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极赋
极赋 明圣之君
本章:4255字

第二百二十四章 我来接你了

    极赋正文第二百二十四章我来接你了聚会是索然无味的。

    回家的路是津津有味的。

    没有下雨,太阳也没有当空照,阴天,最适合赶路。

    尉迟阳骑着龙鳞马上,头一次觉得苍云城之外的风景,也别有一番风韵。

    淡然笑道:“我和钟离奋做了一笔生意,按市场价来说,我吃亏了,可实际上也不算吃亏,小赚了一笔,许多甲等战马是野生驯服的,龙鳞马有一部分也是野生的。”

    “以师兄的眼光来看,可否觉得这一次我有些过分了,应该大气一点,不要钟离奋的银子?”

    元正呵呵笑道:“不,刚刚好,有些时候大气,也显得有些刻意,钟离奋不是傻子,这个毫厘之差的分寸,你掌握的刚刚好,只是头一次和钟离奋这样的猛人打交道,不适应罢了。”

    尉迟阳心领神会,好奇问道:“师兄看样子和很多猛人打过交道了。”

    元正没有说话,笑了笑,阴天的氛围,最适合打仗和赶路了,不冷也不热。

    尉迟阳也笑了,这个问题着实有些愚蠢了,师兄出自于武王府,那当然是无可避免的和很多猛人打过交道了。

    想来,以后也会和更多的能人猛人打交道。

    元正忽然说道:“南阳郡外的山野间,那里距离铸剑阁不是很远,有一位老伯,他的儿子都死在了战场上,老无所依,打算将自己的身后事,交代给一个亲戚。”

    “那个亲戚也是见财眼开的主儿,可老伯很信任那个亲戚,我打算将那个老伯接到苍云城去住,让李尘和李鼎给那位老人家颐养天年,苍云城人多,也热闹,老人家最喜欢热闹的地方。”

    尉迟阳疑惑道:“这背后可有什么隐情?”

    元正道:“那个老人家心地善良,对李尘和李鼎,有过救命之恩,涌泉相报,也是应该的。”

    尉迟阳道:“也行,拜月山庄空余的屋子还有几间,多一个人来,不过是多了一双筷子。”

    元正有些惆怅的说道:“这也要看,那位老人家愿不愿意跟我们走。”

    ……

    山

    野之间,老人家手拿锄头,正在菜圃里除草翻地。

    黑子坦然自若的睡在自己的狗窝里,本来打算睡一个午觉,昨天夜里,黑子又吃了一个比自己还要大的心子。

    结果这会儿来人了,来人是元正,还有几个陌生人。

    黑子没有咆哮般的大吼大叫,有些事,他和元正都心知肚明。

    老伯像是心有所感一般的转过身来,看到元正后,沧桑的老脸挂满了笑容。

    元正爽朗道:“菜圃里的青菜,虽说吃起来索然无味,可要是没有的话,就更加索然无味了。”

    老人家放下了手里的锄头,上前热乎的说道:“公子又来了,来来来里面坐。”

    看了一眼元正身边的几位年轻人,还有坐骑,老人家也不像是第一次那么的大惊小怪了,这个公子可是能人。

    进入土屋里面,尉迟阳觉得很熟悉,很有人情味,当年他在马场里做苦工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土屋呢。

    倒了几杯粗茶,元正喝了一大口,开门见山的说道:“这一次来,我打算带着你离开这里,去苍云城那里居住,你一个人住在这山野之间,也怪操心的。”

    若无那条极品看门狗,这个老人家真的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花椒与茴香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那条看门狗,元正没说,她们心里也明白了。

    黑子的眸子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辉,对于这样的眼神,很是不爽,可这两个花季少女,也让黑子感受到了一股自己应该不是对手的压力。

    老人家擦了擦额头上的热汗,愣了一下,不禁问道:“我和公子虽然有一份善缘,可也不至于让公子如此上心,我一个老头儿,去了公子居住的地方,岂不是给公子添麻烦。”

    “公子上一次来留下来的黄金,我都还没花呢。”

    上一次来的时候,元正也不知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安稳下来,如今不算安稳,却也有多余的力气来照顾这一位老人家。

    元正说道:“在苍云城有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面也有花园菜谱,你去了以后

    ,可以打理菜谱里的事情,至于这个地方,离开就好,距离无量山脉太紧,也不是什么风水宝地,虽说你这一块风水还算不错,可长期住下去,难免会遇到一些毒虫猛兽。”

    “也多亏了黑子看门护院,不然的话,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太操心了。”

    “李尘和李鼎也在苍云城,到了那里,他们两兄弟会照顾你的,反正你也没有儿子了,就把李尘和李鼎当做是你的儿子,大家住在一起,也热闹啊。”

    “你也不要担心去了那里没有朋友,那里也有一些老婆婆老爷爷,您找个老伴儿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你说过,要将自己的身后事交代给那位亲戚,话说的难听一点,你那个亲戚每一次来的时候,黑子都得放声咬,若你那个亲戚真的还算是厚道,黑子也不会那么放开叫唤的。”

    老人家一听这话,心里反倒是没谱了。

    那个亲戚是个光棍儿,每一次来的时候,黑子都要咬,恨不得吃了那个亲戚。

    寻常而言,黑狗可辟邪,可镇宅,若是正经人来上一两次,黑子也就把人给认下来了。

    可那个亲戚,黑子真的是很健忘。

    可跟着这个年轻公子离开自己居住的地方,老人家心里又实在舍不得。

    想了想说道:“可我害怕给你们添麻烦啊,你们都是年轻人,手上的事儿也多,也有爹娘父母。”

    元正柔和道:“话虽如此,可李尘和李鼎是孤儿,他们照顾你也是应该的,当初他们快要死的时候,也是你接待了他们,悉心照料了一段日子,因果报应,便是这样。”

    “话说回来,你一个人在这里,我和李尘李鼎反倒是不放心,有些时候再忙,也要百忙之中抽身前来看望你。”

    “你和我们居住在一起,反倒是什么事儿也没有。”

    “你这一点麻烦不算是麻烦,对我来说不过举手之劳,可对你的那位亲戚来说,真的就是个大麻烦了,试想一下,这世上能有几个亲戚愿意给亲戚养老送终呢?”

    此话很平静,掷地有声,老人家忍不住潸然泪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