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极赋
极赋 明圣之君
本章:8815字

第一百七十二章 少年与山

    两天后。

    这会儿也不知道海上楼阁被四头甲等战马拉到了那里。

    反正元正五人是围坐在铜炉跟前,烤着地瓜,喝着茶了。

    这种转换实在是太快了,原先的别云号和烟云号虽然也不错,可和这海上楼阁比较起来,不仅仅是相差甚远啊。

    有了舒服的大床,有了自己的房间,有了齐全的灶台。

    胡云海在仓库里的存货还有很多,起码三五个月,不担心口粮的问题了。

    谁都清楚,这海上楼阁来路不正,若是遇到真正的主人,定然是会摊上事儿,胡云海那样的人,肯定不是这海上楼阁的主人。

    拥有这样的出海行头,想来其主人也是大夏的某位王公贵族。

    没有多余的闲扯,只能继续往北海更深的地方而去,但愿不要遇上海上楼阁真正的主人了。

    话说回来,搞不好原先的主人,这会儿也在某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等候救援呢。

    李尘和李鼎,心里那口气算是舒展了,梦清秋对于这样的海上遭遇,也是一言难尽。

    “再有三五个月,会有大批量的船队来到北海,在此之前,尽量走到更远的地方去,然后就要想办法怎么回归了。”元正认真道。

    海域上有些冰层不会融化,可有些冰层是会融化的,一旦融化了,还海上楼阁再怎么舒服,也要沉沦到大海深处了。

    李尘对駮马的执念其实也没有多少,只是喜欢罢了。

    能不能遇见,李尘也不是抱着非要得到的心理,可既然来了,自然是要好好的游历一番。

    但愿,不久之后可以看见真正的駮马。

    ……

    ……

    对于一位云游四海的读书人来说,四海为家,风餐露宿,算是真正的大修行。

    钟南到了一个和自己名字很有缘分的地方。

    终南山里,覆盖着茫茫白雪,一座土屋在深山里面也并不如何起眼。

    来到这里之后,钟南没有遇到一个道士,反倒是遇到了自己喜欢的姑娘。

    土屋里,一切从简,没有像样的家具摆设,土火坑,土灶,土炕,总之很土。

    有三个人围坐在火坑旁。

    有钟南,有他喜欢的那位姑娘,也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家。

    老人家身着一袭黑色的大袄,脸上倒也没有沟壑纵横,只是肤色黝黑外,也不太显老。

    至于钟南喜欢的姑娘,也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袄,其窈窕的身材曲线也被隐匿了,面容看上去也不是多么的多次多彩,俏丽可人。

    肤色也不白皙,甚至有些偏黄,五官轮廓也不是那么的精致,可组合起来,很是顺眼,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几分。

    老人家说道:“你从大魏游历到大周,又从大周来到了大秦,接下来是不是也要去大夏了?”

    云游四海,听上去很是潇洒恣意,可实际上很苦,很孤单,也没有多少人能够真的做到云游四海。

    钟南低头道:“是啊,预计开春之后就会出发,大秦和大魏早晚都会开战,也不是为了刻意躲避战火,只是我自己还没有准备好。”

    老人家问道:“你游历天下的旅途中,可曾看到过让你钟意的人,那个人是否值得你去效力?”

    庙堂之上,有才华横溢的读书人,有勇冠三军的武夫。

    钟南没有云游四海之前,也对庙堂有着很多的向往,可走了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之后,他对庙堂上的事情,也不是那么的上心了。

