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脂砚:弃王妃三嫁
本章:2623字

便宜爹和香夫人出场

    “谁同意他一个小屁孩给老侯爷看病了?”听到这个声音夕先生嘴角露出不经意的微笑,果然不出预料,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话音刚落,内屋的棉帘子掀开,一个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在一群容貌各异的女眷的簇拥下走了出来。夕先生细细的打量了眼前这个中年男子,体型魁梧,身高适中,头戴玉冠,一身黑色锦衣上面绣着低调的同色云纹,四方脸型,太阳穴凸出应该是一个内功高手,浓眉大眼,高鼻方唇,一把络腮胡,下巴的位置应该长着一颗米粒大小的黑痣,现在被胡子遮住了看不到了。他应该就是威远侯府现在的当家做主人薛见涛了。

    夕先生屈膝叩拜:“女儿薛馨宁叩见父亲。”

    薛见涛对于自己多年未见的女儿并不欢喜,见她行礼并不喊她起来。衣袖一甩坐在榻上,旁边的丫鬟端来热茶,他拿起来老神在在的喝起茶来,眼前还一直保持着行礼姿势的女儿,他仿佛没有看到一般。

    “宁儿,我的心肝儿啊,你终于回来。”一声悲伤的唱腔般的喊声从薛见涛的身边响起,一个柔弱的中年女子,用帕子擦着眼泪直奔薛馨宁而来,此人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身体瘦弱,看那空荡的衣服里只怕只剩下一把骨头了。一件茶色锦缎秀纹短袄,一件月色同款长裙,头上挽着元宝髻,只簪了一根碧色的翡翠簪子,一看翡翠的通透就知道这个簪子价值不菲。细眉,一双大眼永远含着泪,因为有些年纪的缘故,眼角有些细纹。

    女子呼喊着奔向薛馨宁一把还在行礼状态里的她拉了过来,抱进怀里悲声痛哭。听着这个人的哭声,坐在厢榻上的薛见涛无奈的吹了吹胡子,见怪不怪的拿着茶杯继续喝着茶。

    被一个不喜欢的怀抱紧紧抱着的薛馨宁只能装出一副伤心的样子,做戏嘛,谁不会一样。站在一旁的欣娘,不屑的撇了一眼,心中暗骂,这个香夫人果真和传说中的一样讨厌。确实,喜欢一个人他拉屎放屁你都觉得是可爱的,讨厌一个人,她的一切包括真情流露也是讨厌的。而这个香夫人正好在欣娘听说的讨厌榜上。

    “好了,好了,嫂子快让孩子休息一下吧。”旁边一个方脸的少妇上前规劝,薛馨宁看了来人正在脑海里判断,这个是那个姑姑来着。正在四姑姑和五姑姑中间犹豫,香夫人顺着来人递的台阶顺势松开了薛馨宁,只是还一副伤心的用帕子不停的擦拭眼睛。

    “小师妹,我到底要不要去看病啊?”欣娘在旁边不耐烦的问道,这一屋子莺莺燕燕的,是看病重要还是你们重逢拭泪重要,他们赶了大半夜的风雪可不是过来叙情的。

    “啪。”薛见涛的杯子重重的放在了桌上,冷哼一声。

    “你…”欣娘看他那态度刚想上前骂两句出气,被薛馨宁一把给拉住了。

    “爹,让我师兄去看看爷爷吧。”

    “哼,一个小屁孩儿,毛还没长岂会看病。”

    “你…”欣娘骂人的话再次到嘴边了,又被薛馨宁一把拉了回去。

    “爹,别看师兄年纪小,医术很高超的,我们冒着大雪赶回来就是想把爷爷的病治好。”薛馨宁他爹薛见涛的态度一点也没有生气,也没有感觉到委屈,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早就能预料到的,不过就算知道了结果又怎样,有些事情还是要做的。

    “老爷,宁儿辛苦的赶回来,他师兄肯定是有些本事的,让他们去看看爹吧。”香夫人在一旁劝阻道,剩下的那些女眷看到父女多年以后的相见是这样的场面,自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连刚刚上来相劝的姑姑也低头挽着自己的手绢。

    “啪。”薛见涛宽大的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把桌上的茶杯镇的嗡嗡作响。

    “我说不行就不行,老侯爷岂是一个乡村野夫说瞧就瞧的。”薛馨宁在香夫人开口相劝的时候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她总不会真的来帮忙。

    “那爹,我能进去看看爷爷吗?”

    “咣当”是茶杯落地摔碎的声音,薛见涛最讨厌这个女儿就是这种非要结果的性子,和她那死去的娘一模一样,虽然时隔6年,每次想起他都恨的牙根痒痒。

    “滚。”

    “爹,女儿去看看爷爷也不可以吗?”薛馨宁上前一步,再次逼问。

    “是啊,老爷让孩子见见老侯爷吧。”

    “滚…我说的话没有听到吗?”薛见涛双颊通红,作为一个女儿就不能守好规矩乖乖的听她老子的话吗?非要和她那死去的娘一样忤逆吗?

    “你们吵什么吵,别影响了病人休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