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脂砚:弃王妃三嫁
本章:2316字

打架难免受伤

    “小心。”

    “小心。”

    “小心。”

    素徽,素红,素君三人同时喊道。可惜三人距离素馨和谢云浓的距离都有些远,根本来不及赶到她们身边。

    素馨不过是第二次进着山,根本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比较学艺不精,到了关键时刻使不上劲。而一直处在被照顾位置的谢云浓为了保命一直用万分的心观察着四周,在黑蛇尾甩下来的前一秒拼进身力气把素馨推出了蛇尾的攻击范围,不过速度还是慢了一秒,粗大的蛇尾从谢云浓的左肩膀划了下去,坚硬的蛇鳞划破谢云浓的皮肤,红色的鲜血留了下来。

    “小师妹。”

    “小师妹,你没事吧。”

    这时素君赶到谢云浓身边,一把拽起摔在地上的谢云浓,一个箭步带着她往山坡上跑了十几米远。那头素岩见黑蛇如此难缠,一边应付着自己一边还能去攻击其他人,素岩恼意上心。这也太不把他看在眼里,那就好好尝尝他的玉冰决吧。素岩身上的冷意又冷了几分,连距离战争圈最远的素徽素丽也感觉炎热的空气中多了几分凉意。

    “小丽,快。”素君带着谢云浓逃离了黑蛇的攻击范围,几个箭步落在素徽和素丽的面前。人未到声先到,看到谢云浓受伤的第一时间素丽已经从百宝箱里拿出解毒的药粉,和消毒的酒,还有绷带。谢云浓的胳膊虽然只是被蛇尾划了一下,可左胳膊这层皮没了,肉也掉了不少,手肘的地方甚至连骨头都能看到。

    “小师妹,忍着,这药上去会有点疼。”第一次见素丽如此认真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平时的孩子气。

    谢云浓点点头,受伤来的太快,她自己本来就是对一切事物感觉都反应有些迟钝的人,现在疼痛感还没有传递到她的身上。

    素丽动作轻柔又快速的把谢云浓左边胳膊都衣袖部撤了下来,用棉花吸走还在流着的鲜血,用浓度高的白酒撒在伤口上,谢云浓在酒精的刺激下才感觉到疼痛。这时素馨也赶到了谢云浓的身边,看到小师妹为了救自己受了如此重的伤,素馨的眼泪控制不住的不停的流。双手紧紧的握着谢云浓的右手。

    在酒精的刺激下,伤口的疼痛翻倍,不过一分钟的事情,谢云浓的额头上就布满了冷汗,她的右手使劲的拽着素馨的双手不让自己喊出声来,素丽深深的看了一眼疼到冒出冷汗的谢云浓只能加快自己手中的动作,撒上药粉,用干净的棉布把伤口都裹上,这天气还有这环境,要是伤口染上不干净的东西那就惨了。

    “小师妹,不疼了,不疼了啊…”素馨哭着安慰着谢云浓,只听声音还真分不清该被安慰的人是谁。

    “馨儿师姐,没关系,已经不疼了。”谢云浓在素红的搀扶下站起身,他们站在高处的位置,下面素岩和黑蛇的打斗难分难解,素君看几人已经安,拿出弓箭,开始远程骚扰大黑蛇。

    素刚素红依然警惕的观察着四周,把众人围在他们能保护的范围呢。素岩和大蛇已经交手了几百回合,这条大蛇生长数百年已经有些智慧,素岩的攻击每次能从透过表皮击碎它内里的肉,大蛇就很聪明的每次在碰到躲不开的攻击时候就用自己背部去抵挡,所以即便素岩身形灵活攻击了黑蛇几百下,也对它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素丽收拾好药物观察一下眼前的情景,素丽已经跟着素岩上山五次,每次山上的环境都会不同,动植物更是多变,可根据往常的经验来看这样修为高攻击强的黑蛇至少要过了半山腰才会出现,现在出现在这里本就不合时宜,还如此的和素岩拼命更让人怀疑。大蛇的左边是一片三圈半,大蛇就是从那里出现的,右边却是一大片说不出名字的草,半人高,开着米黄色的小花,只有花没有叶,素丽用鼻子深深一嗅被没人闻到任何的味道。

    素丽想起师傅的杂记中介绍过这种花,本是无名的花草,不可食用,也无药性,不过却有一种妙用。师傅给它起名是“冷血倒。”用师傅的话就是这种花冷血动物碰不得,对人倒没事。因为动物的嗅觉一般比人类的嗅觉高达十几倍,在人类看来是无色无味的花草,在动物的呼吸中是有味道的。这个味道动物闻久了就会昏死过去。想到这里,素丽对着素岩大喊。

    “师兄,右边是冷血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