    老百姓常说,天下的乌鸦一般黑。

    起初的时候,钟南对这句话是半信半疑的。

    可后来他明白了,有真正的读书人,无法走上仕途,真正的好官,也只能在某个清水衙门里待着,没有施展抱负才华的机会。

    虽说也干出了许多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可不得志,终归让人的心里很是难受。

    钟南是魏人,他自然知晓大魏的庙堂上是什么势头。

    庞宗,元铁山,温若松三尊大佬,互相制衡,各自门徒故旧,遍布朝野上下。

    更有江南的士族,几乎垄断了庙堂上的每一个位置。

    好像不管什么年代,没有家底儿的读书人,想要走上一个很高的位置,做出一些很大的事情,几乎不可能。

    钟南是一个读书人,他也不会觉得自己多么的有才华。

    渐渐地,钟南也成了一个明白人,可他依然喜欢读书,喜欢游历。

    游历当中,总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人和事。

    钟南仔细的想了想,说道:“我在江南遇到了一个骑着万里烟云照的少年,又在西蜀遇到了那个少年,他为人处世很是和气,也没有看不起我,反倒是在西蜀的时候帮了我一把。”

    老人家好奇问道:“他帮了你什么?”

    钟南淡然道:“帮我吵架,我吵架吵不过别人,他就来了,与其说是吵架,还不如说是他的坐骑把对方给吓跑了。”

    老人家继续问道:“那你觉得那个少年如何?”

    钟南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他总觉得还会和那个少年遇见,可不知道到底是在什么时候遇见。

    作为一个读书人,钟南喜欢剑道,他现在的佩剑依然是那柄不值钱的铁剑。

    还好,有一位姑娘,很欣赏他手中的铁剑。

    萧子珍安静的坐在钟南的旁边,也没有插话,听着钟南和自己的爷爷聊天解闷。

    大概开春之后,萧子珍也会和钟南一同,走上云游四海的道路。

    她也不觉得会有多么的清苦,去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起走。

    萧老爷子皱了皱眉,他也没有见过钟南口中的那个少年,可既然钟南都这么认为了,萧老爷子也不好多说什么。

    他上了年纪,暮气沉沉,年轻人的想法,他其实是知道的,可他不会说出来。

    因为他年轻过,也曾经是名满天下的大才子,大剑士。

    萧老爷子道:“去了大夏之后,记得照顾好的我的乖孙女,她既然认定了你,我也干不出来棒打鸳鸯的事情,也要记得,好生修行你的剑道。”

    “读书人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立下功勋,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少数的读书人身上。”

    “三寸不烂之舌,若是遇到了锋利的剑刃,不烂也要烂了。”

    来到这里之后,钟南遇到了萧子珍,萧子珍也遇到了钟南。

    钟南胸中有豪气直冲斗牛,他在萧子珍的面前拔出了那柄劣质的铁剑,那一瞬,剑气冲斗牛,豪气满云天。

    自那一刻起,钟南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入了道境。

    他修行的是王道剑,也修行的是为万世开太平的剑。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剑道能不能上的了台面,因为他也没有跟人打过架,没有和人生死搏杀过。

    可还好,心仪的姑娘觉得他的铁剑上的了台面。

    钟南问了一个有些不该问的问题:“您当年为何突然归隐,若您还在庙堂之上,方今天下大事,也许不会是这个样子,也许能将战争拖延上数十年。”

    萧老爷子也不置气,笑着说道:“千秋大事,最费思量,年轻的时候,我可能也想过为万世开太平,衣冠佩剑,名剑风流,在庙堂和江湖上,博得一个好名声,成为一个实至名归的泰斗。”

    “可当官的时候,见惯了太多的腌臜事儿,渐渐地,那些腌臜事儿也消磨了我的心气。”

    “我试图改变,可从来都是环境改变人,而不是人改变环境,先帝当年亦是豪情万丈,想要开疆拓土,对于百姓疾苦,并不是很在意。”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与其成为一个流芳百世的官员,还不如在这终南山里,过着安稳日子,看看日出日落,看看云卷云舒。”

    “是不是觉得很没品?”

    有些人,活在村里,一直向往着繁华闹市,可真的到了繁华闹市以后,才发现自己所挂念的,一直都是自己的村庄,哪怕它很贫瘠。

    钟南也不知道萧老爷子的想法是对的还是错的,这世上,其实没有对错之分。

    人心诡谲,每一个人都是对的,每一个人也都是错的。

    钟南道:“要是我以后跟别人打架,露出了跟脚,你会不会怪我?”

