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真龙
真龙 青狐妖
本章:3438字

第263章 丛林法则

    现场气氛有点小小的尴尬。

    杨震霆担心自己搏杀之后被别人渔翁得利,而且血气的丧失也让他心怀忌惮;

    其他高手则不想成为得罪圣教的领头羊,毕竟是*。

    而且杨震霆那一身暗紫色的袍子,也是非常具有说服力的,大家都知道圣教不好惹,而圣教之中的紫袍卫道者更不好惹。

    于是大家相顾无言,但却又一个个虎视眈眈。

    终于,刚才那个大胡子忍不住了:“这位总教谕大人,不知道你打够了没有?要是不想打了,那我们就出手抓秦尧了如何?”

    这句话引爆了场面,大家纷纷点头称是。面子给你杨震霆了,就看你怎么选择。

    你要是继续打,我们乐见其成啊,反正最后你别怕被我们一拥而上就行。

    杨震霆心里也犯嘀咕,想了想之后还是哈哈大笑退后了两步:“既然大家这么热情,那么请自便!”

    于是一群人都蠢蠢欲动。

    但是这时候秦尧忽然朗声说:“等一下!杨震霆,我想知道你现在究竟是以什么身份出现在这里的?是圣教的卫道者?那么我犯了什么罪?我好歹是猎人公司的正式探员。你如今不抓江湖悍匪,却来抓我,这是一个卫道者该做的事?”

    杨震霆冷笑:“我说你有罪,你就有罪!你和采花大盗范坚强勾结,凭这一点就能抓你回去审问!”

    秦尧:“这件事已经说明白了,我当时是偶遇范坚强,恰好贪婪之主和沈松溪也要杀他,所以他也理所当然奋起反抗。等到战斗结束之后,他马上走了。其实这件事已经跟你们东大区解释清楚了,你现在无非只是找不到借口,而且又把脸面露了出来,所以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吧。”

    杨震霆:“放屁!刚才你杀我那几个手下,又该是怎么说?!”

    秦尧:“我没杀!他们试图袭击我,我反击打伤他们之后就走了。”

    杨震霆:“可他们都死了!”

    秦尧:“这森林里的人多得是,谁都有嫌疑。一群被打伤了的卫道者,谁见了不想捅一刀——你们平时多招人恨啊,不是吗?”

    杨震霆更加大怒:“你强词夺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高吼说:“那四个卫道者,都是雾隐社杀手集团的社主雾隐亲手杀的!当时我跟他在一起,遇到了四个受伤的卫道者,本来想不理会,但雾隐却全都将之杀死了。”

    所有人都为之一愣,连秦尧也愣住了。转身一看,正是此前大难不死的史盎!

    当时秦尧原本准备用他当挡箭牌,但是看到雾隐真的敢下手杀他们的时候,最终还是将史盎丢了出去。在那一刻,史盎都已经准备死了,毕竟师弟沈益刚刚以同样的方式惨死。哪知道一睁眼,秦尧宁肯豁出去受伤,还是没有拿史盎当挡箭牌。

    当时史盎的情绪是很复杂的。

    一直以来,史盎和秦尧本没有直接的矛盾,几次见面其实都还保持和气。至于史盎后面聘请杀手刺杀秦尧,那也只是因为阵营不同、职责所在。

    而当下最滑稽的是,自己联系的杀手集团头子竟然这么不靠谱,甚至还跟背后更隐蔽的利益集团勾结。这种情况,让史盎怎么回去面对师父?

    而且他也极度恼怒雾隐。

    当然他也不敢忘了自己还有一个职责,那就是来解救老祖宗沈松溪。凭着沈家的血寻术,他也一路来到了星星湖,毕竟姐妹杀手就是在这附近干掉的沈松溪。只是没想到一来这里,就看到了这么一个大大的阵势。

    他本来还想偷偷潜伏着观战,但现在看到有机会将屎盆子扣在雾隐头上,于是马上走出来作证。

    杨震霆被他这么一阵抢白之后,更没有理由抓捕秦尧,于是更加恼羞成怒:“你算什么东西,竟然帮秦尧说话!”

    史盎苦笑:“我帮他说话?天底下的人都可能帮他,我也不会——因为我是沈家的人。沈家和秦尧的矛盾,你不知道?”

    也是,沈家和秦尧势同水火,昨晚还刚刚斩掉了沈家老祖宗沈松溪呢,确实没理由帮秦尧。

    史盎冷声说:“因为雾隐杀了人,而且还杀了我的师弟沈益,所以我不能让这个凶手逍遥法外!”

    其实已经无法逍遥法外了,因为雾隐已经被杨震霆杀了!这下好了,死无对证。

    杨震霆冷笑:“那你凭什么说是雾隐杀了我那几个手下?凭你信口雌黄?”

