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九星毒奶
本章:7407字

416 走好

    ()    盟主加更10/10

    ...

    2016年9月26日,星期一,小雨。

    距离923炎判所事件过去已经整整三天了。

    三天内,这条消息在国范围内掀起了轩然大波。

    在过去的三年中,帝都星武经历了大大小小17次异次元空间的开启。

    由于大都是黑岩山、火源山脉之流,高等级别生物不过黄金段位,再加上帝都星武的教师与学生能人辈出。而后凯旋军、开荒军赶来及时,所以历年历次的伤亡人数极少。

    另有官方和学校封锁消息及时,所以并未引起太大的社会震动。

    为什么之前能够封锁消息及时?关键在于第一阶段。

    因为帝都星武的师生实力过硬,能够第一时间将空间大门守住,将异次元星兽们堵回异次元的大门之中。

    但是这一次,人们的目光聚焦于此。

    铂金神兽横行肆虐的炎判所,与其他异次元空间里的那些小打小闹不同。

    它的名字叫炎判所,这里的星兽,铂金段位起步!星兽的第四阶段叫铂金段位,而人类的第四阶段叫星海期......

    它们让帝都星武的师生们无比狼狈,同时,也带走了11名开荒军人、18名凯旋军人。

    巨魔炎师在校南门小路上出现,开出了道道地缝、拱起了座座火山。巨魔情侣手握巨大炎火鞭,在这里横扫一切、火龙漫天飞舞。

    这一切的一切,引起了太多太多人的关注,周围建筑中,周边有太多平民看到这异象了。

    这一次,官方也并未封锁消息,谁都清楚,封是封不住的。

    官方顺势而为,面报道了这一消息,也正确的引导了舆论导向和报道方向,引来了国人民的悲叹之声。

    炎判所这个异次元空间,再次闯入了人们的视野,被人们所熟知。当人们清楚里面有怎样的生物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想着那些保家卫国的士兵们惨死他乡,人们只能无奈哀叹。

    事实上,这样的伤亡事件,在华夏大地时刻都在发生,只不过像这般伤亡惨重、同时引起广泛关注的,并不多见。

    国家通过正面报道,引领着人们正确的思维走向,三天之后,在9月26日,一场告别仪式就此展开。

    不仅仅是在帝都,在国范围内,很多城市也发起了一分钟的默哀仪式。

    不仅仅是为这死去的29名优秀将士,更为了缅怀华夏大地上所有壮烈牺牲的将士们,也是为了感激那些正在默默付出、默默奉献的在岗将士们。

    而凯旋军、开荒军的内部,却是清楚的知晓为什么这次救援损失惨重。

    不仅仅是因为炎判所的危险程度过高,更因为那空间大门,就开在了炎判所圣墟的8公里之外。

    这场声势浩大的战争能够打起来,不仅仅是因为里面的生物速度快、嗅觉灵敏、狩猎轮回不止,更因为那里的怪物密度本就很高。

    圣墟的周边,怪物密度怎么可能不高?

    无奈,优秀的将士们只能为这场天灾而买单。

    当然,也正是因为如此,将士们迅速找到了圣墟并摧毁,有部分士兵身而退,返回了地球。

    与此同时,16届学员韩江雪、江小皮的失踪,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事实上,由于星武者的特殊性,要进入异次元空间历练,所以在上学期间死伤的学生并不少见,但是这俩学生夹在29名烈士中间,想不被注意都难。

    更何况,这姐弟俩是16届的冠军。

    此时江晓的微博已经彻底爆炸了,最后一个微博,还是他和武耀在演武场相遇的照片微博,而下方,都是一片不信的声音。

    蜡烛图标。

    祈祷手势。

    “真的假的?不会吧?”

    “小毒奶,不要开玩笑啦......”

    “你今年才17岁啊。”

    “英雄,走好。”

    “英雄,走好。”

    官方如实报道了两位国冠军学员的消息,事发之时,两人以及一支准备征战世界杯的团队,刚好走在校南门的小路上。

    当异次元空间开启之时,包括姐弟俩在内的所有帝都星武学生第一时间应战,守护异次元空间大门。

    后因江晓沉默之声与韩江雪输出强大的缘故,两人与三名待征战世界杯的大四学员共同进入炎判所内部,守护空间大门,进一步减少炎判所对地球和学校产生的危害,等待救援人到来。

    而后,救援人来了。

    三名大四学员逃出来了,甚至那弟弟也逃出来了,但是韩江雪却没能成功逃离,所以弟弟反身再次冲入了炎判所,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姐弟俩的消息。

    当人们了解了具体情况之后,对江晓的评价尽是赞叹和可惜。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对待死去的人,人们总是给予更多的宽容。

