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极道飞升
极道飞升 当年烟火
本章:4563字

第六百零七章种下禁制

    “将战利品收缴一下。?女?sheng?小说?网 w?(w?)”

    项尚没有理会两人的震惊,只是吩咐了一句,随后才将目光放在了那位跪在地上不敢动弹的神教武者身上。

    除了他自知抵挡不住,跪地求饶之外,整个神教只有七位先天境武者顺利逃离。

    至于剩下的,却全部陨落在了这个群山之中。

    “饶你一命?”

    项尚淡淡一笑,说道:“你有何资格,让我饶你一命?”

    “我愿意献上我刚才施展的法相神通法门。

    这门神通,想必你也听说过,在远古时代也是最顶级神通法门,可直接增添十倍百倍的战斗力。

    并且还不影响施展其他手段。

    比如您是神念师,这门神通,也不影响您的神念师手段的施展……”

    那神教武者冷汗津津直落,却还是拼命的解释道。

    生死一线间,神通法门,自然算不得什么。

    再珍贵的神通法门,哪里比得上自己的命重要?

    “只是一门神通,可买不了你的命。”

    项尚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法相天地神通,确实是一种极为顶尖的神通,项尚此时所修炼的大力神通,正是脱胎于这门神通而来。

    所以,在见到对方施展这门神通的时候,项尚委实有些心动了。

    紫灵身上虽说同样掌握了许多的神通修炼法门,但多是星辰真君所留,品阶太高,反倒不适合他此时修炼。

    这门法相天地,施展之后能十倍百倍增幅肉身力量不说,还不影响他施展其他攻伐手段,绝对能大幅度增加他的战斗力。

    项尚之前修炼的五雷变虽说同样是变身神通的一种,但一旦施展,神念师手段,或者战刀五式等刀法,却都不能施展,有着极大的排他性。

    威力强则强矣,却是失了些变化。

    当然,他虽然对这门法门动心,却也没想过因此轻易绕了这人。

    生杀之仇,本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结。

    “除了法相天地神通之外,我身上还有一件中品法宝,战神锤,也愿意一并献给您……”

    那人心中一沉,咬牙说道。

    这战神锤是他的本命法宝,对他来说,远比法相天地神通更为珍贵。

    “不够。”项尚淡淡的摇头,说道:“放开心神,被我种下禁制,认我为主,终生为奴,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不可能……”

    他脸色狂变,一旦心神被种下禁制,则终生没有自由可言,这对于已经突破到先天,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武者来说,几乎是不可能接受的事情。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项尚飞剑猛地一吟,轻颤一声,划破虚空……

    “我同意……我愿意认你为主……”

    那人脸色大变,在飞剑即将没入他脑袋之前,终于承受不住死亡的恐惧,真元疯狂传音。

    他之所以真元传音,却是害怕声音传播的速度太慢,一个迟疑,就算是万分之一刹那,他都有可能因此陨落。

    嗡!

    飞剑直接叮在了额头之上,刺破了他的皮肤,一滴浓稠的血液,慢慢凝聚,即将流出。

    森森的寒意,瞬间笼罩在了他的心弦。

    只差一点,只差一点,他就要身死道消,陨落在此。

    这一刻,他无比确信,对方当真不在意他的生死。

    他也无比庆幸,如果自己不用真元传音,可能声音还没传到项尚的耳中,他就已经陨落了。

    那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就太冤了。

    “放开心神,我来种下禁制。”

    项尚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丝毫迟疑,立即施展出了手段。

    一股股玄妙至极的符文力量,被项尚的精神力勾画,在虚空中凝结,然后形成了一个蝴蝶一般的光点。

    项尚伸手一招,向前一点。

    光点轻盈而迅捷的落在了那位武者的身前。

    那位武者脸色变了变,终究还是放开了心弦。

    顿时,光点没入其中,好似一个种子一般,深深扎根进入了他的神魂深处,一股特殊的感触浮上心头。

    这一刻,他再也没了自由。凡是项尚的命令,必然需要执行,不得有丝毫的违背。

    他甚至不能生出丝毫的,对项尚有所危害的念头,一旦如此,被禁制感应,就会做出反应,刺痛他的心神。

    并且项尚也能因此察觉。

    到那时,就算远隔千山万水,跨越无尽时空,项尚都能够引爆禁制,让他身死魂灭,不复存在。

    “说吧,你的身份,还有你了解的有关神母殿堂,全部告诉我。”

    感觉到那股莫名的联系,项尚这才伸手一招,将飞剑收回,直接没入了自己的体内,重新盘踞在体内那巨大的先天实丹之中,进行温养。

    信仰之力能够加快悟道珠的恢复,项尚的先天真气的温养,同样可以。

    只是相比较信仰之力,更慢一些而已。

    当然,这也是因为项尚的实力不足,一旦他达到传说中的道境,就算悟道珠气息衰败,温养个三五年时间,也能让他恢复如初。

    “大人,我名叫龚七年,早期因为一个奇遇,获得了一个古仙的传承,才走向了修炼之路,原是天森分教的护教长老之一。

    其实对于神教,我也算不得信仰,因为神教势大,才不得已被逼迫的加入了神教之中。

    对了,我也是拥有大夏联盟血脉的,祖辈也是大夏联盟人士。”

    龚七年恭敬的应着,还攀着关系。

    项尚不置可否,只是说道:“你身为神教护教长老,为什么我在你的心神中,没有感应到神母的印记?”

    之前在正丰城的时候,那位所谓神使不受项尚的精神力引导,给了他极深刻的印象。

    他要这龚七年认主,本也有再次试探一番那神母那种神魂奥秘的手段的想法。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他在这龚七年的神魂中,并没有发现有神母动过手脚的痕迹。

    要么,就是那神母手段太过高明,就连他都察觉不到。要么则是这龚七年本身,就就有问题。

    “这全是得益于我早期获得的传承,其中有一门替身术。

    在神母种下印记之前,我就已经找好了人,提前设下秘术,当印记落下,直接就被我转嫁到了那个人身上。”

    龚七年连忙回应道,一边说着,还一边将一门传承玉石,交给了项尚。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