    史盎:“你去看看伤口不就行了?都是雾隐那柳叶刀造成的。”

    甚至包括那几个卫道者致命伤的伤口位置,以及死在了什么方位,死的时候什么姿势表情,史盎都能清晰叙述出来。这就好办了,别人去看看现场就行,必然真相大白。

    而且杨震霆也看了那几句尸体,知道史盎说的没错,确实应该是雾隐下的狠手。

    那这么一来,秦尧就完全没有罪状可追究了。那么,你们圣教对他下手究竟有什么意义?

    杨震霆还要解释什么,但忽然他的手机响了。紧接着电话里传来了几句怒斥,杨震霆顿时傻眼。

    电话挂了,杨震霆前所未有的暴怒:“秦尧你个小王八蛋,你开着手机呢!”

    没错儿!刚才秦尧就偷偷将手机卡重新安上了——现在还有什么必要保持行踪秘密?都他娘的众目睽睽了。所以秦尧不但安上了手机卡,而且拨通了宇文述学的电话,让宇文述学简单录音。而作为职业的遗族探员,宇文述学做这些事相当娴熟。

    秦尧笑着将手机拿在手中晃了晃:“是啊,现在猎人公司总部已经记录下咱们刚才的对话录音了。当然,现场这么多人都看着,这消息也藏不住。我倒是想要看看,回头你们圣教怎么向猎人公司解释。”

    甚至秦尧还有此前审问那个卫道者的视频录音,都可以作为完整的证据。包括杨震霆他们的身份、目的,全都一览无余。

    这下就尴尬了,估计圣教高层也会感到非常不妥吧。

    而就在这时候,秦尧的电话也响了,竟然是宇文述学打来的——

    “经过我们公司总部向圣教质问,圣教高层做出了非常不要脸的答复——他们说杨震霆可能是对你起了贪念,所以擅自行动加入了追杀你的行列。他们还说杨震霆利欲熏心、徇私枉法,完全背离了作为卫道者的基本条理,所以已经决定将杨震霆逐出圣教,并抓捕归案!”

    啥?变脸这么快?而且就这么一句“擅自行动”,就把圣教自己的责任摆脱干净了?

    这么干,似乎跟沈家宣告沈松溪被魔族夺舍异曲同工啊,都是把责任扣在了个人的头上,断臂求生。

    当然以杨震霆这样的身份地位,还谈不上“臂”,他的价值对于整个圣教而言,无非是一根吊毛,舍不足惜。

    但不管怎么说,杨震霆身份的合法性是没了,秦尧也不再是嫌疑者身份。秦尧大笑着对众人说:“大家听好了,现在猎人公司高层已经和圣教高层协商一致,证明我是合法的。而杨震霆是擅自行动利欲熏心,已经遭到了圣教的除名!现在,他才是人人得而诛之的被通缉者!”

    现场所有人都被这个大翻转搞得有点失神。

    紧接着杨震霆也接到了圣教高层的消息,而且换了个人打电话。内容很简单,严厉斥责他擅自行动,并要求他束手就擒,赶紧回到圣教接受审判。

    当然这些言辞都是给外人看的,也是圣教给自己的一个下台阶。

    至于说杨震霆会不会一怒造反?不会的。圣教是何等的势力?而且牢牢掌控每个重要成员的家属,一家老小都在圣教掌握之中,你敢造反?

    而杨震霆要是老老实实回去,说不定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最后来一个暗中处理,这些都有可能。

    所以说杨震霆现在最合理、最理智的做法,就是二话不说扭头就跑。也不要跟秦尧争执,赶紧回去接受处理。

    但是他不甘心啊!

    自己辛辛苦苦奋斗了多少年,从觉醒的下等血裔到现在的中等真裔,从小小的教习到现在高高在上的总教谕级卫道者……这一路走下来何等不易?

    就因为这一个疏漏,几十年心血荡然无存。不,不仅仅是心血没了,自己还必须背黑锅,成了一个在逃犯!

    冲动是魔鬼,诱惑着他现场发飙了:“秦尧,老子跟你不共戴天!好,我现在不是卫道者了是吧?那么大家伙儿听好了,现在这里没有了什么圣教卫道者,咱们都是江湖人!眼前秦尧就是个活着的宝藏,谁有本事谁就杀他,见者有份、手快有手慢无啊!”

    我勒个去,这特妈是真的彻底不要脸了啊!

    而且被他这一嗓子蛊惑之后,大家彻底沸腾了。现在没有圣教掣肘了,大家都是江湖人!在这个大森林里,可以上演一幕赤`裸`裸、血淋淋的丛林法则——秦尧是一个移动的宝库,谁抓到就算谁的!

    刷刷刷!一个个高手抽出了各自的武器。

    大胡子更是率先忍耐不住,嗷嗷叫唤着,拉着自己的同伴率先冲杀了过来。

    姐妹花摩拳擦掌,杨震霆虎视眈眈,而愤怒之主则在黑斗篷里试图做最后的渔翁……各怀鬼胎。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