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九星毒奶
本章:6617字

090 熔岩女神像

    短短的几秒钟之内,江晓的眼前飞快的垒砌了一个泥土堆。

    那流动的泥土在江晓的眼中看来是如此的神奇,像一坨巨大的便便,将两人笼罩其中。

    而后,那流动的一大坨瞬间停止的涌动,再次恢复了冻土的模样,厚实而又坚硬。

    江晓只看到一直长长的手臂从泥土堆的斜上方伸了出来,那只手不断的摇摆着,而且并非是有目的动作,更像是溺水的人在胡乱拍打。

    江晓没有切身体会泥土堆里面的情况,无法知晓里面发生了什么。

    但光是想一想,就觉得恐怖。

    二尾被禁锢其中,是不是浑身上下爬满了泥土?

    是不是鼻子、嘴巴、甚至是身体内都被泥土灌满了?

    她该怎么呼吸?

    她......

    下一刻,江晓看到那伸出土堆的长长手臂逐渐变色,那漆黑的军服彻底被烧毁,露出了赤红色的手臂。

    赤红色?

    燃烧的手臂上,火焰悄然泯灭,但是她那白嫩的手臂却变成了一片漆黑,一块块龟裂的皮肤很像是干涸的大地,在那龟裂手臂的缝隙之中,流淌着滚烫的岩浆。

    如此的耀眼,璀璨。

    紧接着,那手臂轰然爆炸,从那厚重的冻土堆里,也传来了接连不断的闷响声。

    凝固的冻土堆上逐渐露出了裂纹,呯!

    几声爆炸之后,冻土堆终于被炸碎裂,江晓只看到一个浑身包裹着泥土的人,闲庭信步的向后退去。

    而驻留在原地的,却是一个浑身漆黑如焦炭般的女子,她一身的衣物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炭黑般的身体和龟裂的皮肤。

    那巨大的身体上还流淌着滚烫的岩浆,顺着她龟裂的皮肤缝隙不断的流淌着,女人那一双丹凤眼也变得赤红。

    一双肉眼仿佛变成了熔岩,两道猩红的目光灼灼的望向对面的敌人,焦黑如炭的身体上,浮现着野兽星图中,第13颗星槽爆发着金色的光芒。

    耀眼,璀璨!

    金品星技!?

    此时的二尾仿佛化作了熔岩之躯,岩浆一般滚烫的双眸再也看不到任何焦距,只能通过她脑袋的方向去判断她在“看”哪里。

    噗通一声。

    那尊流淌着岩浆的女神像跪倒在地,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创伤,身子再也硬撑不下去,低垂着头颅。

    任由那滴滴岩浆划过脸颊,流淌在地,发出了“滋滋”的声响。

    佣兵一声冷笑,身上的泥土慢慢的散落着,他抬起左手,熔岩女神像的脚下,迅速蠕动起来层层冻土,像是两只泥手一般,缠绕上了她的两只脚踝。

    跪倒在地的二尾企图爬起身子,但是这样的动作也不被允许,那两只按在地上的熔岩之手,也被两只泥手牢牢的缠绕住了。

    江晓的视线中,二尾努力的挣扎了一番,却无济于事,只能发出了一声怒吼,抬起头颅,滚烫的双眼对准了前方不断接近的佣兵。

    “*&a;a;%¥#......”佣兵说出了一句俄语,似乎是在嘲讽二尾,地上再次窜出了一条泥手,飞快的缠上了二尾的脖颈,勒住二尾不断的向上提去。

    那一只泥手并不只是简单的缠绕二尾的脖子,那流淌着的泥土更是裹住了二尾的头颅,流淌进了二尾的口鼻,让她再无呼吸的机会。

    与此同时,佣兵已经来到了二尾的面前,双眼中尽是讥讽,活动了一下右手,看着眼前这尊跪趴在自己脚下疯狂挣扎、却无济于事的女神像。

    佣兵对准了她的脑袋,拳头上散发着漆黑的能量,星图之中,第9颗星槽骤然亮起。

    金色的!

    同样是金品星技!

    这可如何是好?

    如果二尾死了,毫无疑问,下一个就是江晓!

    可是江晓这一身星技,这可怜的星尘期级别的星力,该如何撼动这样一个庞然大物?

    江晓面色剧变,急忙一挥手,一道祝福的光芒再次降落在了佣兵的身上。

    佣兵面色一僵,身子微微一滞。

    同一时间,沉重的脚步声飞快接近。

    迷茫中的佣兵迅速回过神来,转过头,却看到江晓那奋勇拼杀的模样,似乎拿出了同归于尽的气势!

