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本章:4691字

第448章 你知道我有多嫉妒你吗

    苏蜜并不知道两个男人为她在楼下打到双双躺在地上起不来身,两人都受了伤,恨不能将对方往死里揍。

    等他们都气喘吁吁的躺在草坪上动不了,他们的眼眸,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苏蜜的窗口。

    那里已经熄灭了灯,她休息了。

    “你以为我好过吗?这世界上我最不想伤害的就是她,她有多爱你,你心里就不清楚吗,竟然那样疑她?”

    半响,周清扬哑声质问道。

    他常年独身在外,虽看似温和,但却不肯轻易和人相交。

    苏蜜单纯善良,像一道阳光照进了他孤寂的心。这些年,和苏蜜生活在一起的那三年多,是他最快乐轻松,最幸福的时候。

    即便是后来生病,也每天都觉得很温暖。

    他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苏蜜,然而……

    傅奕臣没说话,周清扬又道,“她忘记了那天生的事情,也忘记了你,但是她却还是本能的厌憎了我,躲避我,害怕我!那天,我不过是看她扭了一下脚,想要扶上一下,她就激动的摔下了台阶,当场晕了过去。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痛恨嫉妒你吗?”

    周清扬的话,傅奕臣没插嘴,也没打断,只是静静的听着。

    不管他多么的憎恨周清扬,周清扬的话都没错,是他不相信苏蜜,造成了现在的这种情况。

    “我本不想再放手,可她根本连靠近的机会都不给我,呵……真是不甘心啊,竟然输给了你这样一个不懂珍惜,自私绝情的家伙!”

    周清扬嘲讽的笑了笑,傅奕臣这才冷声道,“你不必一直对我用激将法,该怎么爱她,我心里清楚!”

    他说着,眸光微眯,盯向周清扬,“你说对了,即便是她失忆,忘记了我,你也不会有机会!她是我的!所以,滚的远远的!别再来影响我们的生活!”

    其实苏蜜挨着自己,傅奕臣自己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只是,苏蜜曾经为周清扬连命都不顾,而周清扬也为了苏蜜火场都能义无反顾的冲。

    两人之间的牵扯太深了,所以即便苏蜜说过多少次,她对周清扬不是那种男女之爱,傅奕臣也没办法不介意。

    这些像一根刺扎在傅奕臣的心里,因此在看到那一地的衣服,看到“苏蜜”和周清扬躺在床上时,他脑子就是一轰,就认定了是苏蜜背叛了他。

    那日,随便换一个男人,傅奕臣都不会那样生气嫉妒,被烧的理智无。

    “好,我会走远一些,但是如果你再伤害她……”

    沉默的望着苏蜜窗口半响,周清扬终于说道。

    “没有如果,你可以滚了!”

    傅奕臣冷笑着打断了周清扬的话,声音很肯定。

    周清扬转头看了看他,旋即笑了笑,“姑且相信你。”

    “不需要你相信!”

    说也奇怪,两人打了对方一顿,这样躺在一起,针锋相对的说着话,虽然剑拔弩张,但也有种说不出的亲近感流动在彼此之间一样。

    至少,现在,他们彼此一定是最了解对方心情的人,因为他们爱着同一个女人,也以为他们是兄弟。

    周清扬撑了下,想坐起身,然而却闷哼了一声,又躺了回去。

    “肋骨断了?”

    傅奕臣耻笑了一声,勾起了唇角。

    周清扬抬手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傅奕臣嘶了一声,额头冒出了冷汗。

    “需不需要我帮你把脱臼的胳膊装回去?”

    周清扬却也笑着说道。

    “呵,你还是先爬起来吧。”

    傅奕臣嘲讽的道。

    周清扬便忍着疼痛缓缓坐起了身,他疼的满头大汗,坐起来后才又回头看了眼傅奕臣,“下手真重!”

    “彼此彼此。”

    周清扬撑起身,踉踉跄跄的离开,傅奕臣却还躺在那里,凝望着苏蜜的窗口,久久未动。

    而胡丽慧害了苏蜜,却并没有像想象中的一样和儿子关系亲密起来。

    相反,苏蜜前脚刚离开了帝都去拍戏,周清扬后脚就收拾行李从傅家大宅里搬了出去。

    胡丽慧哭天抹泪的,但是周清扬却一句都不肯听。

    周清扬回到自己在清月江花的公寓,刚忍着浑身疼痛下车,胡丽慧就从停靠在门前的车上跳了下来。

    “明臣!怎么这么晚你才回来,你喝酒了吗?”

    她看周清扬身子摇摇晃晃的,还以为周清扬是喝了酒,可走近一看,她就大惊失色了。

    “啊!明臣,你这是怎么弄的?是谁将你打成了这个样子!”

    周清扬的脸上又几处明显的伤,身上的衣裳更是沾满了泥土和草屑。

    “明臣!你怎么不说话,明臣你快告诉妈妈呀?”

    周清扬根本不打理胡丽慧,迈步绕过她,往自己的公寓走。

    胡丽慧焦急的跟着,周清扬已经半年没和她说过话了,她都有些习惯了。

    现在,她以为周清扬一定又不理她,谁知道到了门前,他竟然站定转头看向了她。

    “明臣?你肯理妈妈了?”

    周清扬却开口道,“你如果想将我带回去,好多争取一份家产的话,还是别白费功夫了,我没那个兴趣。”

    胡丽慧瞪大了眼,脸色难看的看着周清扬。

    周清扬已经打开房门,走了进去,砰的一声摔上了门。

    胡丽慧是又羞愤,又伤心难过。

    羞愤的是,她的一部分私心被周清扬毫不遮掩的说了出来,伤心难过的是,周清扬是她的亲儿子,做为母亲,她确实是想要爱他,疼他的。

    然而儿子却不相信她,只以为她将他当成了抢夺家产的工具。

    “明臣!你开门!你给我开门!”

    胡丽慧脸色白的捶打着房门,可里头却再无半点回应。

    胡丽慧气的直跺脚,她回到车上,将包包狠狠摔在了车座上,问道,“今天是不是那个苏蜜回帝都了?”

    “是的,太太。好像是要宣传她的新剧《皇太子》。”

    胡丽慧捏了捏拳头,儿子半年没理她了,不会无缘无故这样,苏蜜才刚回帝都,儿子就这样,一定都是因为那个苏蜜。

    真是阴魂不散的贱人!

    胡丽慧咬牙切齿,苏蜜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苏蜜好过的!

    走着瞧!

    。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