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本章:6741字

第178章 这是我为她准备的惊喜

    翌日,苏蜜是被嘉宝的拍门声吵醒的。

    她昨夜失眠,到天亮才迷迷糊糊的睡着,这会儿被嘉宝叫醒,只觉头疼欲裂,眼睛也疼的厉害。

    苏蜜坐起来,就听外头嘉宝喊着,“妈咪,爸比,快起床啊!早餐都准备好了!”

    苏蜜扭头就往旁边看去,床榻的另一边,床单平整干净,显示着那个男人一夜未归的事实。

    苏蜜神情黯淡,咽喉有些堵塞,深吸了一口气才扬声道,“嘉宝,妈咪就出来,等等哦。”

    她说着飞快的跑进浴室,见自己眼睛红肿,顿觉糟糕。

    她忙洗了个脸,擦干净后直奔梳妆台,以最快的度用化妆品修饰了下眼睛,看上去好了很多,她才跑过去打开了门。

    “嘉宝,早啊。”

    “妈咪,不早了。爸比呢?”

    “宝贝,爸比昨天遇到了很紧急的事情,在公司处理,没有回来哦。”

    苏蜜说着打开了房门,嘉宝闻言还期待的往屋里看了眼,确实没有傅奕臣的身影,小女孩失落的嘟了嘟嘴。

    嘉贝却指了指苏蜜的眼睛,“妈咪眼睛怎么红红的?”

    “哦,没睡醒呢,一会儿妈咪再补个觉就好了。”

    苏蜜忙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呵欠,一副困顿到不行的模样。

    “嗯呢,那妈咪今天就不要送我们上学了,让司机叔叔送我们就可以的。”

    嘉贝体贴道,嘉宝也忙忙点头。

    用过早饭,苏蜜送两个小宝贝出门后,无精打采的就回到了卧房,裹着被子倒头就睡。

    苏蜜撤销了对苏蔷的诉讼,因苏蔷和苏蜜确实有亲缘关系,也是孩子们的小姨,当事人称是误会,警局便也没将此事再定性为刑事案件。

    而是作为民事案件,对苏蔷进行了一番教训后,就放了出来。

    警局,苏蔷刚刚走出来,就有一群粉丝向她冲了过去。

    他们都是从前苏蔷的粉丝,这些天每天都守在这里,就等着苏蔷被释放呢。

    他们中有些是级粉丝,是后援会的高级粉,苏蔷认识好几个,看到他们,苏蔷露出了笑容,以为他们是来迎接自己的。

    然而下一秒,她的笑就僵在了脸上。

    “打!打死她,什么玉女,骗子!”

    “我们都被她骗了!这个坏女人!不配得到我们的支持!”

    “打啊,她欺骗我们的感情!”

    ……

    仅仅几天的功夫,苏蔷在网络上已经遗臭万年,粉丝们也都粉转黑,从前爱的有多深,苏蔷形象破灭后,他们就有多么的痛恨。

    眨眼间,苏蔷的身上就被砸满了鸡蛋,墨汁,辣椒水,瓜果……

    苏蔷狼狈的护着头,尖叫不停,最后还是警局里跑出来几个警察,吆喝了几声,那些粉丝才一哄而散。

    苏蔷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她蹲在地上,瑟瑟抖。

    刘淑珍和苏振海这时候才得以靠近苏蔷,将她搀扶起来。

    “我的保姆车呢,我的保镖们呢,都在哪里!在哪里!”苏蔷情绪激动的叫着。

    刘淑珍拽着她往路边停着的出租车走,“还什么保姆车,保镖的,都被影视公司召回了,妈联系你那经纪人,让她想办法在网上给你买水军辟谣,可她根本就不接电话。”

    “哎,蔷儿,咱们快离开这里吧,一会儿别又有粉丝来闹场!”

    苏振海也叹了一声,叹息道。

    苏蔷只觉一夕之前,自己什么都失去了,她被拽进出租车,连出租车的司机都频频往后看,认出是这些天网络上闹丑闻闹的纷纷扬扬的苏蔷,司机竟然将车停了下来。

    “我可是正经人,这车也是干干净净的,不拉臭气熏天的贱货,赶紧下车!下车!”

    别回头黑粉们知道他拉了苏蔷,再砸他的车!

    “你说谁贱货?说谁臭!”刘淑珍激动的争辩。

    苏振海却拉着苏蔷下了车,“算了,别节外生枝了!”

    出租车嗖的一下开走了,苏蔷站在原地,看着那辆避之唯恐不及的出租车开远,她的眼睛里是仇恨的阴鸷。

    傅奕臣几乎一夜无眠,翌日一早,他陪着母亲用了饭,观察了一番,见谢茹华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他才离开。

    坐进车中,宋哲动了车子,询问道“少爷,是先回别墅呢,还是直接去公司?”

