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脂砚:弃王妃三嫁
本章:2861字

破庙遇小鬼

    谢云浓沿着老婆婆说的路走了10分钟就看到了那个破庙,这确实是个破庙,四面墙倒了两面半,屋顶只有几片瓦,佛像斑驳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头也没有了,只剩下露在外面的泥土。不过单单这一面墙还有头顶的几片瓦相对外面连个草窝都找不到的住宿环境,这里还有个避风的地方很不错了。谢云浓高兴的把布袋仍在地上做枕头,躺在地上翘着二郎腿,抬头就能看到外面漫天星辰。

    想想自己已经好几天没有吃有正常的饭食了,不知道会不会影响这具瘦弱身体的发育,虽然玄清功已经入门,现在自保能力有了一些,不过想要变强变大还是要好好吃饭有足够的营养才行,谢云浓考虑着白天去把布包里的头冠给卖了,上面的珠子看着挺亮的,应该能卖一些钱。就在谢云浓正想着入神的时候,突然佛像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谁在那里,快点出来,否则我就客气了啊。”谢云浓一声大喊,一个鲤鱼打滚从地上跳起来,原本放在旁边的木棍瞬间也拿在手上了,警惕的看着佛像。

    “哈哈哈…哈哈哈…”一阵怪笑从佛像后面传来,听得谢云浓一身鸡皮疙瘩,恐怖无比。

    “别装神弄鬼的,快点出来,否则老娘我不客气了。”谢云浓暴呵一声,自己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还怕这些小伎俩。

    听到谢云浓的暴呵古怪的笑声停止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又传来,谢云浓提着棍子刚准备上前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作怪还没走到佛像前面就看到三个人影从佛像后面跳了出来。谢云浓定睛一看原来是三个小屁孩啊,领头的是一个个头比自己高一点的小孩,剩下的两个个头都比自己矮,三个人像是看怪物一样死死盯着谢云浓。

    “原来是三个小毛孩啊,年龄不大心思不小,竟然躲起来吓唬人,幸亏我没有心脏病,不然吓出个好歹你们可赔不起。”谢云浓不屑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往自己原本躺的位置走去。看样子他们应该是三个小乞丐,都是是无家可归的人,谢云浓也懒得和他们计较。

    “站住,这是我们的地盘,想睡觉到外面去。”站在左边第一个小乞丐开口说道。

    谢云浓这才知道,原来是自己抢了人家的位置,怪不得三个人如临大敌的看着自己。

    “哦,这是你们的位置,那这里可写了你们的名字。”谢云浓开口说道,她现在已经被欺负成这样了吗?从穿越过来一直被欺负到现在连小乞丐都敢对自己吆五喝六的,谢云浓觉得有必要重新让人认识一下自己,她谢云浓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混蛋,你…”左边的小乞丐咬牙切齿的说道,话还没说完被右边的小乞丐打断了。

    “那这里可曾写你的名字?”

    “确实没写我的名字,不过也没有你们的名字,那么这就是大家公用的,外面一起用就行了,别那么多事。”谢云浓连连打着哈欠说着话继续躺在原来自己的位置上,头枕在布包准备睡觉。

    右边的小乞丐刚想开口再说些什么,中间个子最高的小乞丐摇了摇头,对着两人试了试颜色,三个人都对着谢云浓的布包看了一眼,长期的生活经验让他们互相明白,这个包里应该有好东西。眼前的小乞丐虽然一身脏乱,不过看她身上衣服的材料应该是块好料子,地上的布包的料子也不错,一个用来装东西的布包都比他们身上衣服的料子好,说明里面的东西更好。三个人依次到佛像右边,靠着半截墙壁相拥入眠。

    欧阳平凡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倒霉的人,那天晚上他回去和那个人说了自己一个手刀把谢云浓给杀死的事情,本想让师傅求情饶他性命的,可那人却问自己确定吗?欧阳平凡觉得自己好像确定啊,不过在师傅的呵斥下,把当天发生的事情一个动作都没有遗漏的部说了一遍,那人的长剑一挑自己腰上的袋子落地,里面装的鸡腿糕点掉了出来,那人一根银针稳稳的扎在鸡腿上瞬间变黑。欧阳平凡这才知道,那谢云浓那里是自己一个手刀给弄死的,原来是被毒死的。

    那个人下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命令欧阳平凡一点也不奇怪,他连夜赶到王府谢云浓的尸体早没了,他用尽各种手段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三天前打探到谢云浓的尸体被扔到这死人坑中,这下就可怜了欧阳平凡,三天了,三天了,整整三天了,天天与这些尸体为伍,天天下坑寻找谢云浓的尸体。这谢云浓死了都给自己找这么多事,吃这么多苦,欧阳平凡决定了等找到谢云浓的尸体一定要把她千刀万剐鞭尸解气。

    破庙中的谢云浓还不知道那个红衣男子为了自己的尸体竟然已经在死人坑中呆了三天了,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解决眼前的难题,她好像被那三个小乞丐盯上了。刚刚自己说话那么气人,三个混迹在市井之中的小乞丐竟然不生气,不来和自己打一架,竟然乖乖的跑去睡觉了,反常的很,今晚怕是他们有什么鬼主意。

    果不其然就在谢云浓故意装出的鼾声响起半个小时候,三个人开始站起来,慢慢的朝着谢云浓的方向来,呈品字形东西北三个方向把谢云浓给包围了,手上还拿着刚刚不知道藏在那里的棍棒。

    “死去。”一声暴呵响起,听音色是刚刚左边那个小乞丐的声音。

    声还没落,三根棍棒一起落在谢云浓睡觉的地方,就在棍棒快要落下的一瞬间谢云浓一个懒驴打滚从三个人的空隙中滚了到三人的身后。当然那三个小乞丐的棍棒也没空落,谢云浓的做枕头的布包没有拿出来,其中一人的棍棒狠狠落在上面,听到一声脆响,谢云浓知道是头冠被打坏了,不知道被打坏的头冠还能不能卖出去价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