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本章:5019字

第602章 伤了我的人,就得留下命

    傅奕臣还站在那里,右手举着枪,枪口还对着这边,见秦铭看过来,他竟慢条斯理的将枪口对准了秦铭。

    “伤了我的人,就得留下命!”

    他冷冷的说着,迈步走下来。

    黑洞洞的枪口不曾离开秦铭的脸,那枪刚刚打死了静静,秦铭僵硬的站着脸色阴沉,却也有点不敢多言。

    毕竟眼前的傅奕臣,宛然来自地狱的锁魂使者,谁知道他会不会真再来一枪。

    “阿臣,你干什么!快拿开枪,小心走火!”

    吴雅言吓的差点尖叫,跺脚说道。

    田蜜儿还靠在秦铭的身上,现在只觉傅奕臣的枪口就指着自己一样,黑洞洞的,好像随时会冒出子弹来。

    她浑身抖,吓得有些站立不住,求助的看向田哲申。

    “奕臣,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先放下枪,为了一只猫何至于此。”

    田哲申生怕枪走火伤到了田蜜儿,上前两步,想要去压傅奕臣的手。

    傅奕臣却眸光微凉的扫了他一眼。

    “是啊,就为一只破猫,有人害的我女人伤心流泪,还他妈被猫挠了脸,证据都没有,就如此对待救命恩人,怎么就不说一声何至于此?”

    他嘲讽的话,使得田哲申脸色一红,高晓梅也有些难堪尴尬。

    可他们也没想到,静静会突然冒出来伤人啊。

    “小臣哥哥,闹闹不是一只破猫,我们一直拿它当家人的……”

    田蜜儿被傅奕臣森冷的话语刺激到了,抬起头来伤心的说道。

    “闭嘴!”她话都没说完,傅奕臣就沉喝了一声。

    田蜜儿吓得一抖,秦铭将田蜜儿拉到了身后,上前一步。

    “傅奕臣,静静已经被你一枪打死了,就算它伤了苏蜜,也已经付出代价了,你究竟还想怎样?”

    傅奕臣跨前一步,枪口结结实实的抵在了秦铭的眉心。

    “说!是不是你捣的鬼!”

    虽然什么都没查出来,可越是这样干净,越是说明这中间有问题。

    秦铭之前被苏蜜在圈子里狠狠扫了面子,这几天打赌的事情都传遍了,听说秦铭还因为输掉那块地被秦毅责骂,他必定怀恨在心。

    “不是!傅奕臣,有种你一枪打死我!”

    秦铭挑唇一笑,一口否认,面带嘲讽。

    “秦铭!你就别挑衅了!”高晓梅斥责了一句,上前一步冲傅奕臣道。

    “今天闹闹的事情,我们很抱歉,确实不应该在一切都没弄清楚以前就责怪苏蜜,阿臣,你不要冲动!”

    “我再问你一遍,闹闹的死是不是收买佣人做的?静静袭击苏蜜,和你有没有关系?”

    傅奕臣却没退让,浑身的戾气甚至更重了。

    田蜜儿靠在秦铭的身后,脸色白,攥紧了秦铭的衬衣,微微抖。

    秦铭察觉到她的害怕,垂下眼眸,半响才道。

    “说是我做的,总也要拿出证据来,我这件事和我无关,难道你就能信吗?”

    他嘲弄的看向傅奕臣,傅奕臣觉得他是铁了心要冤枉苏蜜到底。

    他手腕旋了一下,用枪柄狠狠的在秦铭额角砸了一下。

    “嗯……”

    秦铭闷哼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捂着额角。

    “啊!秦铭哥哥流血了!”

    田蜜儿见秦铭指缝流出血来,惊呼了一声,眼中闪过一抹内疚和不安。

    “滚!”

    傅奕臣收了枪,目光却还盯着秦铭,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来。

    秦铭咬牙盯着他,转身就往外走。

    “秦铭哥哥,我扶你吧……”田蜜儿担忧的上前,秦铭却甩开了她。

    “不用。”他的声音有些冷淡。

    田蜜儿从没见他这样对自己过,微微一怔,有些委屈的红了眼。

    秦铭却没再看她,捂着额头,大步走了出去。

    看着他离开,傅奕臣也转身而去。

    “蜜儿,没事吧?”高晓梅见田蜜儿脸色实在苍白,以为女儿被吓坏了,她上前扶着田蜜儿,担忧道。

    “妈妈……”

    田蜜儿靠在了高晓梅怀里,闭着眼睛摇了摇头。

    “别怕,妈妈扶你回房间。”高晓梅将田蜜儿扶着回去了房间,田蜜儿的手才渐渐恢复了温度。

    “喝点热水。”

    接过田哲申亲自端的水杯,高晓梅递给田蜜儿。

    田蜜儿喝了一口,眼前却又涌起刚刚静静惨死的一幕。

    那股浓烈的血腥味好像还徘徊在她的鼻端,她一阵恶心惊惶,丢开水杯急匆匆的就冲进了浴室,趴在马桶上狂吐了起来。

    “蜜儿!”

    高晓梅拍着田蜜儿的背,一脸心疼,田哲申也跟到门口看了一眼,眉宇蹙起。

    等田蜜儿吐完,又洗了脸,躺回床上,她虚弱的冲高晓梅道。

    “妈,我没事了,就是被吓到了,我想自己呆会儿。”

    “睡一觉吧。”高晓梅给田蜜儿盖上被子,怜惜的抚了抚她的头,她才走出了房间。

    “女儿怎样了?”田哲申坐在外间的沙上,见她出来问道。

    “傅奕臣当真是狠心!怎么能当着蜜儿的面一枪打死静静呢!血都溅了一脸,他这是吓唬谁呢!”

    “他的性格自小就乖戾!当初也是因此,我们才断绝了女儿和他的联系,你就别生气了。”

    见爱妻情绪不稳,田哲申上前搂着她,宽慰着。

    当初傅家出事,傅奕臣得了狂躁症和自闭症,田蜜儿又因为傅奕臣受重伤。

    高晓梅不觉得女儿和傅奕臣联系下去会有益,这才切断了田蜜儿和傅奕臣的联系。

    她希望女儿能嫁一个性情温和的男人,而不是一个情绪无常,暴戾极端,有过狂躁病史的男人。

    “哎,老公,我真是后悔,不该那么草率的认苏蜜为干女儿。”高晓梅叹了一声。

    原本是感激苏蜜的救命之恩,又不知为何觉得苏蜜亲切,便认了干女儿。

    可现在因苏蜜的原因,让田蜜儿受伤不安,而且苏蜜的品性明显有问题,高晓梅后悔了。

    “好了,我催促下管家,我们还是明天就搬回自己家吧。”

    闹了这样一场,再住傅家别墅就尴尬了。

    “嗯,还是自己家住着清净。”

    内室,田蜜儿躺下没一会儿,放在旁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一看,见电话是秦铭打过来的,脸上闪过慌乱。

    。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