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极赋
极赋 明圣之君
本章:4143字

第二百八十八章 后知后觉的姑娘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我在挨毒打。

    元正浑身上下,伤痕累累,伤口并非深可见骨,可就是痛,皮外伤的伤口稍微深厚一点,那是真的疼。

    过了一会儿,柳青诗单手叉腰,一只手提着鞭子。

    元正的眼眸中浮现出一抹希冀,看着柳青诗,笑的比哭还要难看的说道:“姑娘这是打算放过我了?”

    这不问还不要紧,一问就要出大事了。

    柳青诗抚摸了一下自己洁白秀气的额头,有晶莹的汗珠,看上去就像是白色的晶石一般。

    有些勉为其难的说道:“怎么会,我还没有动刀子呢,只是有点累了,稍微歇一会儿,然后在动刀子。”

    元正:“……”

    打女人这种事情真的是不对的,可是一个男人想要打女人的时候,也是恨不得用刀子去戳。

    这就是元正现在的心情。

    诸葛韶荣从外面搬来了一个小桌子,搬来了两个小板凳,然后泡了一壶秋后的花茶,茶香就是花香,沁人心脾,柳青诗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觉得这花茶还算是不错。

    开口问道:“这是哪里的花茶,喝了一口,顿觉五脏六腑一阵温润,就好像是清晨起来,喝了一杯温水一般。”

    诸葛韶荣又给柳青诗添了一杯,说道:“这是我们江南特有的菊花茶,香味浓郁却不刺鼻,就像是肥而不腻的肥肉一般,当然了,也不能喝的过于多了。”

    柳青诗一脸迷惑地问道:“为什么不能喝的太多了,这花茶的滋味,颇为灵动。”

    诸葛韶荣耐心的讲解道:“茶这种东西,一定不能喝的过于多了,无论什么样的茶,喝得多了,都会伤身体,伤的还是人的精气神与五脏六腑,这就好比月盈则亏。”

    柳青诗一副受教受教的模样。

    元正呆呆的看着这两位外人心里的绝美少女,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凄凉。

    这凄凉就好像是站在秋雨连绵的江南里,淋了三天三夜的雨,却没有人知晓,也不知道去跟谁说。

    两个姑娘家,动起手来,还真的不在手软的。

    不知道是谁说过的,越是漂亮的女子,就越是容易让男人受伤。

    元正觉得这话一点都不对。

    漂亮的女子,可能会让老实的男人受伤,可从来都不会让坏男人受伤。

    当初元正是一个纨绔子弟的时候,一直都是让别的女子受伤,他自己可是从来没有吃亏过。

    如果昨天晚上,自己暗中用真元就酒劲给卸掉了,自己也不至于是这样的落魄模样。

    忽然间想起来了万里烟云照,扛把子如今应该也在南面的妖兽丛林里寻找自己的吃食,这么久时间都还没有回来,他想到了很多事情,诸葛韶荣不愧是诸葛家族的掌上明珠,做人做事,真的是滴水不漏,笑里藏刀。

    以后打交道,一定要多多留心才是。

    可惜啊,没有如果,元正这会儿除了被动的挨打,似乎再也没有其余的出路了。

    约莫是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柳青诗歇息好了,拔出了名刀断魂,用洁白细嫩的手掌微微摸索了一下,绝美的脸上,闪过一抹耀眼的刀光,这刀光,在元正看来,有些脊背发凉。

    第三条腿的位置,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本身,元正第三条腿的位置上,就已经挨过毒打了,虽说杀伤力不是多么的巨大。

    可第三条腿那里的防御力是何等的脆弱,还敢杀伤力巨大了?

    元正心里发毛,这一次姿态放得很低,故作儒雅的笑道:“姐姐,这天地间,但凡是任何事,都有商量的余地,我深知自己往昔对不住姐姐,也很难让姐姐彻底的原谅我,不妨你我做一笔交易,只要我能拿的出来的东西,姐姐尽管开口就好,我绝无二话。”

    “日后等我恢复元气了,我也绝对不会对姐姐进行打击报复,遇到柳叔叔了,也一定执晚辈之礼,绝不会放肆。”

    真的要是将自己的第三条腿给剁了,元正真的是要哭了。

    这种事情,真的不好说,一个女人一旦狠心了,无论多么恶毒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最毒妇人心,这句话不只是说说而已的。

    柳青诗缓步走到元正的面前,用匕首断魂在元正的三寸之地微微晃了晃。

    元正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中暗暗发誓,以后无论如何,都不会喝酒了,就算是无可避免的喝酒,也会暗中卸掉酒劲,为人主上,当然要随时保持清醒。

    柳青诗说道:“以公子之见,莫非公子这里真的有我在意的东西?”

    元正虚心笑道:“只要是我能拿的出来的东西,我绝无二话,前提是,也得要看姐姐要什么。”

    如果还是昨天晚上的元正,真元充沛的元正,何至于对一个女子如此的卑微。

    柳青诗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我需要一个答案。”

    元正有些纳闷的问道:“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柳青诗说道:“当初去了你们的瀚州之地,无缘无故的就遇到了晚上归家的你,我一直都觉得这件事有蹊跷,可是呢,自己也想不明白,谢华那个人我不是多么的了解。”

    “我需要的,是你将谢华抓起来,然后好生审问一下,当初为什么要抛弃我,嫌弃我的话,可以慢慢去说,又何必绕那么大个弯子,遇上你呢。”

    诸葛韶荣的脸上涌上了一抹凝重之色。

    这件事,还真的是越来越扑朔迷离了,她没有打断柳青诗。

    大家虽然都是江南的人,可彼此之间,不甚了解。

    谢华不了解诸葛韶荣,诸葛韶荣也不了解谢华,其中许多事情,还是一片迷蒙。

    元正也一直觉得这件事不对劲。

    谢华何许人也,乃是江南首屈一指的才子,是南方青年俊彦里的领军人物,出门在外的,怎能会轻易遇到危险。

    元正道:“以姐姐的意思,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将谢华抓起来,然后好生审问一番。”

    柳青诗点了点头,说道:“读书人,最喜欢用软刀子杀人,用软刀子杀人不见血。”

    元正可怜巴巴的看着柳青诗,问道:“这会儿,总该解开我的绳子了吧……”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