手、也就是忘忧撇嘴说:“那就是第五次了,因为我和姐姐刚才联手没拿下他……好俊俏的小伙子呀,身体肯定棒棒哒……”

    她的画风向来无法直视,众人直接过滤她后面那半句话,只是震惊于她的前半句。

    要说连续五次都不弱于中等真裔的话,再说秦尧是侥幸,自己都觉得脸红吧。

    而事实上现场还有人知道,秦尧经历类似的战斗更多,不止五次!

    在战团的最南端,一个身穿黑色斗篷、身材高大之人正一言不发,戴着墨镜死死地盯着战团,仿佛有深仇大恨一般。此人轻轻攥了攥拳头,而左拳上竟然少了两根手指,于是那股怒意似乎更加浓郁了一些。

    愤怒之主!

    这老怪物竟然选择在这个时候杀了过来!

    牠也是标准的真裔修为,甚至和在场所有真裔相比,他都算是极强者。所以牠更清楚秦尧的实力不是吹的,是真的超越本境界的变态。

    原本愤怒之主就在这一带行动,而听说秦尧在岸东森林里落了单,加之大批江湖高手都跑过来猎杀,于是牠也马上赶了过来。

    加入对秦尧的猎杀是牠的正常行为,但同时牠还有一个目的——猎杀别的真裔强者!

    要知道牠想要提升到真裔最顶级的境界,需要连续吞噬九个真裔级高手的血气。

    牠到哪里去弄这么多,这些天来才搞定了三个,已经相当穷凶极恶了,当然实力也大大提升。

    而这次岸东森林里,可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了。因为敢来猎杀秦尧的,基本上都是拿得出手的高手吧。所以只要瞅准了,这里就会成为一个移动的血气库,随时都可能被牠撞到好运。

    现在牠就非常兴奋,因为除了牠本人和战团里面的杨震霆,这星星湖旁边观战的高手就已经达到十个了,绝大部分应该都是真裔吧?要是能一网打尽的话……乖乖,那画面可就太美了……

    当然不能轻举妄动,要是真的擅自挑起战端,见了人就吞噬的话,说不定会引起现场十大高手的联手反扑。那时候就算愤怒之主再吊,也得被打出屎来。

    忍一忍,继续观察形势。

    而其余的人也都没留意到这里藏着一尊大魔,精力都被那团滚滚的银白色气息给吸引住。而且,里面时不时传出秦尧的奋力搏杀声、怒吼声,偶尔还有惨叫声。

    毕竟对方已经借助法器提升到了上等真裔的攻击力啊,秦尧不可能轻易抵挡的。受伤只是正常,不死就算烧高香。

    不过围观者反倒觉得越来越震惊,因为秦尧的生存能力太强了。每多持续一秒钟,都让围观者进一步刮目相看。

    但是更让众人刮目相看的事情发生了——那银白色的浩然正气,竟然渐渐褪去了银光,重回浓郁白色的程度。

    什么情况?

    难道说杨震霆使用了法器依旧无法取胜,反倒自己的念力渐渐耗竭,力气不支了?

    而紧接着,白气之中甚至响起了杨震霆的吼叫,而且是痛苦之中带着无比的愤怒。紧接着滚滚白气收了回去,杨震霆的身影出现在战团中心。

    老家伙手持笏板,但脸上满是愤怒之情。

    秦尧则多了几个伤口,脸色也憔悴不堪,但却又带着一种报复的快意。他得意地看着杨震霆,但又有些诧异地看了看身边的观众——我勒个去的,就这么一转眼的功夫儿,猎杀自己的人来了这么多了?

    杨震霆则怒吼道:“混账小子,哪里学来的这么歹毒的功夫!简直就是魔族!”

    没错儿,秦尧刚才豁出去被揍了一记,还是硬生生冲到了杨震霆身边,吞噬了他好多血气!

    虽然对于他的总量而言不算非常严重,但是至少让他境界已经不稳,随时可能跌落到下等真裔的境界。所以就连他的浩然正气也支撑不住那种银白色的境界,只能褪了回来。

    丢了这么多的血气,不知道多少年才能修炼回来啊,毕竟老家伙的血气日益衰败,修炼的进度会越来越慢。

    一想到这里,杨震霆就更加愤怒。

    只不过杨震霆也不傻,他能感觉出身边十几个高手的实力,更能感受到那些人的满腹歹意。假如自己继续不知轻重地打下去,到最后渔翁得利怎么办?敢于在这个时候站在这里不走的,都是不怕干大事儿的狠角色。

    至于现在的这些观战者,短时间里倒是一个个脑袋短路了——看样子,秦尧在里面虽然吃了点亏,但也不算一边倒的失败,而是反击得手了?

    甚至这反击可能还比较狠,否则杨震霆不会恼怒到那个程度。

    既然这样,又该如何评价秦尧的实际战斗力呢?一群人都觉得想象力有点不够用了,无法想象一个嫡裔年轻人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就算是朱云从和沐真言身在嫡裔境界的时候,也不至于夸张到这一步吧。

    真是惊爆了一地眼球。

    但是震惊只是一颤那,随即大家的贪心又开始炽热了起来。看着秦尧的龙阳破魔剑,一个个都仿佛野狗看见了热乎乎的大便,极度垂涎。

    秦尧顿时感受到了十倍百倍的恶意,比周遭的风雪都冷。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