    “回别墅?”傅奕臣微怔了下。

    “是啊,昨天少爷那么急着回去,结果耽搁到了现在,我以为……”

    宋哲的话提醒了傅奕臣,傅奕臣这才想起昨天傍晚的事。

    他揉了揉眉心,吩咐道,“嗯,回去一趟吧。”

    宋哲应了,调转方向往明洋山方向开,后车座,傅奕臣拿出手机来,拨打了苏蜜的号码。

    然而,那边却响起了机械音。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苏蜜昨天伤心难过,手机丢到一边儿就没再管,已经自动关机了。

    傅奕臣拧了下眉,也丢开了手机,想到一会儿就回去能看到苏蜜了,他就没再往别墅打电话,靠回了椅背闭目养神。

    半个小时后,他回到了别墅,周伯迎上前,笑着道,“少爷总算回来了,少奶奶和小少爷小小姐,昨天晚上等少爷到很晚。”

    “少奶奶呢?”

    “少奶奶好像昨天没睡好,刚刚送走小少爷和小小姐后,就又回卧房休息了。”

    傅奕臣闻言点了下头,他直接上了楼,走进卧房。

    卧房里很安静,那个女人果然躺在床上睡着了。傅奕臣走到了床边,看了苏蜜两眼,见她好像很疲倦的样子,便没有打扰,将苏蜜脸上的散拨开,整理好挂在她的耳后,他便转身离开了卧房。

    房门关上,苏蜜却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她其实睡的并不沉,关门的声音吵醒了她。

    “好奇怪,竟然感觉那个混蛋回来了……苏蜜,醒醒吧!”

    她睁开眼眸,见屋里并没有人,不觉嘲讽的笑了笑,拍了两下自己的脑袋,又睡了回去。

    书房,傅奕臣在书桌后坐下,周伯将一套饰捧上,放在了桌上。

    “少爷,这是昨天夜里倾城珠宝的总经理亲自送过来的。”

    傅奕臣打开华丽的饰盒,璀璨的钻石光芒就流泻了出来,美的灼人。

    正是傅奕臣昨天看中的那套珠宝,他满意的点了下头,“苏蜜知道这事儿吗?”

    周伯呵呵一笑,道“就知道少爷多半是要送给少奶奶的,周伯当然没让少奶奶知道此事。”

    傅奕臣点头,不自觉牵了下唇角,“这是我为她准备的惊喜,你做的不错。”

    他将饰盒盖上,将珠宝放进了抽屉。

    圣德医院,一大早的高级病房里就传来女人的哭泣声。

    “好了,不要再哭了!”傅明远躺在病床上,有些无奈的安慰坐在床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胡丽慧。

    “呜呜,老爷,人家是真的快被吓死了!我受些惊吓也没什么,只是,我好歹也是老爷的妻子,他对我这样的不敬,不就是对老爷你这个父亲不敬重吗?”

    胡丽慧用纸巾擦着眼泪,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说道。

    傅明远的神情果然难看了起来,“这个逆子!”

    先两天才将他气的住进了医院,现在又这样对待自己的继母,真是半点面子都不给他这个父亲留!

    “你也是,没事儿跑到老宅去做什么!”

    傅明远说着又怒喝胡丽慧,胡丽慧却委屈的抽泣的更厉害。

    “你都这样子了,我还不是心疼你,想着也就大姐能管一管阿臣那孩子了,就想让大姐劝一劝阿臣,还有,上个月是大姐的生日,我不是忘记了,也想给大姐补过一下,我都是一片好心……你也怪我,嘤嘤……”

    胡丽慧哭的伤心不已,傅明远顿时就心软不已,搂着她。

    “好了,是我不好,不该错怪你,知道你是心疼我,但是谢茹华她已经疯了,她能劝阿臣什么?你以后不要再过去刺激她!”

    “老爷!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刺激她了?十八年前的事儿,难道我就愿意想起吗?老爷,我也失去了一个儿子啊!我们的儿子到现在都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胡丽慧的声音一下子尖锐起来,情绪也激动不已。

    傅明远脸上也闪过一抹痛色,“行了,不要说了!我知道这些年,你也委屈……”

    “呜呜,老爷,反正这次你一定要为我做主!你看看我的膝盖,都成什么样子了!”

    胡丽慧将裙子掀起,露出紫青一片,还渗着血丝的膝盖。

    都是昨天被傅奕臣踢跪在地上,弄伤的。

    “还有那些保镖,都是大宅老爷聘请的,打狗还看主人呢,阿臣他对老爷也太不尊敬了!老爷再不教训教训他,他一定会越来越不像话!”

    傅明远脸上也露出了沉怒之色,点头道,“手机给我!”

    “嗯,老爷可要好好说说他哦!”胡丽慧脸上露出喜色,忙将手机拿给了傅明远。

    傅明远将电话先打到了帝业公司,得知傅奕臣还没到,就又拨打了傅奕臣的手机号。

    书房中,傅奕臣看到来电冷笑了一声,接通了电话。

    “看来女人的枕边风真是很管用,我猜你这会打电话,是想为那女人出气的吧?”

    。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