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小说无敌之大唐
无敌之大唐 星河行者
本章:3635字

第542章史上最牛的亲卫

    夕阳西下,远天如火。

    一队甲胄森森的骑士在夕阳下逼近了定鼎门,马蹄隆隆,车轮滚滚,踏起了漫天的烟尘,声势浩大,摄人心魄,将唐纵差点都给弄哭了!

    铁甲森森,长槊如林,在夕阳中绽放着寒芒,就差一声呐喊,眼看着就要重演玄武门旧事。

    唐纵强自镇定,嘶吼着要武侯们驱散拥挤的人群,并要负责守卫定鼎门的那位禁军校尉立即关闭城门。

    可那位校尉正在夕阳下半眯着眼睛,遥望着那队骑兵,对唐纵的嘶吼和哀求置之不理。

    过了好一阵子,眼看着那队骑兵离城门只有一箭之地的距离,那位校尉回头轻蔑地瞅了唐纵一眼,然后一脸肃穆地冲手下吼道:“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列队,迎接秦大将军!”

    啥?秦大将军?

    唐纵懵了,心中不忿,暗道朝廷真是瞎了眼,怎么能派这么一个缺心眼不靠谱的校尉看守定鼎门?

    这特么的和秦大将军有一文钱的关系?这就是叛军,是来攻打皇城的,可不是你们家的亲戚。

    你丫看清楚,这里可是定鼎门,顺着定鼎大街一路到头可就是皇城,这要是让骑兵给冲进来,猝不及防之下,天知道会产生什么大事?

    随着校尉一声令下,那一团禁军将士立马动了,挥动长槊将在城门前拥挤不堪的来往人等给驱散了,一个个按照吩咐都靠路两边站着,不过,虽被驱离,一时难以入城,可兴致却颇高,没有垂头丧气,俱都踮起脚尖伸长脖子看着渐渐临近的骑兵。

    就连那些武侯也不例外,同样被驱离,且在混乱中没少挨揍,一个个瘸着腿一扭一扭地被赶到路边,维持秩序。

    武侯和禁军一同看守城门,朝夕相处,日日相见,可禁军却丝毫不念香火情分。他们是大唐禁军,在血与火中征战,踏着白骨前进,打心眼里就瞧不起这些武侯,一个个都是中看不中用的银样镴枪头,也就是欺负一下坊间的花胳膊、浪荡子,别说遇到敌军,就是遇上市井豪侠也没戏,真特么给男人丢脸了!

    一团禁军,足有二百号人,平日里分成两班轮值,每五日一换。也就是说今日定鼎门前有一百禁军列队,每十人为一排,在夕阳下摆出一个整齐的队列。

    他们将长槊指向苍穹,尖端的锋锐折射出点点光芒,绚烂一片。

    他们虽高举武器,但却不是迎敌的架势。因为他们手中长槊的锋芒并非是斜指前方,而是直指苍穹,另一只手抚胸,齐声大吼:“秦大将军万胜!大唐万胜!”

    他们并非迎敌,而是以武人的最高礼仪向凯旋的将士致以最高的敬意!

    对面的是他们的同袍,数月前在冰天雪地的朔方,独守孤城,浴血奋战,最终击败了十多倍的敌人,守住了大唐的国门,也守住了大唐将士的荣耀。

    那是一场无比惨烈的大战,铁骑冲城,马踏雪地,多少将士流干了热水,倒卧在冰冷的雪地里,化为英灵守护着国土。

    因为他们不屈,死不休战,城墙破了,就用血肉和白骨铸就新的城,终于守住了国土,击破了敌军,化解了举世攻唐的危局,立下了不朽的奇功。

    如此英雄,而今归来,无论是活着的勇士,还是逝去的英灵,都足以承受大唐将士们的一拜和天下万民的敬仰!

    “唏律律……”

    随着战马的嘶鸣,整个骑兵队列齐刷刷停住了,就连那辆被簇拥在中间的轻车也不再移动,接着骑兵们控制战马朝两边分开,让出一条通道。

    一骑乌黑战马从中出现,越过众人,来到城门前,最显眼的就是马上骑士手中高举的一杆战旗。

    黑色大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上书“左卫大将军秦”,一个个大字铁画银钩,苍劲有力,其色赤红如血,在夕阳下、比那晚天的云霞还有耀眼,散发着肃穆和庄严的气势。

    那禁军校尉上前,致以军礼,朗声问道:“不知……将军如何称呼?”

    他观马上骑士相貌堂堂,体态矫健,浑身散发着英武之气,一看就是个久经沙场的军中好汉子,可他的着装……却又不似一个将校,让他不免怀疑,于是顾不得失礼而开口询问。

    “呵呵,校尉客气了,某家可并非什么将军,只不过是为秦大将军牵马坠蹬的一名亲卫而已。”秦刚一手擎着大旗,端坐马背上,脊梁挺直,只微微颔首,并不曾还以军礼。

    他秦刚虽然只是一名亲卫,在大唐禁军序列中的职衔比校尉低了好多级,可那又如何?

    他可是秦大将军的亲卫,还是老秦家的家臣,此刻手中举着秦大将军的将旗,将旗在,就如同秦大将军亲至,岂可向一小小校尉相提并论?

    一名亲卫?

    校尉更加疑惑不解,要说眼前的骑士只是一名亲卫,可看这队骑士甲胄森森,队形整齐,一个个俱都杀气浓郁,分明是一队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精锐之师,沐浴过无数敌血,但此刻却都以此人马首是瞻,试问谁家亲卫有这么牛气哄哄?

    可人家既然自称是亲卫,校尉也不好较真,毕竟有秦大将军的将旗在,就是他们禁军将军再次也不敢造次。

    不过,既然是亲卫为首,那么校尉本着职守询问一些细节,还是不算过份的。

    校尉开口问道:“不知……这位老哥急匆匆回京,可是负有啥紧急公干?”

    他刚开口,可却迟疑了,不知该如何称呼秦刚。因为秦刚并不曾自报名姓,又直言只是一个亲卫,校尉只好含糊其辞以“老哥”称之,以示对百战勇士的尊敬。

    秦刚眯着眼睛,看远天的红日已没入群山之后,只余些许晚霞在山巅留恋不舍。他久居神都,自然对宵禁之法并不陌生,知道马上要关城门了,不免有些不耐。

    他回首看了一眼孙老神仙的马车,正待作答,却见车帘一挑,小童清风钻了出来,晚来风急,寒意袭人,让清风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她裹紧衣袍,小脸上写满不高兴的神情,冲秦刚和那校尉扬声道:“我说大个子,都老半天了,怎么还在城门前晃悠,算是个什么事?”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