    “呵呵。”佣兵那散发着浓郁黑色光芒的拳头,直接轰在了江晓的脑袋上。

    呯!

    江晓的身体......碎了。

    “嗯?”佣兵微微一愣,他的拳头的确是打到了实体,有触感,但是和人类的触感并不相同,更像是打在了一个泡沫之上,一触即碎。

    银品星技*诱饵。

    这是江晓不敢运用的星技,这也是江晓竭尽力隐藏的星技,但是在生死攸关之时,他无法再隐藏了。

    能拖一秒是一秒。

    毫不夸张的说,二尾就是他的部希望。

    一旦二尾死亡,江晓这种星尘期的弱鸡,在星河期的佣兵面前,毫无招架之力,甚至连跑都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佣兵一声冷哼,目光放远,却看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江晓飞快的冲了出来。

    “北江,诱饵?”佣兵突然开口说话了,带着浓重的俄式强调,说出了一句中文,“2个,总有一个是真的。”

    佣兵轻轻的一抬手,背后那勒着二尾脖子的泥手再次上扬,二尾那一身熔岩之躯若隐若现,似乎有恢复肉身的趋势。

    “你确定把你的真身也放出来?”佣兵的双眼中尽是嘲讽之色,看着不断接近的两个江晓,他再次一抬手。

    越接近,越危险。

    江晓敏锐的观察到,对方的泥手似乎是有施展的范围,但是,江晓不得不冲向佣兵。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两个江晓几乎在同一时间右手伸出,一道光柱再次笼罩在了佣兵的身上,为自己争取这最后的机会。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时间拖得越久,江晓的死亡几率越大。

    当佣兵的双目清明,迅速回过神来的时候,只看到眼前江晓那散发着浓重青芒的拳头,以及......

    佣兵猛地转过身,根本没理会面前的江晓,而是一脚踹向了身后。

    在那里,正有一个江晓抬起拳头,企图砸在二尾脖颈处的泥手上。

    呯!

    一触即碎!

    梦幻般的泡影再次被一拳敲碎。

    佣兵的面色一僵,被耍了!?

    佣兵急忙一跺脚,周围的土地再次沸腾起来,无数条泥蛇窜了出来,与此同时,一道光芒从天而降,再次落在了佣兵的身上。

    我就是要奶出一片天!

    原来,刚刚正面袭向佣兵的就是江晓本人,面对着背对着自己、破绽大露的佣兵,江晓反而没有攻击,因为他知道,自己这点小力道根本无法撼动这头棕熊。

    趁着佣兵错愕的一瞬间,江晓直接从佣兵的身侧窜了过去,一脚踏在同样凝固在半空中的泥蛇,江晓的身子化作一支利箭,几乎是横着向斜下方窜了过去。

    目标,并非二尾那被泥流包裹的头颅,而是她的惯用手。

    呯!

    江晓那散发着浓郁青芒的拳头狠狠砸在二尾的右手臂上,虽然江晓的人是斜下冲去的,但是他的拳头却是向上勾起的。

    银品星技*青芒。

    连二尾的力量都无法撼动这泥手,江晓更不可能与之较量。

    但是,青芒伴随着一代又一代北江人成长,被称之为初期神技是有其原因的。

    因为“青芒”附加的特殊属性:震退!

    只见二尾那被牢牢禁锢着的右手突然被这一记勾拳砸飞,手腕上依旧缠绕着冻土,但那冻土却失去了“根”,不再连接着地底。

    下一刻,二尾的那只右手一拳砸向她自己的头颅,直接敲碎了脸上包裹着的冻土,随着面部的冻土破碎,她那时隐时现的熔岩之躯再次回来了。

    随着星图中第14枚金色星槽亮起,她嘴里吐出了一大口岩浆。

    呃...那岩浆之中,似乎还包裹着尚未融化的泥土。

    好污......

    佣兵极力闪躲,但那道岩浆柱依旧吐在了佣兵的腿上。

    佣兵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夜空,失去了佣兵的控制,那束缚着二尾四肢的泥土也失去了生命力,不再柔韧。

    二尾直接爬了起来,熔岩四肢轻易的扯碎了缠绕的冻土,猛地向前扑去。

    “告诉他们,我是死在战场上的。”

    二尾那沙哑的嗓音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身子从江晓的头顶窜了出去,如饿虎扑食,直接将佣兵扑倒在地。

    下一刻,二尾紧紧抱住了佣兵的身体,她那龟裂的皮肤上,缝隙中流淌着的岩浆,突然变得无比耀眼!

    星图中,那第16颗金色星槽再次亮起。

    轰隆隆......

    磅礴的星力、巨大的气浪、狂猛的爆炸火光。

    彻底点亮了这幽暗的雪夜。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