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小说诡狩
诡狩 脚本儿
本章:241字

第745章 辱我天师府

    “嘭!”

    一个身影突兀地出现在龙灵儿的身侧,抬手挡住了战镰刀,他睁着一双冷漠的眼睛,像看死人一样看着地上的澹日。

    “牧……牧原!”吴渝等人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出现在龙灵儿面前的这个人和牧原长得一模一样,但牧原分明还站在五六米之外,正让宁采尘帮他包扎伤口。

    “你……你是……另一道……”

    “没错,澹日师兄!”人影冷笑了一声。

    “去死!”澹日觉得脑袋越来越胀,几乎就要失去意识了,心狠一横,拼尽所有的力气挥出致命的一击。

    “当!”金属交接之声再次响起,牧野手握冥铁重重砸在刀杆上,战镰刀脱手而飞,深深地插入到石壁里,精钢打造的导杆都被震弯了,上面还有残留着一个血淋淋的手掌印,澹日的虎口都被震裂了。

    “晕了!”牧野俯身看了看,面无表情地说,紫色火苗包裹着冥铁在他的手心里诡异地跳动着。

    牧原推开宁采尘走到澹日身前蹲下身子,两人的身影完美地重合在一起,前者的身影融进牧原的身子里,仿佛未曾出现过一般。

    “嗯,是晕了!”牧原收起魙火,把冥铁揣进口袋,然后转头看向龙灵儿,“没事吧!”

    “我没事,不过他却有事了!”龙灵儿阴狠地说,“碧雪,把环拿过来,我要把他大卸八块!”

    “小师兄,借还是不借啊?”蒋碧雪傻傻地问。

    “借什么借啊,这是有王法的地方,不能无法无天!”花漫琳没好气地训斥道,“灵儿,把解药拿出来!”

    花漫琳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但刚刚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从林杰和叶卿卿等人对牧原的尊重程度来看,这个年轻人绝对有一些特殊的本领,这也能从南疆之行的结果中可见一斑——像杜锋这样的尖子兵都拖是着重伤回来的,而最柔弱的牧原和龙灵儿却是安然无恙。但花漫琳做梦也没想到牧原的本事居然是“分身”,她刚刚偷偷地打量过在场人的反应,吴渝等人面露骇然,而夏雪等人却一点儿也不吃惊,连最边缘的林景知也是如此,看来他们早就知道牧原的秘密了。

    这一刻,花漫琳的感受和曾经的夏雪一样,她的世界观彻底被改变了。

    “灵儿,听漫琳姐的!”

    “不行!我差点就死到他手里了,不能这么便宜放过他!”

    “那你想怎么样啊?”牧原问。

    “打残了,卸掉一条腿和一条胳膊!”

    “不行!”

    “那就一条腿或者一条胳膊?”

    “不行!”

    “一只耳朵?”

    “不行!”

    两人的对话让众人错愕不已,知道的明白这是在处置一个大活人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买猪肉呢。这讨价还价的一番对话,语气既平和又流利,如和煦的春风,但听了却让让人毛骨悚然。

    “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反正就这么放过他绝对不行!”龙灵儿也火了,双手一抬,小青和小金从手腕出爬了出来,“要不这样,让它们各自咬一口!”

    “我的妈呀!”吴渝本来还想上来劝架的,看到这两个小家伙的,吓得掉头就跑。

    “这……这玩意你知道吗?”螃蟹哆哆嗦嗦地问。

    “知道啊!”小龙虾点点头,“两只小毒物一直都贴身带着啊!”

    “那你为什么不说!”螃蟹气急败坏地问,“万一我们不小心得罪了这小姑奶奶,怎么办啊?”

    “没事啊,灵儿姐姐有解药!”

    “你……你……”螃蟹气得都结巴了。

    “不行!”牧原再次否决了,“这和杀了他有什么区别啊,不能再给别人留话柄了!”

    “那……”龙灵儿眼珠转了转,“那我就在他的脸上刻个字,或者划一刀,这总行了吧,又死不了人!”

    “好吧,不过只能划一刀,给他点教训就行了!”牧原竖起一根手指叮嘱道,“就一刀!”

    “好!”龙灵儿满意地点点头,腕子一翻,手里居然多了一把匕首。

    牧原咬了咬牙,自己又被耍了,从一开始这小魔女就是在跟自己玩心眼呢。

    “算上我,算上我!”蒋碧雪举了举手,“我也划一刀!”

    “不行,每人划一刀,那就成了万剐凌迟了!”

    “偏心!”蒋碧雪小声嘟囔了一句。

    “牧原,这……不好吧!”花漫琳劝道,“这可是蓄意伤害啊!”

    “哦,没有啊,这是刚才自卫过当导致的!”牧原耸了耸肩,“这额头上的伤不就在那嘛,刚刚你们也都看到了啊,战镰刀飞出去的时候意外造成的!”

    “哈哈!”林景知嘿嘿地笑了起来,牧原这家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连下刀的地方都指出来了。

    “一丘之貉!”夏雪小声骂了一句,然后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刻个什么好呢?‘蠢’字笔画太多了,要不刻个‘笨’字?”龙灵儿走到澹日身前,拿着匕首小声嘀咕着,“也不好!要不刻个英文单词?”

    “喂,说好了一刀的,想耍赖啊?”

    “没有啊,我刀尖不离开他脑袋,就只能算一刀啊!”

    “你还想练行书呢!”

    “不管,反正你刚才答应了!”龙灵儿一拍巴掌,“有了,刻个‘pig’吧,这家伙肥肥胖胖的,除了黑点儿,和猪差不多!”

    “哼!”一声冷笑突然在众人的耳边炸响,这声音不像是声波,而更像是在脑海中炸响的。

    “谁!”牧原拉过龙灵儿,摆出防卫的架势,扭头朝四周看去。

    转角处人影一晃,走上来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八旬老人,发髻高高挽在头顶,须发皆白,面带红润,一副鹤发童颜般仙风道骨的模样。老人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青年男子,此人长着一双极长的双腿,显得上半身奇短,乍看上去还以为是一只猿猴。

    老人一出现,现场的气温就冷到了极点,那如君王驾临的气势让众人身不由主地后退了半步,所有人都猜到这人是谁了,能让致行像个随从一般侍奉的,恐怕就只有能震天一人了。

    “士可杀不可辱!”能震天冷笑了一声,“又是群殴,又是下毒,最后还想出这么一个主意辱我天师府,你们可曾把我放到眼里!”

    “这是他自找的,谁让他上山滋事,还偷袭牧原哥哥!”

    “放肆!”能震天衣袖一抖,掐了一个手决,挥袖朝龙灵儿甩了过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诡狩》,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推荐阅读
上一章 目录