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真龙
真龙 青狐妖
本章:5723字

第148章 胸怀正义的采花贼

    原来当初沈盈被囚禁后不小心说出了天魔殿的事情,沈家顿时欣喜若狂。至于沈盈知道这个,是因为和暴食之主同体共生,于是共享了暴食之主的不少记忆。

    沈家于是想要继续拷问沈盈,因为他们还不知道开启天魔殿的方法呢。哪知道就在那个时候,暴食之主忽然占据了宿体,将沈盈的魔魂压制在里面死死不得出来。

    “为什么?牠不想泄露天魔殿的秘密?”

    “不是。”沈盈冷笑,“因为开启天魔殿的钥匙,恰恰就是七大魔主的魔核!将魔主魔核的能量传输进去,就能开启天魔殿的一扇大门。”

    也就是说,杀了七大魔主之后,才能打开天魔殿。这种消息,暴食之主当然不肯告诉沈家了,不然等于自寻死路不是?

    用自己的命当钥匙,暴食之主肯定是打死都不会说的。不但自己不说,还得确保媚魔不会说出去,所以必须将媚魔的魔魂死死压制在身体深处,决不允许她再度出来。

    但沈家发现暴食之主又臭又硬之后,只能试图让媚魔再度出现,因为媚魔似乎愿意配合交代那些秘密。

    所以宿体肉身就承受了百般殴打折磨,而且还有一些专门针对魂灵的特殊手段,令暴食之主和媚魔都不得安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要说暴食之主死活不招供是为了自保,那么受点罪也值得,可媚魔受罪却是毫无价值。她才懒得替暴食之主保密,但问题是自己无法掌握主导宿体的机会,难怪她更觉得委屈。

    甚至心术不正的沈益还曾建议,找一些壮汉对暴食之主进行那种恶心的轮番操作。身为一个男魔头,却拥有一个女人的身体,不知道被人轮番蹂`躏之后会不会崩溃呢?

    不得不说这个办法虽然腌臜恶心,但真的非常可怕,连暴食之主自己都几乎吓了一跳。

    只不过沈益的主意却被沈鹤鸣怒斥,甚至一巴掌将沈益拍出了一嘴的血。

    原因很简单——虽然女儿的灵魂死了,但这具身体依旧是沈鹤鸣亲生女儿的!要是按沈益那种腌臜办法去做,岂不是让一群肮脏男人去糟蹋自己女儿的尸体?反正沈鹤鸣想到这里就大怒。

    由此沈鹤鸣也严令只准抽打,但不许用那种男女间的下流手段进行拷问逼供。大不了就晚些时候撬开暴食之主的嘴,反正沈家掌握着主动权呢——他们又想不到秦尧竟然能来这里劫牢。

    沈盈泪汪汪地叹了口气:“其实还不如按照沈益说的那么干呢,反正当时我又没意识,受辱的也是暴食之主这混蛋,也不知道暴食之主会不会崩溃呢。这倒好,挨了这么多的打,我现在一旦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这一身的痛感全都涌上来了。好疼呀,你能帮姐姐揉一揉吗小老弟。”

    呵呵,你的想法还挺别致,不愧是生活开放的媚魔。

    秦尧:“那么,天魔殿在什么地方呢?什么时间打开呢?你们这些魔族动不动就转世什么的,为啥以前就没有去开启天魔殿的?”

    秦尧的疑问很多,先捡要紧的问两句。

    哪知道这时候沈盈忽然眼睛一瞪,随即啊的一声抱住了脑袋。当她再度回过神来的时候,连眼神都变得清澈透明了。

    秦尧觉得有点不对劲。

    不,是很不对劲。

    紧接着,沈盈忽然嗲声嗲气好似幼儿园女童一样说起话来:“叔叔,我们要去哪里呀?我是谁呀,你又是谁呀……”

    叔叔?我?秦尧目瞪口呆。

    很显然,媚魔脑袋这是出问题了,精神错乱。而且大概率是间歇性精神错乱,也就是时而好、时而差的那种。

    一般人估计很难相信眼前突然发生的这一幕,但秦尧相信。因为宋慈音老师以前就说了,强行干掉暴食之主的魔魂的话,很可能给这具身体带来巨大的创伤,甚至直接死亡。

    现在看来只是出现了间歇性精神错乱的话,伤害已经算是很小的。

    “我是……你的朋友,不是你叔叔。我叫秦尧,你叫沈盈。”

    “哦,那你是我哥哥吗?”

    难道姓秦的会是姓沈的哥哥?不愧是脑袋出问题的。

    “不是……不过你喊我哥也行,随便你。算了,等回去再说。”秦尧现在有点发愁了,心道该怎么安排这破妞儿才好呢?

