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天芳
天芳 云芨
本章:2363字

005章 如她的意

    从颐风堂出来,池韫若无其事地收起荷包。

    “回去吧。”

    “大小姐!”一直守在外面心急如焚的两个丫头,急忙追上去,想问问情况。

    可被絮儿抢先了。

    “大小姐,您为什么要这么做?您想要俞家还信物,只消说一声就成,为何扣着信物不还,要他们来交换呢?”

    池韫甩着垂下来的一绺发丝,漫不经心地道:“当初是交换的信物,现在交换回来,不是很应该吗?”

    絮儿又气又急,瞅着附近没人,压着声音道:“难道不是您想借机见俞二公子?奴婢方才瞧见了,您又盯着那个荷包……”

    池韫忽然停步,看向她。

    絮儿被她这么一看,想起自家大小姐是个什么性子,不禁瑟缩了一下。

    别是要打人吧?

    那凌云真人是个高人,大小姐跟着云游四方,也学了些武艺,自己这小胳膊小腿,可经不起一顿捶……

    下一刻,池韫笑了起来,让她松了口气。

    “你就别管这么多了,我饿了,回去吃饭吧!”

    “大小姐……”

    服侍她一段时间,絮儿对她虽然有怕,但也有怜。

    小小年纪与父母分别,回来就是天人永隔,父母双亡还被抢走婚事,怎么想怎么惨。

    “大小姐,您是见不到俞二公子的。谁家公子退亲,会亲自出面?这些事都有长辈做主。”絮儿知道她不大懂人情往来的事,索性讲个明白。

    池韫只是笑:“是吗?”

    “大小姐……”

    池韫不欲多听,摆摆手就走了。

    絮儿还想追上去说,被和露拉住了。

    她劝道:“咱们这位是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别做滥好人了,省得到时候迁怒你。”

    “是啊!”倚云附和,“夫人都不敢管她,我们有什么资格管?”

    絮儿想想也是,不禁垂头丧气。

    “我只是不忍心,大小姐怪可怜的……”

    ……

    颐风堂内,三夫人一走,二小姐池妤便跳了起来。

    “她想干什么?要回信物,说一声不就行了,难道俞家还贪她的?扣着自己的不还是什么意思?想威胁谁?”

    二夫人警告地瞪了她一眼:“阿妤!”

    池妤却没收敛,叫道:“母亲!她分明居心不良,想坏我们的事!”

    二夫人斥道:“你当母亲不知道吗?别管她做什么,你即将嫁入俞家,不可这般行止无状!”

    说到这里,她不由想起池韫方才的仪态,心中生出一丝不安。

    俞家选了池妤,就因为她是家里长大的,教养人品无差。可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池妤生来骄纵,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先前以为,怎么也比池韫强。现在想想,好像也没强到哪里去。至少今天池韫装得也很像回事。

    怪只怪,那丫头长了张好脸,随随便便一端,架子就出来了。

    说到婚事,池妤收敛了一些,可神情仍然气愤。

    “您说她到底打什么鬼主意?我总觉得不对。”

    二夫人冷冷道:“还能是什么?自然是想见俞二公子,指望靠她那张脸改变对方的心意!”

    “什么?”池妤大惊,“她怎么能这么无耻?母亲,我们该怎么办呀!”

    二夫人面无表情,接过丫鬟递来的茶,一口一口地喝着。等火气降下来了,才开口道:“急什么?俞二公子又不可能自己出面,她那点心思注定不能得逞。想亲自跟俞家换回信物,行,那就如她的意!待她出个大丑,自食恶果,说不准要撞第二回柱!”

    她眼睛一瞟,看向女儿:“你以后嫁入俞家,要多长一个心眼。不要什么事都放在脸上,想收拾别人,得找准机会,懂吗?”

    池妤眼睛一亮,关注的却是上面那句:“母亲,真能让她出个大丑?”随即又抱怨,“她也真是打不死,上回那么丢人,都撞柱了还活过来了。讨厌的人怎么就死不干净?”

    二夫人看着这样的女儿,头又疼了起来了。

    这孩子怎么就不懂藏好心思?这样外露。俞家这桩亲事,得快点定下来,不然想再找个高门,可就难了……

    ……

    池韫在收拾书箱。

    她的屋子,原是大老爷的内书房,里头有几个大书箱,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藏书。

    絮儿说,这是老太爷的。老太爷去世,大老爷给搬了来。后来大老爷也走了,二老爷对这些书却没兴趣,就一直搁着没动。

    她想起絮儿的原话:“二老爷说这些书神神叨叨的,不是正道,还是少看为妙。”

    池韫垂目看着书的封皮。

    《术藏机要》、《青囊经》、《鲁班遗卷》……

    她笑笑,动作轻柔地将这些书一本本收好。

    真是不识货,这些藏书里,有不少善本珍本,甚至她还发现了几本孤本,都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便是无涯海阁的藏书楼也没有这么……

    她想起了什么,怔怔地发了一会儿呆。

    直到絮儿回来。

    池韫抬头看了眼,却见絮儿情绪低落。

    “怎么,夫人没答应你?”

    絮儿忽然听到声音,吓了一跳。听明白池韫说什么,支支吾吾:“大小姐……”

    原来大小姐知道她干什么去了啊……

    池韫站起来,拍了拍手,示意她倒茶来。

    “你啊,别瞎操心了。这事夫人没法管,我又不肯拿东西出来,夫人想跟二婶娘求情都不行。何况,夫人在二婶娘眼里也没分量,是不是?”

    絮儿递茶的手抖了抖,险些洒出水来,抬头震惊地看着她。

    原来大小姐都懂的?那为什么……

    池韫神情自若,接过茶水喝了两口,然后拍了拍她的脑门:“放心,不会有事的。”

    喝完了茶水,她蹲下去继续收拾书箱,还兴致勃勃地指挥絮儿。

    “你把这些书都拿出来,我瞧过了,再叫你收进哪个箱子。”

    “哦……”絮儿干巴巴地应了声。

    她一边听话地收拾藏书,一边偷眼去看。

    大小姐……好像和之前不同了,先前那话说得多有道理,似乎对自己的处境一清二楚。既然如此,为什么还坚持亲自交换信物?难道有别的打算?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