    他知道萧老爷子不是一个喜欢被人打扰的人,所以他才真的来到了终南山的深处,给自己修了一个不算体面的土房子。

    终南山下,有着许多很气派的庭院,那些庭院里面,每一天都可以听见朗朗读书声,每一天都有琴声悠扬,也每一天都有来来往往的马车停在那里,或是离开那里。

    马车下来的人,不是锦衣玉带,就是甲胄在身。

    那里就像是另外一个困龙之地,许多不得志的士子,在那里吟风弄月,谈论天下大势,卖弄学问。

    等候着一个鲤鱼跃龙门的机会。

    其实能去那里的人,肚子里真的没有多少墨水,多数也都是夸夸其谈之辈。

    可只要有了名声,有了噱头,日后无论是从商还是当官,总能找到一个还算是不错的出路。

    钟南觉得,那些庭院再怎么气派,也没有这个土房里的火气儿温暖可人。

    萧老爷子想了想,然后一本正经的回道:“尽量不要流露出跟脚吧,虽说这世上能看出你跟脚的人不会超过三个人,可有的时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我上了年纪,只想过着清闲日子,那些待人接客的事情,我也觉得烦躁。”

    “也不太想要见到那些故人了。”

    “我也怀念着那些故人。”

    有些故人死了,有些故人活了,萧老爷子始终都在这里,不闻不见。

    钟南给火坑里添了一根粗壮的木柴,火苗也没有立马窜起来,很温和。

    钟南很认真的说道:“我的心里并不犹豫什么,可有些时候,总觉得心里很空虚,我很欣赏陈煜,他原来也是一个读书人,后来成了闻名天下的大军师。”

    “我也不想成为陈煜那样的人,只是好奇,当年的一段路,陈煜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

    “我是否,又在走另外一条相同的路。”

    “若是相同了,好像有些无趣。”

    年轻人要定向,定了向,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什么事情。

    钟南定向了,从他拔剑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定向了,他也没有想过成为一个人间最得意的读书人。

    他也并不得意,反倒是细水长流,一切如常。

    定了向,他愈发觉得,人家正道是沧桑,可沧桑好像也不能带来什么伟大的力量。

    迷茫,也并不迷茫,心也不累,也谈不上心事重重。

    可就是这样,让钟南有些空虚。

    萧老爷子作为一个过来人说道:“人其实从出生的时候,都是孤独的,生的时候自己一个人,死的是时候,还是一个人,大概活着的那一段时间,会有很多人一起活着。”

    “习惯就好,就算不习惯,你也会慢慢的习惯。”

    “可能,你再一次遇到那个少年以后,就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了。”

    钟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书生意气,在钟南的身上真的看不到。

    外面的雪下得很大,哪怕大雪封山了,雪依旧很大。

    钟南觉得自己也很幸运,云游四海,他还没有真正的做到,可他遇到了一个很好的老人家。

    教他学问,传授他剑道。

    也没有收银子,也没有繁文缛节,顺其自然的就得到了很多读书人,很多武夫想要得到的一切。

    云游四海,很容易让人放下心中执念,练就出一颗正儿八经的平常心。

    烤了一会儿火,老人家大概是有些困了,起身说道:“晚上要吃些什么,你和子珍看着办就好了,我去睡一会儿。”

    钟南嗯了一声,老人家脚步不算轻快,也不算沉重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火坑旁,就剩下了钟南和萧子珍两人。

    萧子珍很温和的说道:“其实爷爷遇到过另外一个年轻人,大概是因为那个年轻人看上去不是那么的顺眼,就算了。”

    钟南腼腆的笑了笑,言道:“大概爷爷也是因为你的缘故,才看我比较顺眼吧。”

    萧子珍很乖巧的笑道:“可能有这方面的缘由,更多是爷爷自己看你顺眼。”

    钟南又添了一点柴火,火坑里的火一直都不大不小,刚刚好。

    很多年以后,这位云游四海的读书人,身旁的人还是身旁的人,手中的剑,还是手中的剑……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