    带回龙城,肯定会是一个*烦,因为魔族的身份不容于圣教。甚至由于上次龙城学院里的连环凶杀案,沈盈已经成为世俗警方的通缉对象,所以她几乎在任何地方都不安全。

    而且肯定不能带着她坐火车或飞机,因为她一来没有身份证了,二来就算是有,只要一旦亮出来就会被警方锁定。

    难道说就这样暂时不走了,先呆在山林里再说?等到自己她什么时候清醒过来,把该问的话都问完了,到时候自己再跑路?

    可那样一来,似乎等于把沈盈给害死了。因为她要是再回到懵懵懂懂小女孩的状态呢?到时候在大街上乱跑,肯定会被警方抓住。

    而一旦被警方抓住,要么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沈家马上介入,要么圣教赶紧派人来接管这个魔族……反正就是没好下场。

    有点纠结额。

    但秦尧觉得自己也不是圣人,沈盈也不是良善,自己犯不着为她的结局而担忧什么吧。大家相识不久,你还曾多次要害我呢,我没直接干掉你就不错了。

    就在秦尧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旁边沈盈又萌萌哒地凑了过来,张开手向秦尧“要抱抱”!

    秦尧:“……”

    还要举高高。

    秦尧满心悲愤啊,一个滚字到了嘴边,终究没能吐出去。算了,要是正常思维的媚魔这么干,秦尧还真让她滚蛋了。但是现在看着她清澈无瑕的眼神,那个“滚”字有点不忍心说出来。

    “你已经很大了,不能要抱抱和举高高了。”秦尧看了看她的脸蛋儿和熟透了的身体,嗯,很大了,确实。

    沈盈有点沮丧地撇了撇嘴,老实巴交地跟在秦尧身后,像是个听话的幼儿园娃娃。

    所以当以这副状态回来的时候,络腮胡子也大吃一惊,心道这画面是怎么勾勒的,有点辣眼睛啊。

    “你就别管她了,说说你的事儿吧。”秦尧对络腮胡子说,“你到底叫什么,以前真的只是个采花大盗?”

    络腮胡子顿时沮丧起来,摇头叹气:“老弟,这其实就是一个误会。哥哥我哪里是采花,其实是全国各地送温暖下乡啊!”

    雾草,什么情况。

    络腮胡子表示,他修炼的功法就是需要不停地双修、双修、再双修。血裔境界每跟女人双修一次,或多或少都能让血脉浓度提高十几个点,甚至几十个点。

    而到了嫡裔境界之后进度虽然变慢了,但每次双修也能提高几个点。

    不需要找遗族,只要普通女人就行;也不需要什么质量,是个下面没把儿的就能顶用。

    要求不高啊大兄弟,完全不忌口,胃口真好。

    秦尧禁不住啧啧赞叹:“生命不息、打`炮不止,老兄,你这是炮火连天一路打到真裔的节奏啊,真猛!”

    仅凭打炮就能打出个真裔来,这是什么造化?秦尧第一次怀疑自己的主角光环究竟还在不在,难道这个络腮胡子才是这个世界的位面之子吗,怎么会拥有这么爽到爆的修炼功法。

    络腮胡子随后一句话,让秦尧进一步相信这家伙是真正的主角光环加身。只听络腮胡子一脸无奈地叹息:“但最大的问题是,每个女人只能‘使用’一次啊!双修一次之后,其元阴基本上盗采完毕,后面再双修也没什么效果了,所以必须一次次更换新的。”

    秦尧目瞪口呆!

    尼玛……别的不说,从血裔到嫡裔至少提升几万点血脉浓度,而当时你每次双修只能提升十几、顶多几十点。也就是说单是在血裔阶段,你丫的就已经完成了恐怖的“千人斩”大业?!

    “咳咳……千人肯定是有的,但不会到两千……”络腮胡子竟然还忒么知道脸红!“但要是加上嫡裔阶段双修的这些,那就差不多两千了吧。”

    神人啊!

    秦尧揉了揉脑门儿:“就算打一枪换一个枪套,你也没必要去采花啊。现在社会风气那么开放,好多地方的夜场里多的是女人。花钱就能解决的事情却非要去犯罪,你是不是傻?”

    “我不忍心啊!”络腮胡子义正词严的态度让秦尧为之震惊。

    “你还不忍心?不忍心去嫖,却特娘的去强迫别人,这就忍心了?”

    “你不懂。”络腮胡子叹道,“每次跟我双修之后的女人,体内最精华的部分就被采撷了。身体血气大亏,虽然短时间内没什么病症,但会折寿好多年的。我要是到夜场里拿千儿八百的,就盗取人家女孩子十来年的寿命,我损不损啊,对吧。”

    呀喝,还挺有节操的呢。

    络腮胡子继续说:“所以我不管到哪个城市就到处打听,打听那些生活堕落糜烂的女人,反正只要她自己生活不检点,那我就下手去撩。撩到之后就算采了她,也怪她自己私生活不检点对吧,我心里还没那么多的负罪感。哎,做个胸怀正义的采花贼是真的很为难。”

    秦尧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眼前这个奇葩。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