    但哪怕如此,也有极少部分人喷江晓不自量力,急着去送死,降智,脑残,不会权衡利弊、不会用大脑思考。

    但是这些评论到底还是少一些,被淹没在了人们悲叹与哀悼的声音之中。

    江晓和韩江雪的所作所为,让两人成为了英雄。

    他们第一时间守住大门,并没有退缩和逃亡,这是事实,是任何黑子和喷子无法改变的事实。

    所以才有了江晓微博留言下方,那一片片“英雄,走好”的留言。

    此时,在帝都某烈士陵园中,帝都星武的大学生,排着队伍,举着雨伞,依次在纪念碑前为曾牺牲的烈士们送上花朵。

    学校专门组织了这次活动,为了纪念那些守护他们的将士们,同样,也为了悼念那两个为了守护他们而死去的同学。

    但他们参加的并非是那29名将士的葬礼,这里也并非是29名将士的墓地,无论是开荒军还是凯旋军,都有自己的内部送别仪式。

    这里,是一个大型烈士纪念陵园,这座高高伫立的烈士纪念碑,代表了每一位壮烈牺牲的士兵。

    天空阴霾,飘洒的小雨越下越大,祭奠的活动结束了,但有人并没有走。

    宋春熙。

    这个亲手“抓”住了韩江雪,却又没有将她带回来的宋春熙,正站在纪念碑前悄声哭泣着。

    她没有打伞,分不清她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但是那通红的眼眶和颤抖的肩膀,已经表明的足够多了。

    在她的右前方,是默默蹲在地上,盯着纪念碑座发呆的何旭,宋春熙抓住了韩江雪,而何旭呢?他何尝不是抓住了江晓?

    乌云密布的灰暗天空下,雨越下越大,蓦的,一把漆黑的伞撑在了宋春熙的头顶。

    武耀举着伞,张了张嘴,话却卡在嗓子眼里,发不出半点声音。

    有些人在纪念碑前哭泣,也有人默默的哀痛欲绝。

    在帝都星武校南门外的小路上,这里被撕裂的大地早已被星武者用特殊的星技填平,焕然一新,仿佛一切都未发生过一样。

    有一个孤独的身影,坐在路边,呆呆的望着那道路中央早已经消失的空间大门方向,祈祷着能有奇迹降临,祈祷着他们突然出现,告诉她这一切都是个玩笑。

    夏妍蜷缩着身子,双臂抱着膝盖坐在路旁,大雨淋湿了她栗色的短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那涣散的眼眸渐渐低垂。

    她的额头缓缓抵在膝盖上,声音很轻,轻的让人心疼:“我已经是星河期了,我有资格在你们身边了,我可以保护你们了,回来吧,求你们了......”

    而被太多太多的人惦记着的姐弟俩,此时,却在一片由陨石堆填满的祸影之墟中。

    “这个可以用。”江晓手里拿着一个碎成两半的不锈钢盆,努力围出了碗的形状,转头看向了韩江雪。

    早在三天前,江晓误入这里,星力回满了之后,就开启了属于自己的祸影之墟,将韩江雪唤了出来。

    刚开始的时候,韩江雪看到江晓没事,她心中无比欣喜,但随着她大大的松了口气之后,却发现自己依旧处于一片祸影之墟中。

    虽然...这个祸影之墟比刚才的更乱,到处都是陨石,但依稀能看得出来,这里依旧是祸影之墟,起码天空中那暗淡的群星画面是一模一样的。

    有了江晓的解释和推测之后,韩江雪也知道,两人这是误入其他星武者的祸影之墟了。

    由于江晓初入这里的时候,刚好回头看到了这个祸影之墟的空间门关闭,所以这三日的时光,两人并未离开这里半步,只等那位星武者开门,两人就可以重获光明。

    但没想到的是,整整三天了,这祸影之墟的大门再未开启过。

    有了江晓的祝福,两人不必担心食物和水的问题,他们的状态可以一直饱满下去,只是要忍受饥饿与渴的感觉罢了。

    当然,渴倒也不至于,毕竟韩江雪有“碎碎冰”。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发现了这座祸影之墟的不同处。

    通过推测,这座祸影之墟的拥有者应该是一名女性。

    为什么?

    因为...两人在这陨石堆下方,翻到了很多衣服和鞋子。

    不难看出,这些衣服和鞋子都被整整齐齐的收入衣柜和鞋柜之中,但柜子通通都被陨石摧毁了。

    简直就像是淘宝一样,江晓在陨石堆下方发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比如说他手里这个已经变了形,并且碎成两半的不锈钢盆。

    韩江雪踩着高低不平的陨石走了过来,伸手接过了被江晓捏成大碗的不锈钢盆。

    只见她手中碎冰旋转,噼里啪啦的细碎冰块浮现,落入了钢盆之中。随即,她转头看向了一群蹦蹦跳跳、充当照明工具的小火人。

    随即,数个焰小傀用石头围成了一个圆圈,然后爬了进去,坐在了石头圈里。

    韩江雪将“大碗”放在了石头圈上,压在了焰小傀的头顶,道:“省着你拿我的手当碗捧着喝了。”

    江晓一边继续翻着,一边道:“你想想你有没有什么解饿的星技啊?我的诱饵倒是血肉之身,能割肉,但是一旦割下来,应该就会变成星力散去。”

    韩江雪瞪了江晓一眼,道:“饿着。”

    江晓一脚踹开了一颗大石头,看到了那被砸的四分五裂的衣柜,江晓从中翻了翻,从最底下凑了一套相对完好的风衣和牛仔裤,扔给了韩江雪。

    韩江雪:“呃......”

    她还没等说话,就看到江晓又从石头堆里拽出来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其中一个的高跟已经被砸掉了,江晓索性把另外一只鞋的鞋跟也掰掉,扔给了韩江雪:“你去那边洗洗吧,换身衣服,既然有条件,就别穿脏兮兮的衣服了。”

    江晓又拽出了一件酒红色晚礼裙:“我再找找有没有我能穿的,这家伙应该是个单身,怎么一件男装都没有?这是逼着我穿女......” 富品中文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