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脂砚:弃王妃三嫁
本章:3113字

魔头万亦弄(求收藏)

    谢云浓把袖子放下来,把脸重新整理了一下,确定没什么问题这才带着花丽人走出内室。刚打开棉帘子就看到一个6。7岁的小男孩飞奔着扑过来,力气还很大,差点把谢云浓给扑倒了。

    “姐姐,姐姐,宁儿想死你了。”薛宁宇把头埋进薛馨宁的腿中间,双臂紧紧的抱着她的双腿,就怕自己一松手这个姐姐就又要不见了。谢云浓用手摸着他梳着两个髽髻的头,眼角也含着眼泪。

    薛宁宇哭了一会,看自己的眼泪鼻涕都摸在了姐姐的裙子上,小脸一红的把最后脸上留的眼泪鼻涕都摸在衣袖上,别提多狼狈。

    “姐姐,我是宁儿,你还记得吗?”薛宁宇憋着嘴委屈的问道,听香姨说,姐姐离开的时候自己才刚刚出生半个月,那时候姐姐也是一个小孩,都说小孩子的忘性大,姐姐不知道又没有把他忘了。

    “当然记得,姐姐日日都在想着宁儿,”谢云浓把薛宁宇紧紧的抱紧怀里,耳旁响起当初馨儿师姐念叨弟弟的样子。

    “姐姐离开家第一年,姐姐想着宁儿是不是学会走路了,会不会喊姐姐了,姐姐走的第二年,想宁儿是不是走路不摔跤了,喊姐姐是不是利索了,姐姐离开的第三年,想我家的宁儿有没有乖乖的听话,吃饭是不是挑食,姐姐离开的第四年,想着我家的宁儿是不是已经开始启蒙了,三字经不知道会不会读下来…”

    “姐姐,姐姐…”薛宁宇听到姐姐每年都在思念自己,担心自己,又痛哭起来。薛馨宁只是摸着弟弟的头顶眼泪在不停的流。

    小孩子毕竟体力有限,薛宁宇最后还是哭着睡在了薛馨宁的怀里,到睡着了手里还紧紧攥着薛馨宁的衣衫。薛馨宁非了好半天的劲才把他的手松开,示意宁宇身边的嬷嬷抱着,一起去薛宁宇的院子。经过香夫人身边,看着泪眼婆娑的香夫人,薛馨宁别扭的说了句:“谢谢。”

    薛见涛进了御书房,低头行礼,等了好久皇上都没有回应,他悄悄的抬起头来撇了一眼,看皇上正死死的盯着桌上的奏折一动不动,薛见涛把头埋的更低了,伴君多年,他深深的了解皇帝的习惯,如果他突然盯着一样东西半天一动不动要么就是惦记上了,要么就是被这样东西惹生气了。薛见涛心中有种感觉,皇帝马上要生气。可是自己好死不死在这个时候来求脂砚,被迁怒是小事,别耽误了父亲的病情。

    薛见涛刚想到这里,皇帝就一把把案桌上的奏折笔墨等一应物品都推翻在地上,嘴上大骂:“好一个无赖泼皮。”

    薛见涛和一应太监都跪在地上,嘴中轻声的说着:“陛下息怒。”心中盼望着千万别迁怒到自己身上。

    “诚谨,你说那万亦弄是个什么货色,现在都威胁到朕的头上了,指定朕是拿他没有办法是吗…”

    听到这里薛见涛便明白的事情的原委,皇上这在生气那个两年前声名大噪,不,是臭名昭著的万亦弄。

    这个万亦弄两年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喽啰,最擅长刑狱,本来他就是一个偏僻山远地方的狱长,两年前正好史王之乱爆发,史王李青兰在京城经营多年,根扎的极深,虽然最后生擒了史王,可大家都知道史王的跟还埋在地下。皇帝就在那个时候动用了典狱,而万亦弄抓住了这次机会,从一个小小狱长升到现在的大理寺御史的位置。听说,他的手中有一本秘籍,上面记录了从皇帝到官员后妃家眷等等一切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每个人都对他敬而远之,甚至民间有传言,这个万亦弄就是魔头在世,此生要杀够十万零一人,现在已经杀了一大半了等等的无稽之谈。总之,从朝廷到民间部都谈万色变。

    薛见涛看皇上点到他的名字,只好硬着头皮回应:“不知道万大人…”

    皇帝冷哼一声,他已经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了,雪白的胡子被气的都要翘到天上了:“昨夜下了一整夜的雪,朕今天早早的下了朝,准备喊上禄亲王,魏巡,刘辉凌等一起去视察民情,可刚刚这个无赖竟然给朕递折子说,朕有那闲工夫不如去关心一下受雪灾的百姓。朕,朕,去视察民情不就是想看看百姓怎么样了,怎么朕这还没出宫就被他管到头上了…”

    薛见涛一看这情况便明白,他们这个皇帝最喜欢视察民情,说是视察民情不过是打着幌子去宫外玩罢了。昨晚下了一整夜的雪,皇帝肯定想去宫外看雪景的,看他点名的那些人都是最爱吟诗作赋的人。现在被万亦弄扯破了幌子,难怪皇帝会生气。

    想到这里薛见涛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轻声安慰皇帝,你说的都对。

    皇帝骂了一盏茶的时间,这才感觉自己胸口的那股闷气消散了,看着跪在下面的威远侯想起,他的老伙计还在家躺着呢,诚谨这个时候来肯定是有事情发生。

    “诚谨,你来干嘛?老侯爷病好了?”

    薛见涛看皇帝气消了还问起自己的事情,连忙道明了原委。

    皇帝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便对着身边的魏福首说:“去,去我私库找找这枚脂砚,把他交给诚谨。”

    魏福首连忙道称:“皇上,您忘了,去年万大人给你讨方砚台,您让他自己挑,他挑走的就是这方脂砚。”

    “什么,被他挑走了,这个泼皮惯会挑东西。”皇帝一听到万亦弄的名讳头又疼了,要不是看在他是…早就把他给砍了。

    “诚谨,传朕的口谕,让那泼皮把砚台交给你用,当然,你也知道那泼皮惯是贪财,所以…”

    “明白,明白,微臣知道,谢皇上。”皇上的话没说完,薛见涛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这个万亦弄心狠名声臭,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爱财,珠宝首饰不要,只要黄金白银,想让他办点事,钱路得通,不然肯定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