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本章:6137字

第159章 你要和我开战

    “呃……等等妈咪先哄你睡着,妈咪再去。”

    “不用,嘉贝已经长大了,不用妈咪哄睡,我是小男子汉,又不是妹妹胆小鬼。”

    嘉贝摇头,扯着苏蜜的手推着她。

    “妈咪快去!”

    嘉贝刚刚找到了爸比,希望爸比和妈咪能够好好的。如果是爸比欺负妈咪,嘉贝一定会为妈咪撑腰。

    可如果是意见不一致,妈咪又打算去送宵夜,嘉贝就要督促着让他们尽快好起来了。

    “好,我……我去。”

    苏蜜无语极了,早知道就不该撒谎,就应该说是傅奕臣欺负了自己。

    可是那样的话,会不会让嘉贝和傅奕臣之间造成什么矛盾?

    纠结着,苏蜜站起身来,走到了门前,她又回头看嘉贝。

    “妈咪快去呀,我自己可以睡的。”

    苏蜜笑着点头,打开门走了出去。她走了两步,偷偷回头,果然瞧见嘉贝不放心的隔着门缝在看。

    苏蜜只好找到周伯,要了一份宵夜,端着走上了二楼。

    嘉贝穿着睡衣,踮着脚尖跑到了楼梯口,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苏蜜的背影。

    苏蜜无奈极了,硬着头皮敲了两下书房的门。

    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傅奕臣并不在书房?真是太好了!

    她只需要进去走一圈,然后再出来就好,苏蜜扭开把手,果然就见书房里一点光亮都没有。

    明显是没人嘛,她长出了一口气,回头冲嘉贝眨了眨眼睛就进了屋。

    房门关上,一片黑暗,苏蜜站在房门口默默数着数。

    嗯,数到两百再出去好了,嘉贝肯定回屋睡了。

    她正数着,却听一道声音突然响起,“你在干什么?”

    “啊!”

    冷不丁的,那声音就响起在身侧,苏蜜吓的惊呼一声,手中托盘都脱手掉落。

    幸而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并没有出什么声音。

    “啧,胆小鬼!”

    随着男人的声音逼近,一股浓郁的酒味也弥漫了过来,接着是男人炙热又高大的身体。

    傅奕臣也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下子压在了苏蜜身上,将她按在了门板上。

    “什么胆小鬼,明明是你故意吓唬人!既然在房间,为什么不开灯!”

    苏蜜到现在心还扑通通的直跳,一股股酒味伴着男人灼重的呼吸喷抚上脸颊,她有些害怕,挣扎着,“你喝了多少酒?熏死人了,松开!”

    黑暗中,苏蜜瞪大了眼睛,这才看清傅奕臣的面部轮廓,他的眼睛黑亮,其间好像燃烧着一簇簇火苗,正锁着她。

    “嫌我臭?我偏要熏死你!”

    他说完就堵住了她的嘴,浓烈的酒味混着烟草味儿侵袭了苏蜜,苏蜜被呛得差点没咳出来,她推拒着。

    他像是真要将浑身的气味都染给她,禁锢的更彻底。

    苏蜜难受的推着傅奕臣,“我没嫌你臭,我只是担心你喝酒伤身,你不要再到处乱舔了,你不是有洁癖吗?”

    傅奕臣已将苏蜜的衣衫拉开,在她的脖颈刺青处咬了两下,苏蜜轻颤了一下,他才抬头看她。

    “不是生气不理我了吗?现在进来干什么?”

    苏蜜脸上一红,忙道,“不是我要进来的,是嘉贝逼我进来的,我只是不想孩子们看出我们在吵架。”

    傅奕臣闻言抚着苏蜜身体的大掌一顿,接着他突然一把捏住了苏蜜的下巴,逼视着她,“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微微沉,冷意顿生,他的目光透过浓稠的夜色,锁着她,像伺机而动的野兽。

    苏蜜觉得自己一个回答不对,说了让他不爱听的,他就会像野兽捕食猎物一样将她撕个粉碎。

    可是她不想每次都做妥协的那个,她咬了下唇,也毫不示弱的瞪着傅奕臣。

    “我说要不是嘉贝逼着,我不会进来!”

