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言情小说天芳
天芳 云芨
本章:5272字

053章 又见面了

    从英灵堂出来,走不多久,楼晏便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池大小姐站在园子门口,跟人说话。

    那是池家二房的老爷夫人,跟她闹翻了脸的那个。

    可她还是脸上带笑,轻轻柔柔地说话。

    二房见她应下,不敢相信。

    楼晏却笑了一下。

    这有什么不敢相信的,她向来如此。

    若是幡然悔悟,她不介意给人机会。若是别有意图,那就养大野心,等着犯错再一击即中。

    所以说,她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只要不存恶意,就能得到她最大的善意。

    可惜,这世上不惜福的人总是那样多。

    走了二房的老爷夫人,又来了个什么师姐。

    楼晏略一沉吟,跟在她们身后,也去了那座小阁。

    没等他想好理由,那个阴谋不散的又来了:“楼兄,这么巧又碰到了!”

    楼晏不想搭理他。

    可俞慎之已经一脸惊喜地迎上来了:“楼兄这是在散步?法事还没开始,没什么可看的,不如我们进去喝杯茶?刚才就想跟楼兄说了,有几个案子颇为有趣,我们探讨探讨?”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楼晏心念一动,说道:“好!”

    随他进去也好,免得引人注目。

    对俞慎之来说,楼晏肯说一个好字,已经是惊喜了。

    当下引了他入内,沿着外廊往偏厅走。

    俞慕之撇了撇嘴,跟了上去。

    真不晓得大哥为什么对他特别感兴趣。这头狼又凶又贪,叔父们都说少沾为好。

    “五松园万蝶齐飞的原因,楼兄可找到了?”俞慎之笑问,“今日园门一开,就有好多人来找,可惜都没找到原因。”

    楼晏随口:“俞大公子这么说,是有想法了?”

    俞慎之道:“我觉得是气味的问题,但已经好几日过去了,蝴蝶也散了大半,闻不着什么异味。且五松园里花草繁茂,气息混杂,更加难以分辨。”

    楼晏没应声。

    俞慎之追问:“楼兄以为呢?”

    “应该是吧。”楼晏的回答充满了敷衍。

    俞慎之却仿佛得了认同,笑容满面:“我就知道,楼兄的心思与我是一样的,大概这就叫心有灵犀吧!”

    跟在他们后面的俞慕之翻了个白眼。

    难道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俞慎之又道:“说起来,楼兄很少到这样的场合来,这未免太勤勉了。案子是办不完的,该松泛还得松泛,不然也太无趣了,是不是?”

    俞慕之心道,前几天是哪两个人互相拆台,都没去衙门来着?

    “咦,怎么已经有人了?”

    偏厅门口,俞慎之停了下来。

    听得声音,少女螓首微抬,往这边看来。

    月洞窗映着点点微光。

    素衣上的兰草暗纹,细致而优雅。

    握在手里的白瓷小盏,衬得十指如葱白。

    俞慎之怔了一下。

    方才在供堂,他进去时,池韫已经起来了。

    平平常常的相见,只觉得这姑娘是个美人。

    现在他才领会到,同样的美人,在不同的情境下见到,竟会是完不同的感受。

    想到二弟那句“好像是个美人吧”,他禁不住在心里笑话自己,若没有这次相见,日后想起这位池大小姐,他大概也会说这么一句,好像是个美人吧。

    美人,其实也不一样的。

    “原来是池大小姐。”他脸上先带三分笑,“又见面了。”

    池韫起身施礼:“俞大公子这么快就知道了。”

    随后向楼晏点一点头:“楼大人。”

    待俞慕之从他们身后钻出来,池韫怔了一下,笑着施礼:“俞二公子。”

    “你认得我?”俞慕之惊讶。

    池韫更惊讶:“你不认得我?”

    明明池大小姐的记忆里,这位俞二公子曾经帮她追回被偷的荷包。

    俞慎之拍了拍额头,说道:“池大小姐,我这二弟,不大能认人,总要见三四回,才能记住面相。”

    “……”池韫感怀万千。

    池大小姐一心念着俞二公子,盼他喜欢她才好。哪里晓得,他根本不记得人……

    俞慎之对他道:“这位是池家大小姐,你见过一面的。”

    俞慕之这才想起来,然后就带了几分尴尬。

    倒是池韫神态如常,说道:“方才我与师姐在此喝茶,不想冲撞了贵人。既然几位公子来了,我就不打扰了。”

    “池小姐且慢。”俞慎之含笑作揖,“先来后到,是我们打扰了才是。现在外头人多了,小姐若出去反倒被别人冲撞,不如在此多饮一杯茶?在下学了些沏茶的手艺,很是沾沾自喜,还望小姐品鉴一番。”

    他都这么说了,怎好一口拒绝?

    再说,华玉将她留在这里,为的不就是这个吗?

    池韫低笑一声,应了:“俞大公子如此盛情,那就却之不恭了。请。”

    四人分边,各自坐了。

    池韫唤来此间待客的女冠:“再去打水来。”

    而后动手清洗茶具。

    洗、冲、烫,不急不徐,行云流水。

    楼晏坐在她对面,静静地看着。

    不同的人,不同的地方,动作却这般相似。

    这世上,不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吧?

    可她这又是什么态度呢?

    坦坦荡荡的,似乎一点也不怕他察觉。可要说她是故意的,从始至终视线根本没往他这边瞧。

    不过,她做事一向是这样的。

    秉持君子之道,又总是带着几分俏皮。

    池韫烫完最后一件茶具,推到俞慎之面前:“俞大公子,请。”

    俞慎之也在看她的动作,此时笑道:“原来池小姐深谙茶艺,恐怕我要贻笑大方了。”

    “哪里。”池韫神情自若,“你们这样的才子,一心精研文史、经义、考学,想着高中后大展才华,哪像我这个小女子,没机会科考做官,心思可不就花在小道上了。”

    俞慎之愕然。

    这话听起来像谦虚,却是变相承认了,她的茶艺好过他。

    真是够自大的。

    原来有几分尴尬的俞慕之,想到母亲谈及池大小姐的言辞,不免在心里嘀咕一句。

    果然不知天高地厚,难怪母亲看不上。

    只有楼晏,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

    便是大道,也未必不如。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