    傅奕臣因她的话,浑身一阵紧绷,苏蜜能感觉到他压在自己身上的坚硬身体,肌肉鼓涨了起来,充满了爆的危险。

    “你再说一遍!”

    苏蜜的倔劲儿也上来了,她冷笑了下,再度开口,“我说进来这里,非我所愿!你听清楚了!”

    “所以,你这女人是到现在也不知道错?是要和我开战吗?”

    傅奕臣阴冷着声音,即便是夜色里,苏蜜也能瞧清楚他冷厉的脸部线条,还有他光洁的额头边缘暴起的筋脉。

    “我本来就没有错!”

    苏蜜梗着脖子,铁了心和傅奕臣对着干。

    傅奕臣却觉得她这样子,都是心里还念着周清扬,为周清扬才这样和他作对。

    “没有错?”

    他的声音冷的像寒冰,拳头捏的咯咯作响,深不见底的眼眸中怒火也越烧越盛,俊美的面容因咬牙而显现出刀锋一样的弧线,苏蜜甚至听到了他磨牙的声音。

    简直毛骨悚然!

    可是她还是没有退缩,她咬牙道,“如果说错,也是错在我一次次的向你妥协,让你觉得我就是个面人一样,可以随便任由你拿捏。”

    苏蜜言罢,毫不意外,傅奕臣身上的暴戾之气更盛了。

    招惹傅奕臣会有什么后果?

    他会像那次一样,掐着她的脖颈,将她捏死吗?

    左右她的力气也抗衡不了他,苏蜜索性闭上了眼睛,一副任人宰割也不认错的模样。

    砰砰!砰砰!

    闷响的声音不绝于耳,傅奕臣的拳头一下下,狠狠的砸在了苏蜜脸侧。

    他用力很猛,苏蜜感觉墙壁都被震颤的晃动了起来。

    人的血肉之躯,怎么可能强硬的过墙壁?

    傅奕臣的手好像受了伤,苏蜜立马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她骤然睁开眼眸,“傅奕臣,你疯了吗?”

    她说着想去查看他的手,然而还没抓到,她就被傅奕臣一下子推到,远远丢在了一边儿。

    “啊!”

    她好像刚好跌在了地上的托盘和碗碟上,不觉惊呼了一声。

    “滚!”

    头顶却传来傅奕臣暴怒的吼声,他说着抬手指向房门,随着他的动作,他的手上分明有温热的液体溅落在了苏蜜的脸上。

    “你受伤了……”

    苏蜜微惊,不知为何,心里竟然一阵担忧和内疚。

    她抬起身体来,想要靠近去查看傅奕臣的手,然而不等她靠近,傅奕臣就退后了一步,再度开口。

    “我让你滚!滚的远远的!”

    黑暗里,他的身影孤寂的立着,却充满了疏离和排斥,还有一股森冷的厌弃。

    苏蜜心里一疼,也不愿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她爬起来,打开房门便跑了出去。

    几乎是她刚刚关上门,就听到书房里传来一阵阵的器物落地等摔砸的声音,砰砰不绝于耳。

    苏蜜听的心惊肉跳,捂着因惊吓而乱跳的心脏,冲回了卧房。

    她跑进了浴室,本是想洗把脸清醒冷静一下的,抬头却见镜子里的自己,白皙的额头和右脸颊上果然沾染着好几点的血迹。

    眼底的一点血斑格外刺眼,苏蜜抬手擦了下,血迹还没干,指尖一点猩红,她心里有些紧。

    他只是甩了下手就甩过来这么一串血迹,也不知道他的手怎么样了……肯定伤的很严重。

    苏蜜正犹豫着,要不要再去看看傅奕臣。

    他喝了酒,情绪好像还很失控,也不知道会不会做出什么更自伤的事情。

    这时候却听到砰的一声摔门声,接着是一阵沉沉的脚步声。

    他要过来了吗?来找她算账?

    苏蜜的心又是一紧,然而脚步声却好像不是冲这个方向来的,很快就消失在走廊上。

    苏蜜走出浴室,又凝神听了下,确实没了半点动静,她正纳闷,就听院子里响起了跑车的轰鸣声。

    苏蜜快步走到阳台,正看到保镖打开别墅的大门,一辆黑色跑飞驰了出去,像离弦的箭,瞬间就没入沉沉的夜色,消失不见了。

    。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